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掀起“绿色革命”

  冰冷的大风刮过巴塔哥尼亚平原,猛烈的阳光照射在干旱的西北省份,再加上湍急的河流和绵延天际的大豆种植田地,可以肯定地说,阿根廷有丰富的可再生能源资源。但与邻国不同的是,它还没有充分利用这些资源:目前,该国仅有不到2%的电力来自风能、太阳能、水电和生物质能,而整个拉丁美洲地区为53%。
  
  到了要改变的时候了!多亏了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政府实施的一系列改革,阿根廷新兴的绿色能源产业为投资者打开了大门。



   
  “新规”开启电力行业
  
  2015,阿根廷政府颁布了一项“新规”,确定到2025年,可再生能源在国内能源结构中的比例达到20%。紧接着推出的是RenovAr可再生能源拍卖计划,它见证了定期公开招标的过程。不同的企业提出它们的投资项目以及愿意向电力批发市场管理机构(CAMESA)出售发电容量的价格。
  
  此项计划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拍卖的第一阶段,有600兆瓦来自风电,300兆瓦来自太阳能发电,6兆瓦来自生物质发电,15兆瓦来自沼气发电,另有20兆瓦小水电装机容量。不过,在投标报价达到庞大的6346兆瓦后,太阳能发电量增加到了400兆瓦。第一轮签订长期购电协议(PPAs)的是法国可再生能源公司Total Eren和美国泛美能源公司(PAE)的子公司Parque Eólico。
  
  随后的拍卖回合也受到了类似的热烈欢迎。总的来说,RenovAr计划提供了3367兆瓦的能源交易量,获得了18875兆瓦的投标量。
  
  “我们相信,RenovAr拍卖计划对阿根廷政府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成就。收到的报价超出了最初的预期,系统成本也有下降的趋势。”西班牙对外银行(BBVA)能源项目融资执行主管鲁本·卡斯特里洛说。
  
  不过,他强调,大部分发电容量被授予了当地开发商。价格下跌到现在,许多国际公司被拒之门外,如西班牙能源公司AccoNa和意大利可再生能源开发公司EGP。投资者现在担心,价格已经降到如此之低,以至于中标的项目可能在经济上是不可行的。
  
  令人担忧的是,很多在前两轮赢得发电项目的公司仍在寻找融资。阿根廷圣达菲省能源部秘书长尼卡·盖茨对当地媒体上说:“项目有延误,并未按合同约定的从2018年开始运作。胡胡伊省要建的项目2019年才能上线。”
  
  改革铺平了道路
  
  受到RenovAr可再生能源计划的鼓舞,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宣布2017年为“可再生能源年”,并在18个省发布了147个可再生能源项目。
  
  2017年8月,阿根廷联邦政府公共财政部通过了一项决议,使项目落地变得更加容易。该决议免除了可再生能源设备和零部件的增值税,从而以这种方式降低项目前期成本。此外,新的市场规则被引入,允许大型电力用户通过私人供应合同直接满足可再生能源合约。
  
  所有这些激励措施,都将有助于阿根廷在更坚实的基础上重建经济、降低成本及为未来发展基础设施。
  
  阿根廷可再生能源副国务卿塞巴斯蒂安在一份声明中说:“可再生能源每增加1000兆瓦,国家每年可节省3亿美元的液态燃料。”
  
  胜利者与失败者
  
  在阿根廷北部,对可再生能源的驱动已经具备乘数效应。阿根廷光照最充足的一些省份同时也有丰富的锂资源——用于制造风力涡轮机和光伏电池板的动力电池,锂电池制造项目正在以前开采矿产仅用于出口的地方兴起。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对推动绿色能源感到高兴。阿根廷法律公司Alfaro Abogados合伙人卡洛斯·阿尔法罗(Carlos Alfaro)说:“这其中包括一些石油和天然气丰富的省份,还有一些主产黄金、银、铜和锂等矿产资源的地区。”
  
