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息吧,海合会!

  2017年12月真是一个失败的月份!在科威特首都科威特城召开的海合会第三十八届峰会计划为期两天,仅仅几个小时后就结束了,显示了一个并不友好的开端:大多数成员国不愿意派遣国家元首参加,而在会议的第一天早晨,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宣布两国已经结成了一个新的经济和军事伙伴关系,与海合会区别开来。
  
  这一切都源于卡塔尔危机。2017年6月,海合会6个成员国中的3个——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巴林,指责成员国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随后对其进行了联合抵制。
  
  卡塔尔和其他海湾国家之间的裂痕,开创了席卷全球的地缘政治瓦解浪潮的新篇章。这不仅仅是政治问题,其复杂的环境也影响了该地区的企业和金融机构,特别是涉及跨境贸易和投资机构。
  
  “总的来说,我们看到了一个更不可预测的政治环境。”中东和北非风险控制高级顾问埃里森·伍德(Allison Wood)解释道。
  
  中东和非洲的首席分析师托比约恩·索尔维特(Torbjorn Soltvedt)对此表示同意:海湾地区的政治格局正在“变得更加支离破碎”,令企业难以驾驭。



   
  走向海湾联盟失败?
  
  毫无疑问,自1981年海合会成立以来,自由贸易倡导者对其报以巨大希望。
  
  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区域性组织:受欧盟启发,海合会成立了。它代表了除伊拉克以外阿拉伯所有海湾国家政府间联盟的共同经济、战略和安全利益。
  
  近40年后,海合会取得了一些成功:2015年,6个成员国实现了关税同盟,取消关税,并对该地区的进口商品实施统一的5%关税。公民也有跨越国界自由行动和在其他海合会国家就业的权利。
  
  伍德解释说,海合会还发挥了协调机构的作用。例如,其下的海湾中央药物登记委员会提供了一个集中登记程序和医药产品审批机构。
  
  2015年石油危机后,海合会作为一个协调机构的作用发挥得更有效力。成员国间在实施增值税和重新审查补贴等问题上有了更多合作。
  
  但海合会从来都不是欧盟。其发展成一个成熟单一市场的愿望失败了,建立联合导弹防御系统的努力也失败了。它过去曾试图统一货币,也未能成功。
  
  6年前,当沙特提议将海合会转变为“海湾联盟”时,这似乎是一个海湾国家统一的自然高潮。阿拉伯监测机构的首席经济学家弗洛伦萨(Florence)称,这种野心现在已经消失了。
  
  “海合会是一个正在发展中的实体,但它并不是一个完全的实体:它没有一个强大的经济联盟,没有建立统一的货币,也没有一个共同的地缘战略外交政策。所以,最初海合会是什么?答案是,它希望能有所成就。它创建了关税同盟,创造了劳动力自由流动,拥有一些有价值的经济特征。但是,无论好坏,海合会都远未接近欧盟。” 弗洛伦萨说。
  
  如果说海合会已经处于崩溃边缘,卡塔尔危机似乎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专家们表示该组织实际上已经死亡。2017年6月,海合会3个国家联合埃及关闭了与卡塔尔的所有交通联系,包括该国与沙特阿拉伯的唯一陆地边界,以及所有卡塔尔飞机的领空。4国要求卡塔尔公民14天内离开4国领地,并敦促在卡塔尔的本国公民回国。
  
  建立新联盟
  
  卡塔尔争端爆发近1年后,应该受影响的国家实际上并没有受到影响——这或许是海合会影响有限的一种体现。危机之前,这4个抵制国家只占卡塔尔总出口的10%,占其总进口的16%。那些通过4国建立供应链的卡塔尔公司现在已经找到了新的开展业务的方式——利用海合会以外的贸易伙伴。
  
  伍德说:“目前的情况是,卡塔尔正在寻求新的经济伙伴关系。土耳其可能是最明显的一个,另一个是伊朗。卡塔尔将越来越多地寻求与亚洲建立联系,因为后者一直是液化天然气的巨大市场。”
  
  与此同时,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正在寻求更紧密的合作。由于联合抵制卡塔尔,这可能是两国试图取得进展的“最自然时期”,索尔维特称之为“试探性的新联盟”。
  
  “就目前而言,两国已经讨论了这个新联盟——包括军事、政治和经济方面更紧密的合作,但并没有提供真正具体的动作。静观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的关系能否取得更大的进展,将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也许在某种扩大的联盟中,还会涉及巴林。” 索尔维特说。
  
  增值税的实施可能是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向前迈进的一个标志。它的引入被视为海合会作为联盟发展的重大举措。2015年12月,所有6国都同意以5%的共同税率引入税收。
  
  2018年1月,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已在当地法规中实施了增值税。据伍德说,卡塔尔的危机可能给了其他国家“一个拖延的借口”。
  
  同时,索尔维特认为,实施增值税是“沙特阿拉伯—阿联酋”进程中的一个明显迹象。“两国最高领导层有着密切的个人关系,这本身可能给两国联盟提供更多可信度。增值税和加大力度对付伊朗可能是两国取得某些实质性进展的领域。”索尔维特补充道。然而,他指出仍有充分理由对一个新出现的联盟持怀疑态度。过去,区域一体化已被证明很困难,即使是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也很难在大多数问题上达成一致。
  
  阿曼的继承人挑战
  
  另一项在该地区重新引起注意的动态是阿曼的局势。到目前为止,该国没有偏袒任何一方,与西方盟国和包括伊朗在内的其他中东国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与此同时,对卡塔尔的抵制也使其受益匪浅,因为卡塔尔的大部分供应链如今都改道阿曼的港口。
  
  阿曼的稳定中立在很大程度上与该国领导人关系密切。首相卡布斯·本·赛义德统治阿曼不少于46年。现在他的健康状况正在下降,意味着该国的中立性处于危险之中,尚不清楚继任者是谁。
  
  伍德说:“人们担心阿曼因为压力,会更多地投入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的怀抱。”
  
  阿曼首相的病不是什么新消息。2014年,其国内和国际新闻机构就已经开始报道首相正在遭受晚期癌症的折磨。伍德表示,与4年前相比,这个问题变得“更令人担忧”。
  
  “每个人都知道,继任者不确定将会导致商业环境中的某种不确定性。”伍德说:“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的合作日益增多,两国反伊朗言论越来越多。二者与卡塔尔的争端、与也门的战争,以及阿曼的财政问题,我认为这些问题汇聚在一起,会破坏该地区的稳定。”
  
  下一个团结大考验
  
  尽管有人预测卡塔尔将被逐出海合会,但这似乎越来越不可能。伍德认为,从技术和法律上讲,把卡塔尔踢出海合会是相当困难的。她预计,至少有一段时间海合会还将继续存在,只是它已经是一个失效的机构。与此同时,即便争端马上得到解决,相关国家也不太可能回到旧的贸易路线了。
  
  索尔维特对此表示赞同。“也许将卡塔尔踢出海合会或解散海合会之前,更自然的动作是展示新联盟,以作为海合会的可行替代方案。”他建议密切关注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采取的任何具体行动。
  
  “最重要的声誉影响。过去几十年里,世界把海合会看作是一个稳定的岛屿,一个政治和谐的目的地。现在其形象已经改变了。”弗洛伦萨补充说。
  
  虽然海湾合作委员会的未来可能不会像40年前那样明朗,但仍有一些人希望成员国可以为它注入新活力。2018年3月,有报道称,海合会计划成立一家包括卡塔尔在内的有6个成员国的公司,这一合作意向很可能成为该地区下一个有关团结的重大考验。
  
  (译/王素)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