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优先”阴影之上幽灵现身

文/东艳


  2018年年初,中美贸易摩擦再次升级。1年前上任伊始的美国特朗普政府就带给了世界不确定性,中美经贸关系乌云遮日。尽管1年间中国与美方历经数次磋商,中国做出切实的努力来力求拨云见日,但这些举措并没有改变美国政府对于中美经贸关系的认知。时至今日,美国发动“贸易战”的信号已更加清晰,中美贸易之间正在经历从贸易摩擦进入贸易冲突的关键阶段。




  
  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新表现
  
  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除了继续使用传统的反倾销、反补贴等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外,还采取了一些新的方式。首先,在知识产权领域的贸易保护主义升级。过去10年间,中国出口时常遭受美国以保护知识产权为借口的“337调查”的侵扰,2017年8月,特朗普签署了行政令,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针对中国的“知识产权、技术转让和创新政策”展开“301条款调查”,301条款调查涉及的行业覆盖面比 “337调查”更广泛。其次,美国在中国“入世”15年过渡期结束后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在针对中国的反倾销和反补贴等保护主义调查措施上继续使用替代国的原则。再次,美国指责中国的国有企业垄断资源,外资面临不公平竞争,美国对限制中国国企进行跨国经营设置障碍。最后,美国对于来自于中国企业的投资设置新的保护主义屏障。通过更严格的国家安全审查政策,修改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授权法,加强CFIUS审查外资投资权力。2018年1月,中国蚂蚁金融服务集团与美国科技公司速汇金的合并计划被迫取消,华为手机与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的合作受挫,这一系列事件表明,美国监管机构对于中国企业对美投资与并购的国家安全审查将越来越严格。
  
  中美贸易摩擦具有长期性和复杂性
  
  一种观点认为特朗普激进的贸易政策是应对选举而为的。通过对特朗普及其贸易团队主要成员过去数年间发表的书籍和演说分析可以看出,特朗普以美国优先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是长期形成的,而非仅仅是应对竞选的短期之举,这一政策基于美国近10年来在经济全球化发展过程中内部不平等加剧的现实而形成。在全球化中,美国从总体上取得了不少收益,但是在美国内部分配出了大问题,美国的金融、高技术和信息业等产业在全球化扩张中取得巨大的收益,而在传统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产业就业的工人则面临失业的压力。美国自身收入分配机制、教育制度等方面的政策缺失导致受冲击行业的工人没有得到合理的救济或补偿,社会各阶层贫富差距扩大。美国错误的将这些问题归咎为全球化带来的效应,将本该通过国内收入分配机制来调节的问题转向通过发动贸易战,破坏现有国际贸易秩序来进行国际调节。在此背景下,中美贸易摩擦具有长期性和复杂性。
  
  中国应对贸易摩擦的组合拳
  
  中国应加强自身改革开放和对外政策协调并举,通过政府、行业协会与企业的三方合作来应对应对贸易摩擦的压力。
  
  政府发挥重要的导向作用。重视特朗普的利益诉求,采取更加精准的应对措施。在2017年,中国通过“百日计划”、2535亿大单等方式,为推动中美贸易良性发展采取了积极的行动。这些努力在短期内具有一定缓冲作用。在未来的双边协调中,中国需要重视美国基于商业利益来谋划经贸政策的视角,关注美国商界对于中国的利益诉求方面,如减少准入限制、提高外商投资相关法律和法规的透明度、减少对中国国有企业的支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以及对违反知识产权的行为进行更严厉的处罚等。中国应通过自身的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来应对国际竞争新趋势。以自身的改革开放为基础,完善市场经济运行机制,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增加开放度和透明度;通过产业转移,开拓国际市场,继续大幅度提升本国产品的竞争力,注重创新发展,促进中国由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转变;进一步提升中国市场的开放度,构建良好的市场环境;继续推进世界贸易组织、G20和APEC等多边机制和国际经济治理平台的建设,呼吁各国协同遵守现有的国际规则,保护中国企业合法权利,反对利用国内法来解决贸易争端,保证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利益。
  
  加强行业协会的作用。在20世纪60年代开始的美日贸易摩擦中,日本行业协会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日本的行业协会作为企业的代表,通过政府发起行业诉讼,并加强公关化解贸易摩擦。中国也应该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等组织的作用,加强组织协调,反映行业企业的共同诉求,共同应对贸易摩擦。
  
  中国企业在对美国投资的进程中,需要全面了解美国相关法律制度,了解美国对外商投资包括对敏感行业实施进入管制的一般性限制措施以及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国家安全审查机制的法律规定和具体案例;对市场环境进行深入的前期研究,避免风险,了解美国市场对中国投资的潜在需求,充分利用美国地方政府和企业促进就业、增长、驱动创新、吸纳风险资本的利益诉求,实现利益共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美国市场对专利、商业秘密、版权等知识产权领域的保护非常重视,中国需要规避相关风险,循序渐进;企业要着力培育国际竞争新优势,促进创新成为中国经贸发展的新驱动力。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所)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