  JLT信用、政治和安全风险高级副总裁科里纳·莫纳汉(Corina Monaghan)补充道:“某些投资者的机会可以被其他人感知,比如当地企业,因为这会对它们的现有业务造成潜在的威胁。”她指出,某些省份的发声团体“不满意其所在省份从能源角度考虑的方向”,结果是“寻找减缓进程的方法”,阻碍了投资项目的推进。
  
  莫纳汉补充道:“我们所经历的是非常微妙的政治风险。它拖延了投资项目,减缓了客户的操作进度。”现在越来越多的客户希望借助保险来覆盖阿根廷的风险。
  
  “它们非常看重保险,这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出于自身风险管理或缓解问题的目的,二是放款人要求它们这样做。更确切地说,相比欧洲,银行更加关注阿根廷的信贷风险。”
  
  投资者的信心
  
  总体来说,投资者对阿根廷的情绪用“参差不齐”来描述最为恰当。尽管它在2016年强势重返资本市场,但最近一批来自阿根廷公司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表现得略微低迷。
  
  2018年2月,机场运营商Corporación America Airports(CAAP)将其IPO的预期价格区间从19~23美元下调至17~19美元。类似的事件也发生在阿根廷发电公司Central Puerto,其纽约首次公开发行价也低于指导价。
  
  也就是说,电力部门似乎正在受到青睐:美国商业新闻2017年电力调查报告显示,10%的受访者认为阿根廷是拉丁美洲最具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而在前1年的调查中,这一比例几乎为零。
  
  “可再生能源发展是推动政府进行基础设施投资的第一大动力。”国际金融公司(IFC)“南锥体”地区基础设施负责人胡安·佩雷拉斯(Juan Payeras)认为,鉴于阿根廷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按常理来说,可再生能源领域将吸引大量关注。他相信,国际和阿根廷国内对可再生能源运作的成功将有助于其在其他领域取得成功。
  
  阿根廷政府正在考虑实施下一步的收费公路PPP计划,第一轮寻求约60亿美元的总投资。佩雷拉斯说:“可再生能源的初步成功,将有助于增强投资者对其他领域的信心。”
  
  “朝星星开枪”
  
  到2025年,阿根廷可再生能源比例能达到20%吗?“在我看来,这无异于朝星星开枪。”阿尔法罗说:“阿根廷政府想激励人们,但认为到2025年年底新能源比例达到20%,也许过于乐观了。毫无疑问,阿根廷可能需要更多外国投资,尤其是采矿业。”
  
  尽管阿根廷已经有了一个强有力的开端,但它远没有成为拉丁美洲最大的可再生能源市场。更重要的是,它必须与该区域评级更高的邻国竞争外国资金。自前总统米歇尔·巴切莱特重新掌权以来,智利一直在推行积极的能源转型,在实现2050年能源目标的路上稳步前进——从国内可再生能源中获得70%的电力,并且投资者来自世界各地。与此同时,墨西哥即将开启其第四次长期电力拍卖。其目标是到2021年,清洁能源发电量达到38太千瓦时(TWh)。
  
  另外,基础设施瓶颈也是一个主要问题。阿根廷政府已经削减了在可再生能源生产能力上的投资速度,因为未来3年内,它需要新建5000公里的输电线路。
  
  不过,随着金融机构逐渐提供更丰富的服务、政府的市场友好改革及不断下降的可再生能源价格,阿根廷能源部门的转型变得越来越有可能。
  
  “对投资者来说,今天的阿根廷值得下赌注。当你看到这个国家政治动荡的历史时,脑中就会发出危险的警告。但现在,我们第一次有了一个不是阿根廷传统政党执掌的政府。它不是一个破坏者。”阿尔法罗说。
  
  这个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它已踏上与拉丁美洲可再生能源革命同行的轨道。
  
  (译/李前)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