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终结石油依赖?

文/本刊记者 李前

 

  已持续3年的一场石油价格暴跌风波,最终让石油国家沉痛地意识到了高度依赖石油的弊端。石油储量居世界首位的沙特,在这场风波中首当其冲体味石油之痛。而我国以沙特为出口目的地的外贸企业,也遭受无妄之灾。从2013年开始,我国与沙特贸易额连年下滑就是直接体现。而在此之前,两国贸易额一直快速增长。


  痛定思痛之后,沙特开始进行全面的经济改革,以图摆脱石油对经济的桎梏。那么,即使沙特甩掉了石油价格波动带来的包袱,我们的出口风险就能减少吗?

 

 


  近一个世纪的石油情节,沙特醒了!


  沙特什么时候发现的石油?这要从20世纪初说起。在此之前的上千年,以阿拉伯人为主的沙特经历了风餐露宿的艰难时期,之后,借中国人开辟的“丝绸之路”开始有所好转。1938年,沙特发现石油,其命运就此彻底改变。


  近百年来,沙特依靠石油输出迅速成为全球发达国家,造就遍地富豪。与此同时,在沙特经济结构中,石油和石化工业迅速“上位”,成为其经济命脉,石油收入占其财政收入的70%以上。除此之外,沙特制造业并不发达,钢铁、电力及金属冶炼等领域起步很晚,农业、服务业等更是差强人意。一句话,沙特的经济结构严重失衡。


  这样失衡的经济结构最终会让沙特吃亏,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果然,2014年下半年开始的世界石油价格暴跌,对沙特来了当头一棒。石油价格最低跌至每桶30美元以下,沙特石油财政迅速收紧,2015年财政赤字近千亿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甚至预测,如果不改变现行经济政策,沙特将在5年内宣告破产。


  石油价格暴跌带来的打击还体现在人均收入上。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2012——2016年,沙特人均GDP分别为2.59万美元、2.58万美元、2.54万美元、2.06万美元和1.98万美元。在2012年达到历史峰值之后,至今一路下滑。


  可以说,石油出口收入锐减,同时非石油贸易收入短时间内难以快速提升,两面夹击造成了沙特的措施不及。


  对沙特来说,现在所流的泪,都是过去长久的安逸造成的。


  沙特官员不止一次自证乐观,表示沙特非石油贸易收入一直在改善。实际数据如何?根据商务部统计,2015年,沙特石油出口额占其总出口额的比例从83%下降到75%,导致非石油产品出口比重从17%上升到25%。


  从表面上看,似乎非石油产品出口额上升了。实际上,非石油产品出口额非但没有上升,反而下降了。根据沙特中央统计和信息局的数据计算,沙特非石油出口额2014年约为581.9亿美元,2015年下降为508.8亿美元。这种比重的升降变化表象背后,是油价下跌导致的沙特总出口额严重下滑,其出口产品结构并没有实质的改变。


  也许,沙特该认识到:千万不能盲目乐观,行动大于语言。好在,沙特终于清醒了!


  为终结石油依赖,沙特拼了!


  2016年,沙特实施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减少石油收入依赖的经济调整。当年4月底,沙特发布“2030愿景”。


  该方案设定了沙特未来十几年的经济发展目标,包括:油气行业本地化水平从40%提升至75%;公共投资基金的资产总额从1600亿美元提升至18667亿美元;外国直接投资GDP占比从3.8%提高至5.7%;私营经济GDP贡献率从40%提升至65%;非油外贸出口占比从16%提升至50%,将非石油政府财政收入从1630亿里亚尔提高至1万亿里亚尔;将现代贸易方式和电子商务占比提升至80%等。“2030愿景”提出,推动发展油气和矿业、可再生能源、数字经济和物流等领域。


  其中的亮点和重点我们一定要看到,那就是发展非石油行业,比如制造业、服务业等,推动非石油产品出口,进而提高非石油产品在出口总额中的占比。这一切都是为了摆脱“石油财政”的钳制,从单一经济向复合经济结构转型。毫无疑问,这一步棋,沙特走对了。


