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来断交吧!

  那只是2017年6月初的一个普通星期一,卡塔尔收到的消息很快引起了全国恐慌:4位阿拉伯邻居——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巴林和埃及,与这个油气资源丰富的小国断交。
  
  这意味着卡塔尔与4国的所有交通联系都被切断,包括该国与沙特阿拉伯接壤的唯一陆上通道,以及卡塔尔航空的所有空域。4国给卡塔尔公民留出14天时间离境,并敦促本国公民撤离卡塔尔。
  
  社交媒体很快就充斥了焦虑的卡塔尔人搬空当地超市货架的视频,他们担心食物和水储备会耗尽。当时,没有人能想象,卡塔尔——这个230万人口高度依赖粮食进口的国家,能够承受如此决绝的被孤立。
  
  但7个月后,在GTR付印之时,卡塔尔人已经清醒地意识到了一个不同的现实。这一切都始于那个6月初的普通星期一,卡塔尔的新常态到来了。
  
  当然,空荡荡的超市货架很快被填满。卡塔尔迅速采取行动,从土耳其、伊朗等国家获得了粮食和水,以避免可能出现的短缺。一则趣闻是,卡塔尔商人计划用60架航班进口4000头荷斯坦奶牛,以保障未来的牛奶供应。
  
  不过,外交危机并没有消失。沙特主导的集团继续指责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卡塔尔则坚持否认这一指控,各方调解工作陷入僵局。
  
  与此同时,卡塔尔人正被迫适应新的环境。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
  
  卡塔尔很快就察觉到了外交孤立的后果。
  
  抵制几乎立即导致评级机构降级,惠誉、穆迪和标准普尔都将卡塔尔的国家前景从稳定下调为负面。
  
  2017年6月,包括巴克莱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和劳埃德银行集团在内的英国一些银行均表示,已经停止交易卡塔尔里亚尔。随后,卡塔尔股市下跌10%。根据卡塔尔国家发展计划和统计部的数据,从5月到6月底,多哈哈马德国际机场的进出客运量下降了32%。
  
  9月中旬,穆迪发布报告称,外国投资者的负面情绪增加了卡塔尔的融资成本,导致大量资本外流,规模约300亿美元。
  
  卡塔尔贸易也立即感受到了萧条(见图)。6月,卡塔尔进口额环比下降至少38%,同比2016年6月下降了40%。当时,贸易急剧下降被认为是卡塔尔经济受到抵制威胁的一个显著标志。
  
  然而,数月后,禁运对这个小国的影响正在消退。卡塔尔,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2016年,卡塔尔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29726美元),到目前为止仍能抵御外交风暴。
  
  “6月进口额下降是巨大的,但之后,它迅速恢复增加。10月,卡塔尔进口额同比实现增长。”国际咨询机构IHS Markit中东分析师弗朗西斯科(Francisco )说。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卡塔尔出口额在整个年中继续增长,几乎没有受到断交危机的影响。事实上,此次断交风波似乎成了卡塔尔国家石油公司宣布增产的好时机,它将使天然气产量提高30%,从现在的7700万吨/年增加到1亿吨/年。
  
  弗朗西斯科指出,卡塔尔实际上并不十分依赖地区贸易。2017年第一季度,卡塔尔对4个抵制国的出口额仅占其总出口额的10%;而其主要出口目的地——日本、韩国、印度、中国和新加坡的占比超过了卡塔尔出口总额的65%。
  
  外交危机前,卡塔尔前五大进口伙伴是美国、中国、阿联酋、德国和日本。虽然阿联酋也在其中,但根据国际咨询机构IHS Markit的统计,2017年第一季度,自4个抵制国家的进口额仅占卡塔尔进口总额的16.4%。
  
  当然,贸易数字受到了抵制的影响:到2017年第三季度,卡塔尔对沙特主导的抵制联盟出口额下降到3.7%,进口额降至3.6%。阿联酋不再是卡塔尔最大的进口伙伴之一。
  
  与此同时,卡塔尔设法弥补了与其他地区的贸易。它很快就找到了进口食品的替代来源地,同时也加强了国内食品加工。卡塔尔准备在2022年举办世界杯,组织者坚称他们已经找到了相关建筑项目材料的备用供应商,原有计划不会受到影响。
  
