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六大经济走廊”如何走?

文/本刊记者 李前

 

  在“一带一路”线路上,“六大经济走廊”十分耀眼。它们是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中蒙俄经济走廊、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中巴经济走廊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


  这些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的前排兵,也是贯通一个新的大区域市场的脉络。“六大经济走廊”,走的是基建、贸易和投资,走的是互联互通和合作共赢。

 

 


  “六廊”正打通经贸大通道


  在2017年5月10日发布的《共建“一带一路”:理念、实践与中国的贡献》中有这样的描述:按照共建“一带一路”的合作重点和空间布局,中国提出了“六廊六路多国多港”的合作框架。“六廊六路多国多港”是共建“一带一路”的主体框架,为各国参与“一带一路”合作提供了清晰的导向。


  作为这一框架的“主力”,“六廊”已经铺开。在2017年5月16日举行的凤凰“一带一路”企业高峰论坛上,外交部原副部长、高级研究员何亚非表示,“六大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主要途径。不过,“六大经济走廊”的成长阶段存在差异。中巴经济走廊发展已经较成熟,但孟中印缅等经济走廊还有待培育。


  中巴经济走廊中巴经济走廊是共建“一带一路”的旗舰项目,从我国新疆喀什为起点,最终到达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全长约3000公里。2015年4月20日,两国签订了51项合作协议和备忘录,其中近40项涉及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该走廊开建以后,已有50多个国家表示愿意参与其中。巴基斯坦喀喇昆仑公路升级改造二期、中巴经济走廊规模最大的公路基础设施项目——白沙瓦至卡拉奇高速公路及瓜达尔港自由区起步区已开建。


  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 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由中国东部沿海向西延伸,经中国西北地区和中亚、俄罗斯抵达中东欧,全长1万多公里。该经济走廊建设以中欧班列等国际物流体系为依托,构建畅通高效的区域大市场。截至2016年年底,中欧班列运行路线达39条,开行近3000列,覆盖欧洲9个国家、14个城市。


  中蒙俄经济走廊 2014年9月1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席中国、俄罗斯和蒙古国3国元首会晤时提出,将“丝绸之路经济带”同“欧亚经济联盟”、蒙古国“草原之路”倡议对接,打造中蒙俄经济走廊。2016年6月23日,3国签署了《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规划纲要》,这是共建“一带一路”框架下首个多边合作规划纲要。目前,两国有关跨境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取得进展,黑河界河公路桥正式开工。


  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 该经济走廊由中国西北地区出境,向西经中亚至波斯湾、阿拉伯半岛和地中海沿岸,辐射中亚、西亚和北非有关国家。目前,中国已与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耳其、伊朗、沙特、卡塔尔和科威特等国签署共建“一带一路”的合作文件。其中,土耳其东西高铁项目合作已进入实质性谈判阶段。


  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 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以中国西南为起点,连接中国和中南半岛各国,是中国与东盟扩大合作领域的重要载体。2016年5月提出倡议以来,中国与老挝、柬埔寨等国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目前,澜沧江—湄公河航道二期整治工程、中老铁路、中泰铁路等已启动。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连接东亚、南亚和东南亚三大次区域,沟通太平洋、印度洋两大海域。2013年12月,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政府间合作正式启动。2014年12月,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联合工作组讨论并展望了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的前景、优先次序和发展方向。据交通运输部消息,中国企业已成功中标孟加拉吉大港卡纳普里河底隧道项目。


  “六廊”上的风险不可不知


  “六大经济走廊”建设过程,也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企业在‘六大经济走廊’进行投资时,要有强烈的风险意识。”何亚非提醒说。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水平不一,各国文化、传统习俗等也不尽相同,企业过去投资面对的环境比较复杂。因此,何亚非认为,这些国家的投资风险比较大。既有地缘政治风险、经济风险、制度风险和法律风险,也有文化、宗教等因素导致的风险。因这些风险搁浅的投资案例不在少数。


  除此之外,经贸摩擦风险也不容小觑。过去,欧洲、美国等发达市场对中国设置的贸易、投资障碍比较多,现在,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经贸壁垒也在增加。《2016~2017年中国企业“走出去”调研报告》显示,2016年1月~2017年3月,针对中国企业或可能对中国企业产生影响的贸易救济调查达215起,包括反倾销、反补贴、双反、反规避和保障措施。


  “这些潜在风险加大了企业投资‘六大经济走廊’的运营成本。”对此,何亚非建议,“我们要有思想准备、人才储备。”


  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原主席季晓南也特别强调:“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必须把风险防范摆在重要位置。认真分析‘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翔实情况,做到一企一策。”


  季晓南认为,企业要做到“6个充分考虑”。一是充分考虑可能面临的政治风险;二是充分考虑外汇短缺、货币大幅贬值、偿债能力低下等金融风险;三是充分考虑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情况差异;四是充分考虑所在国员工的劳动技能、劳动习惯和劳工政策等;五是充分考虑投资的经济效益,特别是一些投资额大、回收期长的重大基础设施投资;六是充分考虑产业园区的平台作用,尽量规避投资损失。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