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十年痛与乐(二十四)

文/白美红

 

第二十四章 选择离开

 

  2014年下半年,投诉问题还在继续,我的客户几乎全部丢失,剩下的客户仍在不断投诉,我有种焦头烂额的感觉。可是我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用“拖字诀”解决。经济不好的时候,各种投诉会铺天盖地般袭来,我的主要工作也从业务员变成了“消防员”: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跟在老板后面,做一个不发表意见的多面手。又一次,因为一家合作伙伴的投诉,老板带着我乘飞机亲赴土耳其解决。一路上,我们绞尽脑汁思考应对的办法,结果一无所获,只能做好最坏的准备。到达目的地后,我们与合作伙伴你一言我一语地互相倾吐一肚子的委屈。最后,我们发现,造成该问题的原因竟是外派人员夸大了事情的严重性。

 

 


  重视基础


  这次土耳其之行,老板从公司众多英语高手中选出了我,并指定我为唯一的翻译者和谈判者。对此,我想谈一下自己做翻译的感受。


  其实,我的英语水平一般,虽然四级和六级都是一次性过的,但分数刚过及格线。我在上学的时候没有好好学英语,工作以后才知道下狠功夫,从听、说、写练起,坚持了9年时间,才算勉强可以应付工作。在与客户谈判或给领导做翻译的时候,我始终把握一个原则,即我要占据主导性,绝不能被客户牵着鼻子走。换言之,我会让客户跟着我的思路走。


  老板让所有业务员都做过翻译后,最终指定我为“御用翻译”。因为我与老板个性相似,对很多事物的看法也比较一致。我不会逐字逐句地翻译老板的言辞,而是尽量理解大意,并把他想说但没有说的内容翻译出来,让客户更加清楚地理解他的意思。


  在翻译和会议谈判的过程中,通常会考验一个人对“度”的把握。我最擅长的是面谈,很多客户与我见面后,总会深深记住我,因为我有丰富的形体语言,言谈也很幽默。更主要的是,我会让客户感受到我的专业性。


  有一次,公司来了一个德国客户,因为负责对接的业务员是个新人,因此他不知道应该做哪些准备,看得我们这些老业务员非常着急。最终,在客户到来时,我们决定全体出动,帮他拿下这份订单。我们4个业务员陪着客户一个人,客户感觉甚是光荣,但又有些藐视我们,觉得我们只是一群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想到自己是业界翘楚,在行业里摸爬滚打了近40年,客户在会议之初决定先给我们一个下马威。他对我们说,很多知名公司的老板都是他带出来的,然后又说中国业务员总喜欢说“Yes”,不知道说“No”。他还说,中国业务员只知道降价,然后给差货,却不知道去学习产品知识,很多业务员给他发邮件,都是一个模板,不带一点自己的思考。突然,他话题一转,说了两种产品,问我们谁知道其中的区别。我听了以后暗自发笑,心想,如此基础的产品知识,他居然说很多业务员都不知道。于是,我一一列举了两种产品的不同之处。客户听后,眼前一亮,说我真是一个很专业的业务员。在后来的谈判中,他几乎只对我一个人讲话。


  送走客户,我回头问那几个老业务员客户刚刚提出的问题,结果只有我带出来的那个业务员知道答案,另外两个人对此并不了解。我对此哭笑不得,她们在这个行业发展了两年多,居然不知道如此简单的知识。所以,我想提醒很多业务员:当你想做好自己的工作时,一定要审视自己的基本功是否扎实。有些事先天不足,后天就很难弥补了。


  曲终人散


  纵使你拥有一身本领,一些奇怪的舆论力量还是会约束你的行为。我原本可以在2014年潇洒地离开,经过一年的沉寂和忍耐,我完全可以选择辞职,但是太多人挽留我。大家都劝我,让我继续忍耐,而且老板也肯定不会同意我离开。我的坚忍换来的结果只有工资不断下调。下调一次,发现我不吭声,老板就索性再调一次。其实,我已经在心中呐喊了许久,可是我没去找过老板,因为我曾和他说过:“当我不爽的时候,我不会说出来,一旦我说出来,就证明我已经忍无可忍了。如果那一天我把不爽的心情说了出来,那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但是,当公司需要我的时候,我依然是那个冲在最前面的人,“消防员”成为老板给我的新称呼。在我游离的这一年,老板给我封了一个总经理助理的头衔。从此,我开始了什么都不管又什么都管的工作。凡是别人觉得棘手的事情,老板就会叫我来做,我变成一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但这又何妨?因为当一个人已经不再抱有任何希望的时候,就谈不上会有失望了。如今,我只求不要虚度光阴。只要是我没经历过的,老板给我什么任务,我都会去完成,我不抱怨这不是我的工作,也不嫌弃没有技术含量。


  于是,我就开始了翻译工作:法律文件、评估文件、审计报告、紧急出差文件和去国外安抚客户……我时刻都处于一种不知道明天有什么工作的状态。一切似乎很迷茫,却又似乎很新奇。


  2014年6月,不甘于平庸的我开始在公司里公然做起第二职业——帮家里卖水果。我先帮家里卖杏,后来又卖苹果。有一段时间,我完全投入到自己的副业里,因为新鲜,因为热爱。可是,经过几次重复,我发现这件事实在没有技术含量,不是我真正喜欢的事情。虽然继续做着卖水果的副业,但是我不再花太多精力,因为我需要给自己寻找一个新的关注点。


  2014年年底是我给自己的最后期限,我决定义无反顾地把所有不爽说出来,不去担心大家的反应,也不去管会有怎样的结果。我只接受一个结果——离开这里!


  未来要如何走,我没有规划,也没有设想,因为我不喜欢在还没有结束一份工作的时候就惦记下一份工作。记得上次通过猎头跳槽,我继续在同一个行业内做业务员,结果被老东家告了两次。虽然最终都以我的胜诉结束,但是我总是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愧疚之情。我十分感谢前老板,如果没有在他的公司历练过,也就没有如今的我。有时候,我会把别人对我的残酷看作一种美好。正因为有了这种残酷,才使我在离开后不用承受太多愧疚和道德谴责。我用将近两年的时间给自己积累了这种残酷,就是为了在自己离开的时候,不用背负良心债。我可以问心无愧地说一句:“我对得起你,老板。”


  好聚好散,不仅是对感情,对工作也是一样。做一份工作跟处一段感情一样,不管是怎样开始的,当你要舍弃时,总会心存悲伤,不知道是为逝去的青春,还是为奋斗的点滴,抑或是其他滋味……在要离开的时候,我的内心充满悲伤。泪流得最多的时候,也正是在离开的时刻。总有那么一两天,眼泪会止不住地流。


  过去了就好,该过去的总是会过去。Gone with the wind!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