  改革还在继续。同年6月,沙特发布“2020年国家转型计划”,将“2030愿景”中的目标分解到2020年之前需达成的各项具体指标。


  2017年5月,沙特经济和发展事务理事会公布了“实现‘2030愿景’10项计划”,分别是:住房计划、朝觐服务计划、生活方式改善计划、国民身份强化计划、领先民族企业支持计划、民族产业和物流服务发展计划、公共投资基金计划、战略合作伙伴计划、金融领域发展计划和私有化计划。


  这10项计划再次为“2030愿景”的具体执行和推进提供了落脚之处。事实上,改革方案出台之后,沙特立刻便着手执行,不仅大幅调整政府机构职责,以提高政府运作效率,而且敦促各经济部门行动起来,迅速推出了后继的一系列改革配套举措。


  与此同时,为了将“2030愿景”变为现实,沙特不断在国际上制造舆论氛围,并寻求国际合作机会。比如,2017年3月沙特国王萨勒曼率领大团来访中国,签署了价值650亿美元的项目合作协议,涉及经贸、能源、产能、文化和科技等多个领域。


  这些协议并不像大家所预想的那样——只关注石油买卖。不止中国,沙特国王在1个月内还访问了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日本、马尔代夫和文莱等亚洲国家。这显示了沙特借世界力量推进经济改革的“企图”。


  沙特深知,要改革就要有大量资金支持,于是现阶段它采取了几乎是釜底抽薪的方式,那便是“掏空”外汇储备。统计数据显示,沙特外汇储备已从2014年的7300亿美元,至今下降了2/3。国际油价高涨时期积累起来的巨额外汇储备被用在了经济改革上,也不枉它的价值了!


  沙特财政部长表示,我们不太在乎石油价格是多少,因为我们已经找到了独立于石油价格之外的方法,“我们计划彻底终结过去四五十年来的石油依赖。希望到2030年,我们必不在乎石油价格是否为零”。


  不得不说,沙特是一个乐观的国家。而以沙特为出口目的地的外贸企业,也要如此乐观吗?


  沙特变了,我们的出口风险就降了吗?


  根据中国海关的数据,近5年来,我国与沙特的贸易额不断下滑,从2012年的732.8亿美元下降到2016年的422.6亿美元,幅度很大。2017年至今,双边贸易形势仍然不容乐观。从商品结构看,我国对沙特出口前五大类产品是机电产品、纺织品、贱金属及其制品、家具和灯具、矿物材料制品及陶瓷。


  沙特经济结构优化之后,经济抗风险能力将增强,稳定性提高。对于这样一个稳定的市场,出口商是欢迎的,因为当地进口商的支付能力、市场需求和商品清关等都相对有保证。同时,沙特制造业、电子商务及物流等行业兴起,也将带动我国相关产品出口增加或合作机会增多。这些也是当前我国企业正在全球寻求商机的重点领域。


  由此方面说,未来沙特的贸易风险似乎会降低。但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沙特非石油领域现在可能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因此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投资。一旦未来这些领域崛起之后,竞争也会迅速加大。沙特或会为了保护本国产业而设置贸易壁垒,可以预见贸易摩擦不可避免。


  这样的贸易行进路径已经被很多国家所证实。最典型的例子是,我国与美国、欧盟之间的贸易摩擦越来越大,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中国制造”质量越来越优、全球竞争力越来越大,美国和欧盟为了保护本国产业发展故意设置贸易障碍。特别是在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这种贸易摩擦更加明显。


  活在当下,珍惜当下,是对人生和事业最好的态度。


  风险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出口目的国形势好时有风险,形势不好时风险更大。我们能做的是把握当下的机会,看清当下的风险。在沙特未来十几年的改革中,我们可去寻找贸易机会;在“一带一路”上,我们可以寻找与沙特合作的机会。


  “古丝绸之路”曾经输出了我国的商品,带动了沙特的繁荣;现在,“新丝绸之路”将输出更多我国商品,在这条“路”节点上的沙特,机会多多!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