外贸商旅故事三则

文/刘卫
 
 
  在外贸人的世界里,那些生意场上的运筹帷幄、能言善辩的商战故事,就像一场场战役,记录下外贸人的辉煌战绩;而那些外贸商旅中零散的轶事,就仿佛是前进途中看到的别致风景,也往往使人回望留恋。

言不由衷受洋罪 

  那次,我带顾书记和罗大姐到法国考察。头回踏上异国,他俩充满好奇和激动。

  按照日程安排,此行我们拟为国内工厂进口一套全自动的灌装设备,随之驱车去参观位于市郊的工厂。设备厂占地不大,四周种植着绿色草坪,车间里井然有序。经询问才得知,工厂包括总经理、工程师和员工才23人,但是每年发往全球各地的销售额却高达800万欧元。

  洽谈室布置得简洁明快,桌上摆放着两国的小国旗,每个座位前有矿泉水,但没有烟灰缸。双方坐定,顾书记下意识地掏烟,我轻轻地推推他,他把手缩了回去。

  会谈在热烈友好的气氛中开始。也许在国内作惯了长篇大论的务虚报告,顾书记言语侃侃。他回顾了法中友好史,又说起了旅法印象,十几分钟没进入主题。直到对方神情迷惑,经我婉转提醒,他才把要采购设备的要求道出,雷郎先生这才显示出极大的兴趣。对照产品目录,他回答了我们提出的问题,临近下午两点,双方终于达成了初步的订货意向。

  午餐安排在职工食堂。雷郎先生很细心,步入食堂的时候,他指着挂有“SMOKING ROOM”小玻璃房对我说,工厂实行人性化管理,这里专供员工吸烟,如吸烟请自便。可能怕在大庭广众下影响不好,顾书记连连摆手,说他烟瘾不大,能扛得住。
法式工作餐就是一个夹着火腿蔬菜的汉堡包,一碗海鲜汤,餐桌上摆着几篮子又长又硬的面包,需者自取,还可以跟厨师点牛排。

  罗大姐见法国人津津有味地享受牛排。久闻美名,她悄悄叫我帮忙点一份。我问要不要烧“老”一些的,罗大姐说就照法国人的方式做。牛排端来后,看着上面还带着血丝,她欲罢不能,皱着眉头把那块半生不熟的牛排吃了。雷郎先生笑着问;“罗女士,味道怎么样?”罗大姐掏出手绢捂着嘴,有些难受,可嘴里却说;“味道很好啊!是难得的美味。”

  会面结束后,雷郎先生开车把我们送到地铁站。一下车,顾书记和罗大姐要我赶紧找卫生间。还没到门口,罗大姐就朝着随带的卫生袋“哇哇”呕吐,直觉得肚里翻江倒海。顾书记则在那个贴有标识的吸烟室里急不可待地掏出烟盒,吞云吐雾,连抽了三支。

  我和顾书记搀扶着脸色蜡黄的罗大姐在入口处椅子上休息。稍好点后,罗大姐苦笑着说,真该心里咋想就咋表达啊!何苦说“假话”,自讨着受这份洋罪呢!

轻商重义的新西兰店主

  到新西兰公干,入住惠灵顿一家汽车旅馆。由于房间配给不足,我们只好到外面采购日用品。

  新西兰地广人稀,商业似不发达。即使在惠灵顿这样人口“密集”城市,街头也少有行人,倒是偶尔撞见成群结队的观光客。我们沿着整洁的街道前行,眼尖的小罗突然发现了一个小超市。

  超市老板是个大胖子,挺着啤酒肚,一脸和善。徜徉货架前,我们惊喜地发现中国货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可按这里的标价,一桶方便面把新元折成人民币差不多要8元。剃须刀片、胶卷等价格不菲,只是新西兰产的水果价格还算合理。我们仅买了些牙膏、方便面和水果等商品。老板慢悠悠地打单找零后,我们就出门了。

  隔日,我们再次补货。超市里没别的顾客,我们和老板闲聊了起来。他自称欧文,是英国移民,这个店是父亲传给他的。当地的居民一般周末开车来集中采购一次。而近些年来,随着附近旅游项目的开发,外国旅客渐渐增多,对店里销售额是个极大的补充。

