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荡土耳其

  对于在土耳其经营的企业来说,过去半年各个领域一直处在不稳定中:国内经济受到恐怖袭击停滞不前;面临宪法改革;政变后政府采取了广泛的镇压措施;宽松的货币政策引发本币贬值,随后导致国际投资者和金融家撤资或提高贷款利率。


  在全球经济缓慢增长和政治事态急转直下的情势下,目前还不清楚土耳其的发展方向,土耳其企业和出口商之间的竞争日趋白热化。

 

 


  国内动乱


  直至2012年,土耳其长达10年的表现都令人印象深刻:成功的宏观经济调控和财政政策为其创造了稳定的国内环境,增加了土耳其人民的就业和收入,并将自身推向了中上等收入国家行列。同时,土耳其见证了巨大的城市化进程及开放的贸易和金融政策,让自己与欧盟许多法律法规协调一致。


  只是几年后,土耳其形势大变。与邻国叙利亚爆发战争、打击库尔德武装,以及2016年7月的政变未遂,导致土耳其政府开启对社会各领域的全面大规模镇压。土耳其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宣布实施政府“紧急状态”后,现又推行宪法改革,这一系列行动将赋予土耳其总统雷杰普 · 塔伊普 · 埃尔多安更多权利,并允许他连任两期。批评人士称,这将为专制统治铺平道路,并进一步破坏该国民主氛围。


  对于企业来说,这意味着要面临更具挑战性的运营环境。潜在的恐怖袭击威胁不仅可能破坏企业的供应链,增加员工和货物的安全风险,而且政府对异议分子的处理也意味着企业可能要在恐惧状态中运行。


  成千上万在学术界、军事、司法、警察、媒体和私营企业任职的人士被开除或拘留——他们中的许多人被指涉嫌包庇和同情费胡拉 · 居伦。他是一位美国传教士,其活动被指控与政变有关,或和库尔德分裂主义组织有联系。


  “居伦的活动散发出一种特工气质,公司不能确定哪些客户与‘居伦分子’有染。”IHS分析师Mena告诉GTR。


  “公司不愿意雇用新员工,土耳其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招聘活动了。外国公司害怕自己被当地同行标记为‘居伦分子’。这些创造了诸多不确定性,严重影响了投资,进而阻碍经济增长。” Mena说。


  政府处置措施远不止逮捕和裁员,还有一些公司的资产被官方完全接管。一个最著名的例子是boydak集团——它是土耳其砾岩和家具出口企业,其董事长和众多高管被捕,公司资产最终交给国家。土耳其政府表示,2016年7月至今,已经接管了价值超过100亿美元的800多家公司。


  “土耳其本土公司专注于可持续发展、危机管理和投资不同市场(土耳其境外)。那些有经济能力的公司正在努力创造平衡。”贝尔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Sakar说道。


  外国公司在土耳其也感到压力,虽然它们可能不直接站在火线上。2016年12月,德国ECE大型购物中心运营商被迫结束了其在伊斯坦布尔一家购物中心的运营合同。这家购物中心几个月前刚开张,其老板被指责与居伦有关联,随后其资产被没收。由于ECE依赖于一位积极配合的房东,双方要签署店面租赁合同,所以前者不得不放弃该市场。


  德国媒体报道了许多在土耳其经营公司的挣扎。德国是土耳其最大的外国投资者,也是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大约有6500家德国公司在土耳其经营。德国工商会预计,2017年德国与土耳其的贸易额将下降5%。


  虽然一扇门关闭了,但另一扇门打开了。据贝尔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Sakar介绍,贝尔纳目睹了大量外国公司留在土耳其市场,同时,2017年将有新的潜在投资者对创建合资企业感兴趣,或为土耳其提供能源和制造业商品。


  货币危机


  除了政治镇压,土耳其政府还采取了扩张性货币政策,以期通过低利率促进经济增长,尽管中央储备很低。


  这种做法以牺牲土耳其中央银行的谨慎政策为代价。分析人士说,这些举措在很大程度上被视为有益于埃尔多安总统自己。


  “土耳其根本无法承受如此危急关头的经济衰退。埃尔多安知道这将对其声望和新政支持产生真正影响。” Mena说,“这些结构性经济缺陷——加上政治不稳定、国内和国外安全危机及民粹主义经济政策——共同对土耳其里拉施压。”


  2016年,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下跌20%,在2017年第一周进一步下跌8%。当然,里拉贬值从某方面来说有利于土耳其出口公司,因为这意味着土耳其产品在国外市场上更便宜。


  此外,一些较大的出口商从境外获得收入,存入境内外汇存折,使其不受货币波动影响。


  “在土耳其出口领域,如纺织品、汽车和农业,我们有大公司和承包商,它们有多余的外汇存款——这些公司比较受益。你会发现,它们的利润缩水了,资本却增加了。”中国农业银行土耳其银分行首席代表Muzaffer Aksoy说。


