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港:“埋起来”,成功了

文/本刊记者 王素


  谈起中澳自由贸易协定生效以来,中国在澳大利亚最著名的一笔大型投资项目,不得不说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投公司”)竞投成功的墨尔本港。这个轰动海内外的竞投项目当时被媒体赋予了特殊的意义。在此之前的一个月,中国的另一家国字头公司竞投澳大利亚的最大电网被拒。成功“买下”墨尔本港,用中投公司公关外事部总监刘芳玉的说法,是中投以国际财团的方式把自己“埋起来”,最后成功了,这也给中国投资者竞购澳大利亚之后的公共设施项目提供了一个可以借鉴的例子。



   
  最繁忙的墨尔本港收入囊中
  
  中投公司成立于2007年,是一家著名的国有主权财富基金公司。其自身品牌信誉可靠,资金规模庞大。据刘芳玉提供的数据,中投公司当前的总资产额达9000亿美元,海外资产总额大约占据总资产额的1/3,接近2500亿美元。其中,约1050亿美元资产投资了美国,占42%;约85亿美元投资了澳大利亚,占3%。刘芳玉表示,虽然从总额上看,中投对澳大利亚投资金额比不上美国,但其在美国没有“所谓有象征意义的投资项目”,而澳大利亚却恰恰相反。
  
  在澳大利亚,中投的资产覆盖了房地产、基础设施和矿产等多元化领域,其中最有名气的是投资综合性铁路运输商阿夏诺集团和港口运营商墨尔本港口,两个项目均采用了国际财团的参与方式。
  
  2016年9月19日,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政府正式宣布,同意将澳大利亚最繁忙的墨尔本港的50年租赁权以约合97亿澳元(约73亿美元)出售给一个包括中投公司在内的国际财团。
  
  墨尔本港在澳大利亚的地位十分重要,它是澳大利亚最大集装箱和汽车运输港,中国的东风牌汽车正是在这个港口装箱。对澳大利亚政府而言,这是一个高品质的核心基础设施,非常敏感。要将其收入囊中,需要通过澳大利亚监管机构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和澳大利亚公平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CCC)的严格审批。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负责审核外国投资的机构正是以上两个机构,ACCC负责判定投资行为是否构成垄断,FIRB则看投资行为是否威胁国家安全。目前,黄灯通常来自FIRB。
  
  墨尔本港投资成功之后,澳大利亚驻华大使曾对此曾这样评价:“投资方是否拥有市场良好的口碑,当地民众的认可度以及与监管机构的事先沟通,是中投公司项目成功获批的一个重要保障。”
  
  为什么中投公司能成功?
  
  2017年最后一个月,在中国国际商会举办的澳大利亚投资风险及新机遇研讨会上,在向在场数百位中资企业分享中投公司澳大利亚投资经验时,刘芳玉表示,除了中投“国字号”的软实力,成功的关键在于采用了一种达成交易的重要方式——参与国际财团。
  
  良好的市场口碑是前提
  
  先来看中投是如何赢得良好的市场口碑的。刘芳玉认为,企业的口碑是长期积累的结果,不是一次一笔的交易而来。作为一家国有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成立10年间一直坚持对外长期投资、财务投资和少数股权投资。按照被投资国的监管要求,一般对外股权投资占股不超过10%,对澳大利亚投资股权不超过20%。
  
  “中国企业要以专业、透明、合规和负责的投资行为,树立企业良好的国际市场形象和口碑,这是投资的前提。” 刘芳玉强调。
  
  除了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关注当地的社情民意也值得重视。澳大利亚民众和媒体对当地政府政策和行为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很多项目很可能由于民众的激烈反对被搁浅或拒绝。一个被市场认可的良好企业形象,能影响到政府和监管部门的信任度,这正是在澳大利亚开展实体投资的重要前提。
  
  与监管机构互相沟通是基础
  
  澳大利亚政府的外资审核政策正在改变,明确表示欢迎和鼓励那些专业、透明、市场认可度高和监管审批记录良好的外国投资者投资。因此,充分了解投资目的国外国资产投资的审查制度,是投资成功的基础。
  
  据刘芳玉介绍,中投在开展墨尔本港项目过程中,意识到其非常敏感的属性,自始至终一直跟澳大利亚驻华使馆保持沟通,同时也跟墨尔本港所在的维多利亚州政府保持密切和充分的联络,以此使维多利亚政府了解中投在交易中的困难,也使中方知晓澳方的疑惑和意见。像这样在交易之前就把可能出现的分歧消化,实际监管机构审批时,就能比较顺利地就拿到审批。
  
  中投公司政治地位很高,相对比较容易地跟澳大利亚的政要保持联系,一些高级官员只要来华进行双边访问,也会与中投进行沟通交流。刘芳玉坦言,这为顺利开展投资打了基础。
  
  不做唯一的收购商是关键
  
  之所以墨尔本港的交易具有借鉴意义,最为关键的因素是中投公司选择了与投资目的国当地企业合作。这就传达了一个更加明确的信息:澳大利亚的大型公共设施项目欢迎中方入资,但中方若要完全控股,极有可能导致竞购失败;而参与国际财团,优化交易结构,则可皆大欢喜。
  
  这还得从澳大利亚是最早、也是全球唯一追求“竞争中立”原则的国家分析起。
  
  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王宏淼的研究,澳洲政府在1993年进行了国有企业改革,但因国有企业在成本、定价等方面的优势,公司化改革成效并不显著。为了转变扭曲的市场,澳大利亚政府提出了“竞争中立”原则。《联邦竞争中立政策声明》明确规定,“竞争中立”是指政府的商业活动不得因其国有性质而享有高于私营部门的净竞争优势。为此,澳大利亚还制定了一些具体的“竞争中立”判断标准:公司化、税收中立、借贷中立、政策中立和投资回报率等。
  
  澳大利亚政府不仅对本国国企竞投采取“竞争中立”原则,对外来国有性质的投资者更是十分警惕。它们担忧国有性质投资具有战略性质,这就导致了如刘芳玉所言的结果:澳大利亚政府在FIRB审查时,会把中国国企视为“一家人”和关联方,持股比例按一家来计算。这对国企竞投是一种巨大的限制,很有可能一项从经济利益考虑的并购会被视为“威胁国家利益”。
  
  另外,近两年,从投资资产额和FIRB项目申报数来看,中国是澳大利亚投资第一大国,也难免会导致澳大利亚对中国投资持以更加谨慎的态度。
  
  回过头再来看墨尔本港项目交易的精彩之处,其巧妙的智慧就更能有所体会。根据墨尔本港项目并购结果,中投公司与众多西方基金公司组成财团参与竞标获胜,其中中投公司在墨尔本港所占的股比为1/5,即20%,而剩余的80%属于澳大利亚主权财富基金——未来基金(Future Fund)、加拿大安大略省市政雇员退休金计划(OMERS)、昆士兰州政府投资工具QIC、总部设在纽约的GIS、美国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计划以及韩国养老基金NTS。这也就意味着,墨尔本港的控制权依旧主要掌握在澳洲政府的手中。
  
  “在墨尔本港的这两笔交易中,中投没有冲在第一线,不做唯一的收购商,而是借助于国际财团,分散投资人的股比结构,实际上就降低了当地监管机构对中国国有企业的担忧,保证投资能够顺利地进行。” 刘芳玉意味深长地总结道。
  
  随着2014年澳大利亚推出的庞大千亿(澳元)国资私有化计划逐步落地,借鉴中投的经验和智慧,中国企业无疑将会赢得更多成功“买入澳洲”的机会。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