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威胁,对欧洲贸易意味着什么?

  2017年是《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纪念年份。该条约于1957签署,设立了欧洲经济共同体——欧洲联盟的前身。它旨在通过关税同盟促进整个欧洲大陆的一体化和合作,并释放签署国之间的“未来善意”。


  然而,60年后,欧洲和欧盟可能面临比它们最近历史上任何时刻都更大的挑战。国家和机构层面的政治分歧加剧了日益不稳定的地缘政治风险。2017年早些时候,欧盟理事会主席唐纳德 · 图斯克(Donald Tusk)写道:欧洲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内部和外部威胁。令人担忧的是,这些威胁似乎也是共生的,因为它们相互加强。


  就外部而言,鉴于俄罗斯经济复苏的威胁,美国总统唐纳德 · 特朗普对欧洲出口和北约所持的立场可能是危险的。与此同时,各方对叙利亚动荡的参与加剧了那里的冲突,导致更多移民涌入欧洲。从内部来看,这给欧洲一体化带来压力,并导致人们产生欧盟无力应对移民危机的看法。这一问题在荷兰、法国和英国选举中占据主导地位,并成为德国选举的关键。另外,英国“退欧”意味着欧盟需要密切关注其经济和政治安全危机。


  在这种复杂和不确定的大背景下,企业很难确切地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在此探讨目前欧洲贸易和安全面临的五大威胁。

 

 


  1. 美国:贸易和安全


  在最近的北约和G7峰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强调了他对欧洲个别国家军事联盟贡献率的立场。5月,他在布鲁塞尔痛斥欧洲成员国未能满足必要的财务贡献率,即GDP的2%。虽然通过摄像机可以看到世界领袖们在特朗普发表这场史无前例的演讲时的窃窃私语和苦笑,但事实上,他们中的许多人都非常担心——而且没有哪个比德国更担忧的了。


  特朗普还就德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发表了强硬声明,称其为“可怕的”,并宣称“非常糟糕”的德国人需要被制止。显然,美国退出与德国的双边安排以及与欧盟的多边安排,不仅对德国。而且对整个欧盟和欧洲都会产生严重的经济后果。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德国汽车出口增幅在2016年上升到14.4%的历史最高水平。使用趋势预测(这并不影响美国可能的政策逆转),到2017年年底,德国汽车出口将增至15.1%。


  然而,如果特朗普坚持他的花言巧语,这个数字可能会下降。在价值方面,德国汽车出口美国甚至可能下降5%,损失19亿美元。再加上已经陷入困境的欧盟与美国间贸易(过去5年,年均增长率为3.9%),严重的事态已然形成。


  欧盟贸易下滑不仅会增加越来越多的公众不安,也可能破坏欧洲关键经济体促进地区安全的能力,同时也破坏欧洲与美国之间的政治善意。


  简言之,特朗普的立场是一个悖论。他不能期望欧洲国家在增加对北约财政贡献的同时,却减少与美国的贸易。特朗普犯的错是将贸易、经济和安全视为相互排斥的,与美国的安全利益分离——它们并非如此。


  2. 俄罗斯:欧洲在后苏联国家的影响力下降


  2005,俄罗斯总统普京断言,苏联解体是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这导致许多后苏联国家重新整合政策。俄罗斯的目标是返回“大国”地位,因此试图阻止欧盟和北约的扩张。在过去10年里,俄罗斯外交政策发生了明显的转变,朝着更加自信的方向前进。


  这一点在2008年俄罗斯调停格鲁吉亚亲俄分裂分子和格鲁吉亚军队之间的冲突中得到了明显的体现。冲突只持续了几天,却导致俄罗斯正式承认亲俄罗斯的阿布哈兹地区和南奥塞梯为独立国家,以及俄罗斯在这些地区的永久性军事基地的创建。这是冷战以来俄罗斯第一次向另一个独立国家使用武力,对那些正在考虑加入北约或加强与欧洲关系的后苏联国家释放了一个明确的信号。


  2014,乌克兰革命把该国划分为亲欧洲和亲俄罗斯两派。当示威活动变得暴力时,俄罗斯介入了,并在当年4月吞并了克里米亚。乌克兰的战火仍在顿巴斯熊熊燃烧,停火协议基本失败了。


