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中国海外投资国家风险预警

文/本刊记者 王素

 

  目前,中国已经由资本净输入国变成一个资本净输出国。据官方统计,2016年,中国全年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达到1700多亿美元,同比增长了44.1%。


  但是,在对外投资整体较快增长的同时,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由于风险因素而遭遇挫折失败的案例也多次出现。例如,缅甸国内政治局势的变化导致中缅密松大坝工程和中缅合资的莱比塘铜矿项目被叫停、中缅皎漂—昆明铁路工程计划被取消;墨西哥政府无限期搁置高铁招标计划,并勒令中资坎昆龙城项目停工;美国外资委员会的国家安全审查导致华为、清华紫光等多家中国企业投资美国受阻,美国西部快线公司单方宣布终止中美合建高铁;德国经济部基于安全理由撤回了中资企业福建宏芯基金对其半导体设备制造商爱思强的收购许可,并叫停了中国三安光电对德国照明巨头欧司朗灯泡部门的收购;委内瑞拉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危机致使国开行向其发放的数百亿美元石油担保贷款面临突出的风险。


  因此,中国企业做好风险预警、识别风险、应对风险,是提高海外投资成功率的重要前提。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近日发布的《中国海外投资国家风险评级2017》(以下简称“评级报告”),分别就16个发达经济体和41个新兴经济体的国家风险进行了评估,这57个经济体占到2016年中国全部对外直接投资存量的85%。

 

 


  发达经济体:


  德国居首,新西兰随后


  在此份评级报告中,排名前10位的国家均为发达经济体,分别为德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美国、新加坡、加拿大、韩国、英国、荷兰和法国,说明发达经济体整体投资风险较低。


  但发达经济体正在出现一些新变化,或成为投资潜在阻力:一方面经济持续复苏但恢复缓慢,而英国“脱欧”和美国新总统上任加大了不确定性;另一方面,由于近年来中国对发达国家投资比重不断上升,如美国已经是除了避税港地区外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最多的国家,因此,发达经济体对中国企业尤其是国有背景企业的投资仍然怀有警惕,认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会威胁东道国的经济安全。


  新兴经济体:


  阿联酋排名最前,金砖国家处中间水平


  在此份评级报告中,阿联酋是新兴经济体中排名最前的国家,位居第12名。金砖国家的排名处于中间水平,南非、俄罗斯和巴西的投资环境进一步恶化,其中巴西和南非经济下滑,俄罗斯趋于稳定,印度仍然是全球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


  政治环境不稳定和经济增速放缓,是新兴经济体最主要的投资不利因素。但是,其经济增速整体高于发达国家,是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


  “一带一路”:


  仅新加坡获低风险评级


  2016年,在国际市场需求持续低迷的情况下,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总额达6.3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0.6%。其中,出口3.8万亿元,同比增长0.7%;进口2.4万亿元,同比增长0.5%。对沿线国家直接投资145亿美元,占我国对外投资总额的8.5%。


  因此,此次评级报告还发布了“‘一带一路’国家风险评级子报告”,对35个“一带一路”国家进行了评级,占到“一带一路”沿线 64个国家的一半以上。截至2015年年底,我国对这35个国家的海外投资规模共计1123.68亿美元,占所有“一带一路”国家的 97.14%。


  新加坡、阿联酋和以色列位列“一带一路”国家风险评级前3位。但是,只有新加坡属于低风险评级的国家范畴。另外,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孟加拉国、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埃及、乌克兰和伊拉克这8个中亚、独联体和非洲区域的国家,则警示为高风险国家。其余的26个国家属于中等风险国家。


  从体量来看,我国对“一带一路”地区直接投资最多的是东盟,主要集中于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越南、菲律宾和新加坡,投资的主要方向是金属和能源开采,以及制造业、基础设施,还有橡胶制品。从速度来看,投资增长最快的是南亚地区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主要投资到基础设施建设、信息通信技术、软件设计开发以及金属开采和制造等行业。


  值得一提的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我国的政治和经济关系分化较大,或是形成阻力的重要面。既有与我国政治关系密切、经济依存度高的巴基斯坦、老挝等国家;也有对我国怀有警惕心理,投资阻力较大,经济依存度较低的国家,如印度等;还存在由于国内稳定性和开放度原因,使投资阻力较大,双方经贸往来难度较高的国家,如伊拉克。此外,一些国家虽然与我国政治关系友好,但是经济依存度较低,如沙特和捷克等国家。


  评级报告建议,企业未来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可因势利导、因地制宜,根据国家风险水平和区位优势的不同,适当调整投资决策。如西亚的能源、东亚和南亚的基础设施建设、俄罗斯和中东欧的加工制造业,以及印度的通信和软件业等。


  在处理“一带一路”投资风险问题上,商务部原部长高虎城于2017年2月21日在国务院新闻例会答记者问时指出,具体到“一带一路”上的每一个项目,“仍然要以企业为主”。政府的作用,在于为企业提供良好的投资政策环境和法律保障,减小投资阻力。企业则需在投资当中发挥智慧掌控风险的能力,以实现风险和经济回报率之间的平衡。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