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评级:是时候做出重大改变了!

麦露迪·米歇尔调查

 

 

 

  所谓的三大信用评级机构——穆迪、惠誉和标准普尔——统治着全球金融界。其中任何一家机构对一个国家或企业做出的“负面展望”评级,都会使市场陷入恐慌,从而阻止先前热情的投资者进入。同时,一方的评级意见通常会得到另外两家机构的一致跟进。


  然而,这3家评级机构全都来自美国,关于它们为什么在金融界拥有如此大的权威,我们有很多疑问。它们并不是从没犯过错,事实上,它们一直被指责没有预测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到来。


  在主权评级方面,三大评级巨头不止一次犯错:2011年下调美国信用评级,结果随后美国GDP加速增长,并且2012——2015年间,美国国家债务负担减轻,与预期相反。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日本:2014年被降级不久,该国经济开始恢复增长,安倍晋三的改革举措显现成效。


  尽管三大评级巨头在技术上是独立的,但它们给出的评级意见往往一致,有时发布的主权评级会引起很大争议。这使批评者们认为,它们可能以此支持自己的祖国——美国。为了应对这种情况,一些国家和地区推出了自己的信用评级机构,并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


  2015,在宣布对外资机构经营实施更多限制之后,俄罗斯建立了分析信用评级机构(ACRA),此举促使穆迪和惠誉退出俄罗斯市场。同年,金砖国家集团(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宣布成立一个评级机构,能公平地代表它们的利益。在穆迪最近下调中国评级、再次下调巴西评级之后,这一过程现在有可能加速。


  虽然这些努力让人们看清了三大评级机构的霸权,但投资者也不太相信那些为自己的国家描绘出更好信贷图景的评级机构。


  利益冲突


  三巨头垄断最令人不安的是,它们从被评级的机构获得收入——这是明显的利益冲突。2015年,一部关于次贷危机的电影《大空头》对这一问题有清楚的描述:在电影的一个场景中,一位在三巨头其中一家工作的女士解释说,如果她的公司不给予华尔街银行客户高评级,那么,客户只会去她所在公司竞争对手那里获得积极评价。


  许多人认为,评级机构把自己的经济利益放在了首位,在金融危机前给投资者一种虚假的安慰感。为了应对金融危机并监管金融机构,《多德—弗兰克法案》于2010年7月生效,其中包括一些针对性措施,以确保这些评级机构的问责制和透明度。


  这些评级机构被迫披露它们的业绩统计信息,以及将它们用来确定债务评级的程序提供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它们还被要求建立一个内部控制架构,以管理和遵守确定信贷评级的政策、程序和方法。


  现在,美国共和党人在2017年4月底提出的《金融选择法案》(The Financial Choice Act)很可能废除以上所有监管措施,实际上将允许三大评级机构完全不用公布它们的评级流程,甚至保护它们免受竞争的影响。该法案目的是放松对华尔街的监管,并从消费者金融保护局撤资(该机构创建于2011年,意在保护消费者的金融利益),因此被称为“错误的选择法案”,受到美国民主党的强烈抨击。


  尽管如此,这项提议仍得到了美国特朗普政府的支持,而且很有可能被签署为法律,允许穆迪、惠誉和标准普尔再次像过去那样继续经营。


  挑战传统


  许多投资者和企业已经意识到了这些评级机构模式的缺陷,并正在寻找替代方案。印度储备银行(RBI)最近表示,它计划设立一个基金,由银行和RBI提供资金,从中支付给评级机构,以使评级机构更独立。


  纽约快速评级机构(Rapid Ratings)成立于2007年,现在有麦当劳、联邦快递、通用电气,以及一家大型美国银行等客户。该公司为公共和私人企业提供财务健康状况评级(FHR),以会员费为基础(客户付费访问评级数据库,而不是付费获得评级),从而消除困扰评级界的利益冲突。


  “我们的系统完全是定量的,而传统评级是一个定性的过程。”该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姆斯 · 盖勒特解释说,“大多数私人企业不是债券发行人,所以,它们并不会为了评级而给标准普尔和穆迪付费,但许多公司与私人企业有借贷、投资和并购等业务往来。”


  其他一些定量评级系统也为私人企业提供信用评级,一般根据企业的财务报表作分析,得出结论。相反,纽约快速评级机构使用更广泛的信息,它要么来自要求其供应商进行评级的大型买家,要么来自私营企业本身。


  “传统的信用评级,不管是来自穆迪等机构的债券评级部分,还是它们的分析产品,一般来说都是用来预测违约概率的。我们认为,这对一家企业的评价非常有限。金融健康评级系统包括一个特定行业的风险方法:将24个不同行业的模型整合起来,能够获得一个跨行业的财务健康评级,企业可在其中比较风险大小。然后,我们推出两个主要的评级部分:核心健康评分和其他财务健康评分(FHS)。这些组合使我们的评级比传统信用评级更动态、可用。”盖勒特说。


  纽约快速评级机构已经以这种方式在全世界范围内评价了数以万计的私人企业,并且在说服它们披露财务状况方面成功率达到86%。它正从大型银行获得为其互联网金融和金融工具评级的请求——所有这些都是为了提高供应链的透明度。


  该公司风险负责人肖恩 · 亚力山大解释说:“我们可以在众多行业中获得大量的发票交易,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开发出自己的模型,以便做出更好、更一致的决策。对人工智能的使用,是我们区分他人的方法。”


  2017年4月,亚力山大加入了MarketInvoice(英国P2P在线企业票据融资平台),一个明显的目的是“挑战风险管理的现状”。“我从桑坦德银行和巴克莱银行得到的印象是,它们可能过分依赖评级界了。许多银行的决定都依赖于第三方评级。对于中小企业而言,我发现更为显著的一点是,‘风险评估’的最低标准只是一组数据,而没有考虑企业的发展方向和评级背后的趋势分析。”他补充道。


  造福企业


  盖勒特承认,纽约快速评级机构的长期目标是FHS “无处不在地衡量评价企业风险”。“我们正在为企业和金融机构的上下游关系创造透明的空间,并已经迈出了一大步。因此,财务报告的披露和财务健康的评估将成为商业活动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这是一个伟大的进化。”他告诉GTR。


  事实上,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该公司最近又推出了FHR网络。在一个在线平台上,企业可以选择免费被评级,但可请求Rapid Ratings将评级结果分发给它们的潜在客户,并为此付费。


  这样做的目的是将评级作为买家和供应商之间合作的工具,而不仅仅是决定是否开始商业关系。“不管企业是否强大,都能从财务健康中获得价值。”盖勒特说。


  虽然穆迪、惠誉和标准普尔三巨头很可能继续保持垄断地位,但许多旨在改善信贷评级模式的举措以及这些来自企业的反应都表明,该行业已经为改革做好准备了!


  (译/李前)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