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万中小外贸企业整装待发


文/吴晓波

 

  中国加入WTO已经15年,这15年来中国发生了什么?15年前,中国是全球第六大贸易国,现在是全球第一大贸易国;15年前,中国对外贸易出口交易额在2600亿美元左右,现在是22000亿,年均复合增长14%;过去15年,中国由几乎100%的内贸国家进入一个外贸型国家,成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

 

 


  “中国制造”在传统模式上已走到尽头


  中国外贸的发展和中国经济30多年来每一个行业的发展一样,都是由3个因素驱动的结果:改革、趋势和政策。


  “中国制造”不是一天发生的,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不是一天带来的,今天面临的跨境商业也不是一天推动的。“中国制造”经历了“黄金10年”,这一轮10年为什么能成功,优势在哪里?我觉得有两个部分:第一是成本优势,我们的成本很便宜;第二是资源优势,1998年以后中国有全世界最大的牛仔裤工厂、冰箱工厂和衬衫工厂。


  如今的问题在哪里?当下内贸外贸同样的困境就是成本优势和资源优势没有了。到美国办工厂算一笔账,算到后来还是美国便宜。根据路透社的数据,现在中国沿海用一个工人一天的工资是7.6美元,马来西亚大约是2.3美元,越南大约是2.8美元。人力成本在东南沿海地区几乎没有什么大的优势。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和税收优势等都没有了。“中国制造”走到了传统模式的尽头。


  从外部观察,我们能看出现一些巨大的变化。


  第一,印度是10亿人口的大市场,还有越南、马来西亚、印尼、柬埔寨和缅甸,只要它们的政局稳定,教育跟进,地方政府的税收优惠跟中国当年一样,推行“三来一补”、经济特区和开发区,那么,未来5——10年,它们难道不会成为中国的竞争对手吗?


  第二,美国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德国的“工业4.0”、日本的“工业振兴计划”,以及中国的“中国制造2025”,每个国家提法不一样,但道理都是一个——要把制造业留在本国。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制造工厂、全球最大的贸易国,所以一定是首当其冲的被冲击对象。


  第三,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后,为了获得更多美国蓝领支持,一定会在提高美国就业率关键指标上下死功夫。那么,美国经济贸易上的假想敌或是中国,有可能对中国制造业关税和人民币汇率施压。因此,关税和汇率一定是2017年非常敏感的数据。过去几个月,中国为了维持汇率稳定花掉了1万亿美元,2017年会更加激烈。


  第四,人民币国际化的不确定性。

 

 


  重新想象“中国制造”


  在新的跨境电商4.0时代,我认为出现了几个新的特征。


  第一个特征:面向未来的中国制造“再出发”首先一定是一个政府主导的结果。在这方面,政府作用未来不是要弱化,而是要强化。但是,政府作用的强化不是直接参与到交易本身,而是回到决策本身,在产业层面上完成一次制度创新。


  第二个特征:依托大数据,探索工具创新。马云说,未来所有的生意都是大数据,大数据将替代石油成为新的核心能源。这两年,我在自己的工作和企业调研过程中对这句话感同身受。所以,我们要建立互联网思维,外贸公司老板要适应新的变化,因为新的能源开始出现了,它不是你原有的关系、渠道,而是“大数据”。


  第三个特征:在政府建立一个很好的制度平台以后,企业会成为新的主角。跨境电商4.0时代对企业来讲是一场要素变革,制造流程、信息化的管理流程、交易流程都必须信息化。这也是企业教育的一个关键。在这样的环境下,信息会被击穿,所谓的“信息孤岛”在这个意义上会被击穿。


  第四个特征:去寡头中介,重构全球贸易,这是未来最值得兴奋的一件事情。现在全球贸易有寡头,寡头的背后就有国家利益。如今,我们要改变的就是让这些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贸易不再是国家跟国家之间的关系,而是企业与企业的关系以及企业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所以,我认为,这是未来“中国制造”很大的可能性,统治了全球贸易100多年的寡头和中介很可能这次被中国中小企业发动的新外贸实践击穿。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有机会重新想象“中国制造”。我认为,未来的“中国制造”可能会出现以下的景象。


  第一,数以几十万计的中小型中国民营外贸企业将重新出发。这一次重新出发,不再是以成本和规模为核心优势,我们在成本和规模优势的前提下,具备了政府赋能、互联网赋能的大数据能力,我们有了一些新的武器,带着新的武器重新出发。“中国制造”的重新出发仍然是这一拨人,但是他们拥有了新的武器和新的思维。


  第二,现在有13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未来会有更多的综合试验区,甚至未来没有综合试验区,因为整个国家都是综合试验区,它变成了普惠产品,每个外贸公司都已经转化成一个新物种。所以,这时候就需要一些巨大的推动力,首先需要政府的推动,因为新外贸的出发,第一次数据的翻盘,单靠民营企业是比较困难的。有用的是各个政府,从中央到地方,把基础性的平台建立完以后,上面是各个企业的应用产品。在这样的背景下,有可能会再造中国出口。


  第三,大数据、云计算、认知技术和语音革命等变革。大数据和云计算是结构性产品。中国现在的互联网公司计算能力在全球排第1位。企业拥有了大数据、云计算和深度学习能力,问题就变得很简单了。以袜店为例,只要告诉全世界你公司某一品类的袜子是全世界最好的,用的材料最好,那么,虽然你的价格比别人贵,但只要人类穿袜子,只要在关键技术上能够跑赢全世界其他所有公司,你的公司就能保持持续稳定地发展,市场波动跟你关系很弱。


  “中国制造”将经受下一次挑战


  中国如果没有制造业,是可以想象的吗?不能。但在今天,中国最苦的地区和企业是谁?是制造业分布较多的地区,以及制造业很苦的一些企业家朋友们。他们是中国的未来,但是他们现在的日子最难过。日子难过,是因为今天传统的路径已经结束了,所以必须要在新的趋势下获得新的工具,在政府政策推动下完成一次新的再造——“中国制造”的再造。


  因此,在此种情况下,我们有机会想象,某一天,当我们知道墨西哥人一年穿多少袜子、知道哪个季节需要袜子的时候,其实我们不需要把萧山的袜子运到墨西哥去了,而只要知道离墨西哥最近的某个地方有袜子工厂就可以。如果那个地方是巴西的话,我们直接可以在巴西采购袜子运过去。如果未来全世界的生意都是大数据生意,如果能够利用我们的大国能力掌控这些贸易数据,我们就有可能在全球贸易中扮演一个全新的角色,拥有流量分配的能力,不再是制造能力。


  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汤因比写过一本书《历史哲学》。书中有个观点说,人类历史进步之后曾经出现了39个文明体,到现在只剩下两个,一个是华夏文明,一个是印度文明,其他都消失在历史烟云中。消失的原因不是因为它们不够强大,而是因为它们有没有适应世界的变化。而且,在历史长河中,适应一次变化不行,要看你能不能适应多次历史的变化,你能不能在应对下一次和再下一次变革中经受住挑战。1998年以来,“中国制造”已经经历了三四次的经济危机,经受住了多次的挑战,接下来,当我们重新出发的时候,有没有可能在新的外贸时代经受住下一次挑战呢?这是我们在未来所要面对的共同课题。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