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十年痛与乐

文/白美红



第一章 投身外贸


  走出熟悉的校园,面对未知的社会,谁不曾迷茫过?很幸运,作者最终找到了她真正喜欢的工作——外贸。作者在从事外贸的十年间,有得意也有失意,有痛苦也有欢乐,最终,这些点点滴滴的回忆汇聚成了下面的文字。让我们一同感受作者在外贸的海洋里浮沉十年的喜怒哀乐,蓦然回首,也许我们还会发现自己的影子。


  2004年6月,距离校方规定的离校时间还有一个月时间,我们就开始了各种毕业散伙聚会。打着班级、老乡、宿舍、其他好朋友等各种名义的散伙饭几乎天天都有,每天都可以看到烂醉在校门附近的同学。他们喝得神志不清地躺在地上,其中不乏西装革履或休闲帅气的男生。总之,为了各种散伙聚会精心打扮的小伙子们此刻都保持着一种丑态,或趴或躺,一动不动,有的甚至还鼾声如雷。校门口人来人往,大家开始还会侧目,最终都麻木到不予理会。


  喝酒已然是一成不变的聚会方式了,在凉风习习的晚上,男生们喝着高度数的白酒,女生们喝着低度数的啤酒。大家喝酒的唯一目的就是把自己灌醉,再把别人灌醉,最后大家统统都烂醉如泥。即使你之前神志清醒地过去,百般告诫自己一定不能喝多了,在那个场合里,你最终还是会加入大部队的阵容。


  自古多情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古代人的送别是十里长亭无客走,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我们这一代人的离别方式是大家醉成一堆,互相搂着、抱着、说着这四年加起来都比不过的悄悄话。一直喝到人家打烊,我们才或三五成群,或自行结队,浩浩荡荡,摇摇晃晃地杀回学校。回去的路上,不乏中途呕吐的,也不乏神志不清瘫倒在路边的,索性就那么一醉到天亮。总之能爬回宿舍的人,神智还算是相对清醒。


  白天醉酒醒来,匆匆忙忙吃点东西,又要去参加各种饭局,依旧是啥都不说,从开始喝到最后。各种丑态百出的疯狂仿佛也无法驱散离别的悲伤。
 
第一份工作


  得意的,失意的,最终都不得不离开那个承载我们四年青春岁月的大学校园。在最后的一周里,我天天奔波在火车站和学校的路上,乐此不疲地送着那些即将要离开的同学们。一天的时间里,反复地流泪,直到最后真的毫无知觉了,就像演多悲情剧的演员,虽然我依旧会泪流满面,可是内心已经麻木,只是惯性地等待着悲伤逝去的那一刻。作为留守在这个城市的人,我是同学眼中的幸运分子。


  借着母校的光,我早早就签约了商业银行里数一数二的交通银行。当时银行的待遇可以说很不错,而且比较容易进去,我们班有不少同学都留在了那座城市的各个银行中,他们一直工作到现在,其实对于喜欢安稳生活的人来说,银行真的是很不错的选择。当时我们进去的新人,全部都成了有正式编制的员工,仅仅做了不到8个月,除了工资,还有各种让我茫然的季度奖、年终奖、成立10周年奖金等,一日两餐吃在支行,有自己专门的小食堂,想吃什么点什么。住的也是支行的员工宿舍,支行给我分的是一室一厅,简单的家具都备好了,水电也都由支行负担,我几乎没有什么生活成本,春节放假的时候意外得知我居然还有超过半个月的探亲假。银行的福利待遇在当时的毕业环境里真心不错,可惜我无福消受。从刚踏入支行开始,就有各种不适袭来,我天生个性不爱平稳,尤其是在年轻气盛之时,总感觉自己无法忍受可以一眼望穿的一生,坐在银行的柜台里,那道玻璃一下子就变成阻挡我跟外界接触的牢门,一种坐牢的感觉贯穿全身。另外,银行内部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也是让我最烦躁的一点,于是我开始顶撞科长,肆意作为。在那短暂的时间里,我给行里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反叛”“个性”也成为至今仍打在我身上的两个招牌。