  然而,土耳其的制造业依赖于未完成的货物和原材料进口。现在这些进口品将变得更加昂贵,甚至会影响到主要制造业集团的资产负债表。问题就在于,它们不知道何时开始撤出,特别是那些没有外汇存款的企业,不知道如何努力为其债务融资。


  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和穆迪2016年将土耳其的信用评级下调至垃圾状态,2017年2月惠誉也紧随其后。惠誉表示,总统集权计划将 “破坏相互制衡”。


  不可避免,所有这些都导致了融资成本的增加,但由于土耳其公司不愿以高价融资,因此也让自己陷入了僵局。


  “由于里拉波动,投资者正在撤资。外国商人不愿意向土耳其市场投放资金,当地企业也不愿意借贷。”Aksoy说。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外贸交易量会下降。作为一家外国银行,你想提高利率——但土耳其不想支付高利率,所以没有买家。目前,市场要处理这些分歧。” Aksoy补充道。


  整个资本市场的趋势也是显而易见的。“可以看到,政治动荡已经严重伤害了这个国家的资本市场和贸易流动。我们正在研究每一个行业的宏观冲击。” 分析和情报公司联盟研究主管李天翔说。


  为了提振里拉,埃尔多安在2016年12月宣布,将采取措施,以当地货币发行国家债券,并呼吁土耳其人用外汇储备购买里拉。土耳其的许多商业交易都是以美元或欧元等外币进行的,这使得海外公司更容易参与。即便在家庭层面,大量的财产也是以外币形式出售或出租的。


  国际关系变化


  在全球面前,像世界其他国家一样,土耳其面临着来自西方贸易伙伴需求低迷的挑战。欧洲——其最大的出口地区——批评土耳其的人权侵犯和政变后的政治镇压。工会随后也批评称,由于埃尔多安的威胁,让难民到了欧洲。尽管土耳其收到了欧盟的拨款,委托照顾在土难民。这一关系矛盾在2016年11月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当时欧盟政治集团领导人认为,土耳其的宪法改革正朝着不符合欧盟价值观和原则的方向前进,并投票决定冻结土耳其入盟谈判。


  “土耳其与欧盟的关系达到了最糟糕的状态,导致前者法治和民主实践恶化。”Mena称,“从埃尔多安的角度来看,虽然成为欧盟成员国的野心明显已经不存在了,但它们不想结束这种关系,因为这会对经济和贸易产生影响。”


  英国离开欧盟的公投为土耳其与欧洲的关系增添了另一层意义。为了寻求贸易协定,英国首相特蕾莎 · 梅日前同意土耳其支付1亿英镑,让英国协助其开发自主研发的第五代战机。谈到这项交易,特蕾莎说:“这将标志着英国与土耳其之间新的更深远的贸易关系的开始。” 特蕾莎的举动显然破坏了欧盟的立场,后者正努力用贸易谈判工具使土耳其更多地靠近欧盟标准。


  与此同时,穿过大西洋,美国新任总统唐纳德 · 特朗普也在给土耳其提出了更多问题。据说特朗普个人在土耳其做了很多生意,但他的内阁部长持有反对意见。在特朗普的内阁中,有的被视为支持者,其他的如主张反伊斯兰教的史蒂夫 · 班农,则尝试引导政策向更加对立的方向发展。


  从西方关系中转移,土耳其开始加强与俄罗斯和中东的关系。2015年11月,一架俄罗斯飞机在土耳其和叙利亚边境被击落后,土耳其与俄罗斯的关系恶化。然而,政变失败后,总统埃尔多安把重点放在了与俄罗斯的接触上。现在双方在叙利亚共同行动,帮助土耳其遏制库尔德势力沿其边境扩散。


  土耳其从俄罗斯进口了相当一部分的石油,是该国最大的能源进口国之一,这一新的关系为土耳其带来了更廉价能源供应的希望。2017年2月,俄罗斯总统普京批准了“土耳其溪(turkstream)”项目,每年超过3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将通过黑海运往土耳其,其中一半将用于土耳其国内。该项目预计2017年开工,2019年建设完成。


  土耳其也一直致力于推动与邻国的贸易协定。2016年年底,土耳其商会和商品交易所联盟(TOBB)表示,正在建立土耳其—阿拉伯商会,使土耳其与22个阿拉伯区域内的经济体建立业务关系。到2018年年底,将扩大海湾合作委员会(海合会)—土耳其联合行动计划。该计划鼓励成员国在能源、贸易、投资、健康、文化和教育方面加强合作。


  前方道路崎岖


  企业在土耳其的经营道路是坎坷的。如果埃尔多安在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中获胜,可能会更好地为政府提供稳定性和清晰度。土耳其改革支持者表示,一个强大的执行力政府——经常被亲政府者拿来与法国或美国系统比较,将有助于防止喜怒无常的联合政府。他们指出,这种不稳定是导致20世纪90年代土耳其陷入深度衰退的原因。


  然而,批评者认为,这只会加剧土耳其现有政府管理不善的趋势,让扩张主义和民粹主义政策延续。


  (译/王素)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