  见我们拿了几筒胶卷,欧文问我,是拍风景照还是其他用途。我告诉他,主要是拍摄一些产品资料和机器设备图片。欧文建议道,日本产胶卷拍出来的色彩艳丽,但价格略高;而美国产的胶卷色素朴实,还原性强。如果胶卷作商业用途,还是买美国胶卷好。我们顿感欧文不仅专业,而且做生意从顾客的实际需要出发,不推荐价高不实用的商品。

  殴文把几盒剃须刀片装袋时,特意嘱咐,用完的刀片一定要放回小盒里,不要随意乱扔。我们问为什么?欧文认真地说,这是他自订的“店规”,对所有买有潜在危险商品的顾客都会告知采取适当的处置方式。如果刀片直接扔进垃圾篓里,锋利的刀口有可能会划伤包装物或清洁工的手。循环下去,还有可能损坏垃圾处理机。放在包装盒里,清洁工就很容易分拣出来,集中交给回收站。这样做,既是为他人考虑,也有利于废弃物的循环利用。

  回旅店的途中,我们不禁感叹万千:小店老板重大义,将温情渗入营销中。从欧文这些不经意间流露出体贴别人、轻商重义的点滴小事让人懂得,作为经营者,只有从细微处做起,不仅要处处考虑消费者,还要考虑流通环节人们的感受,才是生存的长久之道。



难忘也门蜜椰枣

  我们应也门一家国营医药公司之邀考察市场,踏上了这个濒临亚丁湾的国家。

  乘机到达首都萨那,接机的是哈克先生。这位曾在上海学了三年中医的博士,普通话说得倍儿棒。几天下来,尽职的哈克既当翻译又做商业顾问,双方顺利达成了合作协议。临别前,热情的哈克先生特意要带我们逛市场,说要给我们一份意外的惊喜。
那天,换上阿拉伯袍的哈克先生驾车到酒店。下车后,我们漫步萨那街头。从头裹到脚的阿拉伯女子提着物件,步履轻盈地飘然而过。悠闲的店主、匆忙赶路的男人嘴里似乎在不停地嚼东西。问过哈克后,才知道他们在吃“开胃果”——槟榔。懂医的哈克说,槟榔有治痰癖、食滞等功效。也门人口福不浅,喜嚼槟榔称得上是街头的一道景致吧!

  边看边谈,我们来到人声鼎沸的集贸市场,这里摆卖的很多日用品来自中国。突然,山东籍的老郑兴奋地叫着:“枣子!和我们老家的差不多。”向一个摊主问过价,便宜得不可思议。

  征得摊主的同意,老郑迫不及待拿了一颗椭圆形的枣子尝了起来。谁知,又硬又涩。哈克笑了,这就是著名的阿拉伯椰枣,从树上刚摘下来“原生态”的不好吃。每个阿拉伯“巧妇”都用自家祖传的秘方加工成甜蜜蜜的熟枣,共同之处是既不加糖,也不加蜂蜜。果然,在一家零售店,店主用工具撬开密封的铁桶,熟椰枣黏糊糊的,尝一口简直让人甜掉了牙。我们即兴买了包装好的干椰枣,准备带回家,让亲朋分享“甜蜜的快乐”。

  驱车近一个多小时,哈克先生带我们看了椰枣树。很难想象,一路上经过延绵的沙漠,几乎寸草不生的丘陵,黄尘飞扬的民居过后,竟然散落着这么一片“绿州”。那些形同海南椰树高大挺拔的椰枣树上,挂满密密匝匝的果实。微风吹来,状如羽毛、体型狭长的树叶仿佛在摇曳起灵动的舞姿。我们完全被眼前美妙的景色陶醉了。

  返回的路上,哈克先生特意买了一篮“蜜葡萄”。你无法把干燥的沙漠和晶莹剔透、让人满口生津的葡萄联系到一起。哈克动情地说,葡萄和椰枣都是沙漠中的“尤物”,而椰枣更是“国果”,也门人不仅把它当主食,还加工成休闲食品出口到世界各地。椰枣树全身是宝,枝条可做成生活用品,叶子可编织成凉席等。朋友,请记住,也门不仅出产石油,还有千百年来栽种的甘甜可口的椰枣。让它成为“甜蜜的使者”,传承中也两国人民友谊。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