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豪赌”基础建设

  在2016年的财政预算中,加拿大总理贾斯汀 · 特鲁多(Justin Trudeau)代表的自由党政府宣布了有关未来该国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数千亿加元将投入公路、港口、公共交通、可再生能源和其他行业。这是加拿大多年来首次为刺激经济增长而选择的财政刺激。回顾历史,加拿大政府一贯领导着相当保守的预算计划,与其严格的银行监管一样,这些策略帮助了该国在全球金融危机中毫发无损。
  
  只要大宗商品价格高企(2016年原材料占该国出口的25%以上),加拿大政府一贯的策略就能发挥作用。它与美国的相处也很顺利(2016年有76.2%的出口货物流向了加拿大南部邻国美国)。但近年来这种平衡正在经受挑战:第一,大宗商品价格低迷使得在不增加货物价值的前提下盈利变得困难;第二,唐纳德 · 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后,其意识形态与特鲁多相去甚远。2016年11月,特朗普政府就要求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这一举动意味着加拿大最重要的贸易关系将面临风险。
  
  欧普斯(Opus)国际咨询服务总裁马拉凯特(Malaket)告诉记者:“往积极一面看,加拿大拥有一个市场庞大的富邻居;但往消极一面看,加拿大将面临银行家们所谓的‘集中性风险’。” 因此,特鲁多政府认为,是时候改变了。“与政府援助一样重要的是加拿大中产阶级最需要强劲的经济增长,这就是为什么政府将要在沿海投资新的基础设施建设的原因。” 加拿大联邦政府在2016年财政预算报告中如是说。
  
  加拿大联邦政府和各省达成了双边协议,未来11年,共交付330亿加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其中,将在公共交通领域投入201亿加元、绿色基础设施领域投入92亿加元、社会基础设施领域投入13亿加元、北部和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投入24亿加元。另外,有待进一步详细说明的某些投资将用于“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以改善数据技术,帮助进口商、出口商和运营商简化流程。

 


  
  加拿大基础设施银行
  
  加拿大联邦政府计划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创建基础设施银行(Canada Infrastructure Bank)。据其网站的介绍,该银行的定位是投资“将有助于该国经济长期增长、并为中产阶级创造良好、高薪就业的项目”。到目前为止,只有该银行的主席一职已经公开:新主席已于2017年1月从加拿大皇家银行(RBC)首席行政官和首席财务官的职务退休。
  
  然而,关于该银行的架构和它将提供的投资类型的细节却寥寥无几。 “一旦投入运营,银行将在业务架构上发展自己的组织,并且根据立法将被允许使用广泛的金融工具,如债务和股权投资、贷款担保和其他创新工具。最终具体的金融工具将取决于如何对项目最有帮助。”一位政府发言人说。
  
  加拿大国民似乎不太了解政府的未来计划。“加拿大基础设施银行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谜。”拉威利(Lavery)商业法律集团合伙人、基础设施法律集团联合主席格罗斯(Gross)说。然而,他似乎确信银行缺乏细节是一个好迹象。
  
  “加拿大政府已经明白,派遣那些并不知道基础设施如何市场化运营的部长们去国外吸引投资并不是最好的方式。因此,实际上他们已经亲自‘走出去’寻找一些基础设施领域的高级专家了。我认为,这必然会产生一家不是我们一般理解意义上的银行。一群知识渊博者的聚集,或将开创一种全新的投资方式。”格罗斯分析说。
  
  格罗斯认为,加拿大基础设施银行可以效仿魁北克储蓄投资集团(CDPQ)的模式。该模式创建于1965年,用于管理该省的养老金,目前在全球拥有2865亿加元的资产和投资,年化回报率为10.6%。
  
  外国投资
  
  尽管联邦政府并没有对外公布吸引外资的期望值,但加拿大的基础设施赤字估计在2000亿加元左右。到目前为止,只有350亿加元的公共资金投入使用,意味着其余的将来自国内和国外的私人投资。
  
  加拿大已明确表示对外国资本的热切欢迎,但政府也希望投资国来源多元化。马拉凯特解释称:“我们把这视为一个让美国以外的市场进入加拿大并使后者市场多元化的机会。当然,美国仍将是我们的一个重要贸易伙伴。让我们感到紧迫的是,美国方面目前的言论太多了。只能说如果有关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煽动性言论代表着对话本质、美国方面继续推动双边主义以及某种程度上漠视既定国际商业规则的话,我们别无选择,必须认真考虑其他的机会了。”
  
  “加拿大对多样化的需求并不新鲜,它现在正在寻找替代方案,比如,欲与中国达成自由贸易协定、与欧盟签署了贸易协定(Ceta),正推进与南方共同市场的谈判,以及与南亚和其他市场的合作机会。” 马拉凯特继续说。
  
  虽然拉丁美洲通常是一个投资目的地,而不是外国投资来源地,但欧洲和亚洲是美国对加拿大利益中分得一杯羹的有力竞争者。
  
  格罗斯在工作中发现许多欧洲公司对投资加拿大感兴趣,特别是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在魁北克,我们与法国建筑公司合作,他们积极参与基础设施、可再生能源和生物材料等领域的投资。他们来拜访我们的公司,我们会给他们做关于魁北克市场的一个相关陈述。就连法国著名的那提西银行(Natixis)也来与我们交流,我们共同参与了一个项目。”他说。
  
  格罗斯解释说,这得益于近年来加拿大对投标评估方式的重大变化,另外一部分原因来自世界其他地区建筑行业的腐败丑闻(想想巴西的Odebrecht集团丑闻吧)!
  
  “许多国家的政府都高度关注此事,加拿大政府必须找到更客观的评价标准并创造新的程序,以确保公司的竞争公平、没有任何勾结。” 格罗斯补充说。
  
  过去,像庞巴迪这样的加拿大公司在竞标中占据上风。如今,随着政府调整相关标准,那些满足质量、经验和成本优势的外国投资者获得了竞标机会。“这是加拿大运作方式的一个重大转变。”格罗斯说。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陆兆禧(Lu Shaye)在2017年6月接受加拿大《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采访时表示,由于加拿大基础设施需要漫长的监管过程,中国投资者对此兴趣不大。但他的言论与该行业投资者的经验并不一致。
  
  格罗斯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和亚洲国家投资者对加拿大项目的兴趣,尤其对加拿大北部的采矿项目。格罗斯说,他正在与4家亚洲银行以及1家大型亚洲投资基金合作。目前,由于大宗商品价格正在回升,他们正在积极寻找投资项目。“在魁北克,我们有一个‘北方计划(Le Plan Nord)’,原本预计会吸引大量矿业投资,但现实情况是那些被开采的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要在这个行业赚钱就更难了。但据我们了解,加拿大北部各种不同的采矿作业都有巨大的开发潜力。我们的一位客户正积极为一个项目寻求35亿加元的资金支持,这个项目包括在魁北克最北端建造一个巨大的港口。”他说。
  
  种种迹象表明,加拿大的矿业时代正在改写。2017年6月,蒙特利尔的奥斯克(Osisko)公司签署了一份11.3亿加元的收购协议,从美国Orion Mine Finance集团收购钻石和金银资产,此举被定义为一次转型性交易。奥斯克首席执行官肖恩 · 罗森表示,该公司3年来一直在等待破产。
  
  “ 采矿业在前进。问题是,真正的资本何时会涌入?” 格罗斯反问。
  
  (译/王素)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