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向东看!

  自2014年以来,俄罗斯的经济、货币和贸易在西方制裁和油价暴跌的斗争中受到了数次打击。经过一段时间的复苏与稳定,油价仍明显低于几年前的峰值。然而,尽管存在种种困难,2016年俄罗斯经济和贸易下行趋势已然出现逆转迹象。尽管贸易仍处于较低水平,但无论在国内还是全球范围,市场参与者对俄罗斯的前景均持“谨慎乐观”态度。


  俄罗斯国内疲软的经济和暴跌的卢布迫使资本支出出现停滞,主要基础设施和发展项目亦被按下“暂停”键,这些最终导致融资需求减少,而随着竞争加剧,该国的放贷者面临着更薄的利润率。


  与此同时,更严格的全球监管加强了金融机构对“充分了解你的客户”(KYC)和“反洗钱”(AML)的执行力度,迫使银行在每笔交易上投入更多时间和资金。

 

 


  打造全新的贸易走廊


  全球范围内,俄罗斯的对外贸易一直以西方为导向,这主要是因为俄罗斯与欧盟有着密切的贸易关系,后者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有着数量庞大的进口依赖。尽管俄罗斯在西方市场被封锁是近两年发生的事件,但俄欧之间的贸易减少却可以追溯到更早。


  经历了18年谈判后,俄罗斯于2012年成为世界贸易组织(WTO)的一员,市场普遍期待俄贸易将进入自由化。然而,5年后的今天,俄罗斯仍未履行其所有承诺,而欧盟也有5项正在进行的针对俄罗斯的争端。与此同时,欧盟与俄罗斯的贸易正在持续下滑,从2012年的3390亿欧元下降了44%,至2016年的1910亿欧元。


  尽管欧盟仍是俄罗斯最大的贸易伙伴,但制裁时代的俄罗斯越来越专注于打造新的贸易关系。


  2015年,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和吉尔吉斯斯坦共同组建了欧亚经济联盟(EAEU)。与欧盟相似,5个国家内部商品、服务、资本和劳动力可自由流动,并在包括贸易在内的多个行业寻求协调一致的单一政策。EAEU尚未得到西方多数国家的正式承认,但已与越南和摩尔多瓦建立了自由贸易协定(FTAs),目前正在与伊朗、土耳其和印度进行自由贸易协定谈判。


  2015年,土耳其导弹击落了一架俄罗斯飞机,随后,两国进行了短暂的外交争端。2016年,俄罗斯恢复与土耳其的贸易。飞机击落事件促使俄罗斯对土耳其的一部分进口商品实施制裁,而“土耳其溪”的双边会谈也宣告暂停。“土耳其溪”是一项重大战略,建成后俄罗斯天然气输送到欧盟将不经过乌克兰。俄土两国于2016年恢复了对话,两国间的贸易或多或少回到了正轨。


  2017年早些时候,俄罗斯总统普京批准了“土耳其溪”协议,该协议将由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以下简称“俄气”)建造,并由两条平行的管道组成。从俄罗斯的阿纳帕到土耳其的基伊科伊,“土耳其溪”全长900公里。俄气将负责第一条管道离岸部分的融资,土耳其国家石油管道公司(BOTA?)将资助在岸部分,这一部分将连入土耳其网络。与此同时,第二条管道流向欧洲南端,将由以上两家公司共同支付资金。建成后,管道每年将运输157.5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类似的“制裁—受损”,促使伊朗也与俄罗斯加强合作。自2015年与西方达成核计划的全面协议 “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以来,伊朗的经济只有温和改善。随着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伊朗进展陷入停滞。


  据伊朗当地媒体报道,伊朗信息和通信技术部长马哈茂德 · 瓦伊兹和EAEU贸易部长维罗尼卡于2017年5月会面,双方讨论了自由贸易协定。据报道,伊朗已经列出了200项与EAEU进行贸易的项目,并将在启动自由贸易前给予EAEU成员3年的优惠关税。