  “卡塔尔的好处在于它的真正灵活性——它不是完全孤立的,而是还有其他贸易伙伴。” 弗朗西斯科说。
  
  作为卡塔尔其中一个贸易伙伴,印度悄悄地取代了阿联酋,成为卡塔尔五大进口伙伴之一。美国也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据IHS Markit的数据,2017年10月,卡塔尔进口激增主要来自美国,前一个月暴增265%。
  
  其他国家也同样支持卡塔尔。根据土耳其爱琴海出口商联盟(AEU)公布的统计数据,在外交封锁的前4个月,土耳其对卡塔尔出口额增长了90%。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禁运也使海合会(GCC)的最大竞争对手伊朗受益。根据伊朗海关总署的官方数据,在抵制后的几个月里,伊朗对卡塔尔的出口额增长了约60%。
  
  在金融方面,卡塔尔也经受住了禁运的最坏后果——尽管代价很高。
  
  根据IMF在2017年10月发布的一份报告,通过卡塔尔央行注入流动性和增加公共部门存款,迄今为止,断交风波对卡塔尔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影响已经得到缓解。该报告还强调,卡塔尔银行正“积极专注于争取更多的长期经营资金”。
  
  “在金融稳定性方面,卡塔尔是强大的。”多哈银行首席执行官拉加万 · 西莎拉蔓(Raghavan Seetharaman)告诉GTR,“除了食品价格上涨,其他的都尽在掌握。国际社会正逐步认识到,卡塔尔是一个有弹性的经济体。”



  
  可怕的货运封锁噩梦
  
  不管卡塔尔的恢复能力如何厉害,那些在当地做生意的人仍然面临着一个特别的压力:货物运输难题。
  
  沙特阿拉伯是卡塔尔陆路唯一的入境国,更重要的是,阿联酋港口在从卡塔尔出发的航线上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比如,阿联酋富查伊拉港是中东地区最主要的加油港口之一,原来与卡塔尔有贸易往来的船只为了获取燃料,已被迫改变了自己的航向。
  
  外交争端似乎是卡塔尔其他邻近港口抓住市场份额的好机会:卡塔尔大部分供应补给现在正通过阿曼港口重新恢复运输,该国在这场外交危机中一直保持中立。
  
  2017年8月,卡塔尔航运集团(Navigation)表示,将区域转运中心从迪拜转移到阿曼苏哈尔港。马士基航运公司也对这场封锁冲突迅速做出反应:为多哈哈马德港到阿曼塞拉莱港的航线提供为期10天的集装箱船运输服务。
  
  卡塔尔也已采取措施帮助航运公司规避封锁。2017年9月,卡塔尔开通了新的深海港口哈马德港,允许大型集装箱船直接前往卡塔尔,而不是先在阿联酋停靠,然后再将货物转移到较小的船只上。
  
  尽管做出了种种努力,但将货物顺利运到卡塔尔,无疑仍比较困难。
  
  对于相关贸易企业来说,这种破坏性是非常真实的。虽然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巴林和埃及没有对卡塔尔实施贸易全面禁令,但对货物、资金和人员流动的限制,使得履行合同义务变得极为困难。
  
  “如果这是新常态,那么,它是站不住脚的。”贝克 · 麦肯齐律师事务所阿布扎比业务负责人博雷斯 · 达奇弗(Borys Dackiw)对GTR说。在2017年夏天的前两三个月,企业专注成本或重新谈判条款。它们允许一些延误,并承认事件发生了重大变化。但现在,它们意识到这是一个长期的局面,不得不考虑重新适应它。
  
  达奇弗解释说,这要看合同条款重新谈判的可能性,并评估交易对手违约风险及运输的额外费用,比如保险等。
  
  而达奇弗尚未看到有关危机的违约索赔,这可能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他预计,索赔很快就会爆发,特别是在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上。
  
  毫无疑问,如果外交危机风波久而未决,对整个区域可能产生更广泛的后果。IMF警告说,尽管到目前为止,断交危机对该地区经济增长的影响有限,但它“可能削弱中期增长前景”,“造成更广泛的信心丧失,减少投资并增加融资成本”。这不仅发生在卡塔尔,还可能扩大到海合会其他地区。IMF还表示,长期的裂痕将拖累海湾地区合作的进程。
  
  (译/李前)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