  最终,我不顾各种劝阻,毅然辞职,把所有家当都贱卖变现,带着所有财产,坐着绿皮火车,一路南下,来到了深圳,那一年是2005年的春天。刚来深圳的时候,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黏糊糊的气候,潮湿、难受,对于北方出生和长大的我来说,气候是我面对的第一个挑战。


初逢外贸


  刚来深圳的时候,对什么都不了解,也没几个朋友交流,但我却是自我感觉良好,总觉得自己的学校不差,专业也可以,再加上有点口才,找一份工作似乎就是信手拈来的事情。可是,我真的低估了南北方巨大的差异。开始,我在清水河山上租了房子,一住就是一个月,每天过着潇洒的失业生活,偶尔想起来了才去人才市场溜达一圈。一个月后,当手里的余款不足以再支撑半个月的时候,我终于着急了,在遭受了诸多打击之后,我也悲惨地发现自己居然是会计圈里面英语比较好的,外贸圈里面会计比较好的,但是在会计和外贸这两个大行业里,我哪个都不行,实在难以谋划到一份工作。但是,我必须要选择一个,必须要从头开始。几经考虑,我选择了外贸。做出选择以后,我的心态也跟着调整了,再也没有那种盲目的自信,同时开始正视自己的优缺点,也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起点很低,目前需要做的就是快速的挽救自己浪费的这八个月时间和适应巨大的南北方思维差异。


  首先,我选择了从关外一个港资企业的小小跟单做起。第一份工作是做塑胶产品:一次性手套、围裙、床单、食品袋、垃圾袋等。公司跟单部分为三个小部门,一共有60多个人,每个部门有一个经理开发业务,其他人都是跟单,我们不能使用任何网络,只能用邮箱跟客户联系。跟进的客户全部都是老客户,并且都是合作多年的大客户,所以我们的工作量相对不重。但是为期不长的3个月试用期却是我这辈子度过的最漫长的时间。不会写邮件,不懂流程,什么都不知道,在外贸这个行业里,我就是一张彻头彻尾的白纸。经理也有种被骗的感觉,总觉得她面试我的时候看走了眼,被我的口才和诚恳的态度迷惑了双眼,丧失了判断,以至于招来了一个一无是处的跟单。


  跟我一起进部门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已经在深圳工作了快一年的时间,两个人相比较,我的文凭要高很多,可是我华而不实,工资待遇比人家低不说,我还要天天被经理训斥,每次训斥的时候经理都不忘记拿那个女孩和我对比,经理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悲愤,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直到现在,我还深深的记得那句“你到底有没有过六级?你给你的母校丢脸!”当时听到这句话的我就像被人狠狠地抽了一巴掌,在以泪洗面的过程里,还要忍气吞声。这次的我,不再像在银行里那么趾高气昂,因为我深深地爱着这个行业,这是我的兴趣点,也是我最好的出路,我深刻地懂得这一点。


  人,也许真的是只愿意为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付出一切。从那以后,我在挖苦、嘲讽、白眼中抓紧一切时间看书,把办公室里所有的邮件抱回宿舍去背,不会写还不会模仿吗?别人都喜欢坐在办公室,我没事了就喜欢跑车间,一方面是为了躲经理,更多的是想让自己了解每一个产品的生产环节。我把一同进去的那个女孩作为我的第一个超越目标,我一直在后面苦苦地追赶,等过了六七个月,感觉到自己闭着眼睛都可以做好跟单工作了,也感觉到自己跟那个女孩没有太大差异了的时候,我发现继续留守不会带给自己更多的机会,因为港资企业特别注重管理层要用香港人。因此,即使我特别出色,也只是能做到中下层。我可以感受到我的不安分再一次召唤着我要换工作,于是我又一次辞职了。


(未完待续)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