  2016年12月,俄伊两国在能源领域签署了一系列协议:伊朗宣布将在天然气领域投资620亿美元,双方同意建立一座16亿美元的火力发电厂,双方签署了对伊朗西部两座油田进行调查的两项协议,以及一份关于天然气贸易和投资的谅解备忘录。据俄罗斯官员称,2016年俄伊两国双边贸易翻了一番。


  俄罗斯进一步向东,也加强了与印度的商业关系。2017年两国建交70周年。2016年12月,双方启动了EAEU 与印度间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双方都接受了一份联合可行性研究报告,于2017年年中进行正式谈判。


  这项贸易协定根植于在两国发展“国际南北运输走廊(INSTC)”的愿景,这是一个全长7200公里的陆地和海上网络,包括铁路、公路和水路。该计划于2000年由俄罗斯、印度和伊朗首次提出,INSTC将通过伊朗和俄罗斯从东南亚延伸至欧洲,并旨在推动沿线贸易。印度货运代理协会联合会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INSTC的价格将比现有航线便宜30%,时间缩短40%。


  俄罗斯还加强了与日本的贸易关系。两国同意建立一个1000亿元的基金,共同用于在俄罗斯投资开发项目。日本国际合作银行(JBIC)和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RDIF)将各自贡献约一半的资金,预计将用于医药和城市发展项目,以及制造设施升级。


  俄罗斯、中国和“一带一路”


  与俄罗斯雄心勃勃的项目并行运行的是中国 “一带一路”倡议,后者旨在更好地将欧亚大陆与中国联系起来。“一带一路”包括陆上和海洋,将促进中国与60个国家之间的互联互通和合作,并期望在10年内实现沿线国家年贸易额达2.5万亿美元的愿景。


  中国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了丝路基金,并创建了两家国际银行为项目提供资金:一家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目前有82个国家参与其中,包括一些欧洲国家;另一家是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到目前为止,中国支出接近1万亿美元,并表示预计将累计支出4万亿美元。


  历史上,俄罗斯和中国相互猜疑,互为地缘政治竞争对手,尤其是在对其共同后院欧亚大陆的影响力方面。然而,当西方在乌克兰危机后背弃俄罗斯时,莫斯科改变了主意。


  2015年,俄罗斯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谈后,俄罗斯宣布支持“一带一路”,而中国正式承认了EAEU。许多人将这一转变归因于俄罗斯对投资资本的需求,因为俄罗斯目前批准中国投资的行业此前被认为具有战略意义。其中一个例子就是莫斯科和喀山之间的高速铁路,俄罗斯最初计划是用西方的钱来资助完成的。更引人注目的是,丝路基金还收购了俄罗斯诺瓦泰克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9.9%的股权。


  中俄关系的力量和寿命还有待观察。如果西方制裁解除,莫斯科是否会继续对“一带一路”充满热情,中国是否会恢复与中亚国家的双边关系,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受到考验。


  管理复杂关系网


  尽管俄罗斯加快了建立新联盟的速度,但并不是所有的新伙伴对彼此有同样的热情。印度和中国历来有紧张的关系,而作为“一带一路”重要部分的中巴走廊让印度过分敏感。由于历史和政治的原因,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关系复杂,可以追溯到1947年英国的印巴分治。


  与此同时,伊朗和土耳其之间的紧张关系因为叙利亚冲突而升级。这两个国家处在相反的立场上,土耳其支持推翻总统,伊朗和俄罗斯则支持总统。这两个国家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是地区竞争对手,但近年来,在伊朗支持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后,两国关系更加务实。


  土耳其与欧盟的关系也处于历史低点。欧洲对土耳其侵犯人权和政变后的镇压持批评态度。欧盟已经投票决定冻结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谈判。2017年早些时候,土耳其在宪法改革的基础上,将更多权力交给了总统埃尔多安,欧盟称这样的体系违背了欧盟的价值观和原则。


  俄罗斯如何管理这些新关系,将对其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确保经济和贸易复苏取得进展——至关重要,因为西方制裁措施仍在实施,石油前景依然黯淡。


  (译/王素)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