  对欧洲来说,比较担忧的是俄罗斯具有破坏欧洲东部边界稳定的能力。欧盟对俄罗斯实施了经济制裁,并将制裁期限与完成明斯克协定挂钩(2014年9月各方签署的一项协议)。


  虽然制裁损害了俄罗斯的经济,并可能限制其进一步扩张领土的能力,但它与后苏联国家的贸易实力不容小觑。


  3. 叙利亚:移民与恐怖主义


  2015年11月,法国经历了历史上最致命的恐怖袭击,当时有11名伊斯兰极端分子在巴黎进行了协同袭击。袭击后的调查结果表明,其中至少有6名罪犯是法国公民,全部11人不久前都访问了叙利亚。与叙利亚的直接联系突出了伊斯兰恐怖主义威胁的跨国性质,模糊了外交政策和国内政策的传统区别。


  另外,俄罗斯在冲突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俄罗斯总统普京公开支持叙利亚总统巴沙尔政权,促成了近几年来数百万移民的涌入。从2002年到2015年,俄罗斯出口到叙利亚的商品结构发生了明显变化。2015年,武器和炸药已成为俄罗斯对叙利亚出口的第四大和第五大商品。


  2015年,超过100万难民进入欧洲。这场危机暴露出欧洲国家倾向于根据国家利益而非欧洲利益做出反应。尽管预期未来几个月恐怖势力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将继续失去阵地,但从短期来看,恐怖威胁可能会随着战斗人员回国而增加。


  令人担忧的迹象表明,恐怖威胁已导致一些国家军事战略的转变。例如,法国在全国部署了超过10000的兵力。


  欧洲各国必须继续在安全问题上进行合作,确保反恐战略不只服务于国家利益。鉴于俄罗斯经济复苏和特朗普对北约立场的威胁,欧洲无力进一步裁减其军事力量。


  4. 民粹主义、英国“退欧”和安全真空


  随着欧洲极右翼领导人荷兰基尔特 · 威尔德斯和法国勒庞在最近的选举中被击败,民粹主义的浪潮在欧洲似乎略有减弱。


  然而,这种民粹主义持久遗产将在未来几年继续为欧洲带来风险。民粹主义本身不仅在移民危机中起作用,而且在欧洲和欧盟成员国层面上,都体现了民主合法性的缺失和领导层的真空。


  当然,民粹主义的另一个主要后果是英国“退欧”。短期内,贸易不太可能受到实质性影响,因为英国供应链与欧洲供应链交织在一起。


  不过,欧盟始终是一个政治项目,其目的是通过共同的准则和价值观来防止冲突。风险是,如果欧盟和英国谈判代表之间的浮夸立场继续下去,那么,英国“退欧”谈判将恶化。


  英国首相特蕾莎 · 梅热切地强调,安全是未来谈判关系的一个关键部分。安全是整个欧洲的核心利益,“退欧”并不意味着英国不再有助于欧洲的安全。英国有许多双边和三边安全安排。


  然而,可能改变的是谁在地区安全事务中扮演主要角色。德国越来越认识到自己的领导作用。德国总理默克尔被广泛视为能够承担起这一挑战——她是美国和俄罗斯唯一愿意倾听的人。


  法国和德国将在未来几个月集中讨论欧洲安全政策,比如欧元和移民这样更传统的问题,这一点非常重要。英国“退欧”后,欧洲的安全机制会有所不同,德国在其中的影响力将增强。


  5. 网络安全


  安全和贸易的最终风险,是网络攻击带来的日益严重的威胁。这不一定是内部的或外部的威胁,因为网络安全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持久性问题。打击攻击者往往只会导致死路一条。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2017年5月,全球网络受到蠕虫勒索病毒的攻击。一天内,150个国家和地区的20多万台电脑被蠕虫感染。该蠕虫对用户的文件进行加密,并要求支付300比特币才会解密。蠕虫传播的速度证实了网络攻击的巨大能量。在英国,国家卫生服务计算机被封锁,迫使手术取消。


  企业面临的问题是安全私有化的增加:情报部门无法阻止网络病毒对企业的攻击。因此,企业需要自己来保障自己的安全。本质上,企业必须成为网络安全专家。对大企业而言,提供专门或第三方网络专家是可实现的目标。然而,中小企业特别容易受到威胁。


  (译/李前)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