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局势动荡,重塑商机

  随着非洲政治繁忙期的尘埃落定,人们有理由更加乐观。
  
  投资者欢呼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在南非执政党选举中获胜。自他2018年2月宣誓就任南非新总统以来,南非货币兰特兑美元汇率创下3年新高。
  
  津巴布韦前总统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离开了政治权利中心,他是非洲大陆最后的所谓“大人物”之一;紧随其后的是非洲第二任期最长的安哥拉总统若泽·爱德华多·多斯桑托斯(Jose Eduardo dos Santos)。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实现了和平过渡,总统任期届满后离开,被认为是好兆头。



   
  政治变化带来新机会
  
  对于投资者来说,非洲政治变化带来了新的机遇。例如,在津巴布韦,财政和经济规划部长帕特里克·奇纳马萨(Patrick Chinamasa)已经宣布,2018年计划增加基础设施支出,因为该国政府的主要目标是振兴经济。非洲开发银行(AfDB)估计该国未建基础设施投资达到300亿美元。
  
  迄今为止,资金主要来自中国和印度。除了其他协议,两国还同意为津巴布韦机场建设和发电厂升级分别提供2.13亿美元、3.1亿美元的资金。
  
  政治上的积极变化,加上令人鼓舞的全球经济背景,预计2018年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经济增长将达到3.4%。布鲁金斯学会指出,相比2000~2014年“非洲崛起”的全盛时期,在未来5年内,该地区一半的经济体将出现类似或更高的经济增长水平。
  
  “一般来说,经济增长与机遇并存的格局对非洲来说是正能量。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进入经济发展的快车道,即使仍在慢车道的国家,也开始加速。大家对此都感到非常兴奋。”非洲专业情报公司EXX执行董事罗伯特·贝塞林(Robert Besseling)说。
  
  2018年2月,国际矿业大会在开普敦举行。会上,投资者情绪高昂,包括德比尔斯公司和南非贵金属公司Sibanye-Stillwater的首席执行官,都对南非和津巴布韦的政治变化满怀热情。据报道,安哥拉新总统若昂·洛伦索在会上做出巨大的努力来吸引投资者。这与该国政府先前不太欢迎投资者的做法大相径庭。
  
  不过,和以往一样,并非所有的非洲国家都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
  
  唯有分歧不变
  
  中部非洲是世界上两位任期最长总统的故乡——赤道几内亚总统特奥多罗·奥比昂(Teodoro Obiang)和喀麦隆总统保罗·比亚(Paul Biya)。贝塞林指出,在出口商继续与低价格斗争的情况下,该地区仍然处在“崩溃的通道”中。2018年,这一次区域的平均经济增长率将不到整个非洲大陆的一半。
  
  贝塞林解释说:“这些中非国家一直无法适应油价的波动,在过去几年里,由于政府财政收入降低,它们受到了剧烈的冲击,不得不与债务偿还和公共支出做斗争。”
  
  此外,随着该地区领导人加强对权力的控制,政治变革的希望微乎其微。
  
  南非风险管理公司Signal Risk主管罗纳克·格帕达斯(Ronak Gopaldas)说:“我们看到非洲各地的政治趋势在不断分化。”除了陷入困境的中非地区之外,他还观察到了3个主要的地区分化苗头。
  
  首先是西非。尽管长期存在政治动荡的传统,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该地区在政治方面取得了良好进展。
  
  “2015年,尼日利亚和加纳实现了和平的权力交接。甚至一些遭战争蹂躏或危机摧残的国家,如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都以和平的方式向反对党移交了权力。”格帕达斯说。
  
  其次是南部非洲。现在该地区已经出现了改革的趋势,自由党重塑自己,得到了选民的反馈。格帕达斯说:“在津巴布韦、南非、博茨瓦纳和安哥拉,执政党正在倾听选民和年轻民众的呼声。”
  
  最后是东非。不过,该地区的情况有所不同。格帕达斯说:“东非现在正经历独裁统治的崛起。”
  
  对投资者来说,这些分歧意味着风险的变化。“规划视野不同,风险事件不同。像乌干达这样的国家,那里有大量的继任问号,这引起了一些关注。”格帕达斯说。
  
  东非项目风险
  
  随着东非基础设施的蓬勃发展,公路、港口和能源建设项目持续推进,政治环境的任何变化都可能对投资产生严重的影响。
  
  “跨境项目将取决于地区政府之间更密切、更有效的合作,从而提高政治风险脆弱性。增加对本地区的关注将为投资者围绕第三方管理带来一系列的信誉风险,而土地和社区问题需要投资者尽早参与,以避免发生任何重大的业务影响。”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东非风险控制高级合伙人丹尼尔·希尔(Daniel Heal)说。
  
  虽然肯尼亚在2018年恢复政治稳定预示着投资需求的释放,但这位高级合伙人指出,坦桑尼亚不可预测的决策,将继续为国际和地区投资者带来重大的监管风险。“坦桑尼亚总统约翰·马古富力(John Magufuli)对权力的控制正在收紧,他的独裁风格和不稳定的立法方法将进一步损害投资者的信心。”
  
  持续的不确定性
  
  即使在政治前景稍微乐观的地区,也应谨慎行事。
  
  “2018年,南部非洲市场将继续被政治领导层的不确定性左右。2017年津巴布韦和安哥拉的政治过渡、2018年莫桑比克的选举,以及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ANC)中的党派之争,再次提醒该地区的企业必须清楚地认识到这种不确定性对其造成的影响。”另一位南部非洲风险控制高级合作人乔治·尼科尔斯(George Nicholls)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说。
  
  “投资者的观点是,非洲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办法,因为每个国家的政治背景都大不相同。在整个区域,我们看到积极趋势的出现,但最终需要在评估项目或贸易方式上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再考虑到全球‘贸易战’的不确定性,这需要更加谨慎。”格帕达斯提醒说。
  
  在特别动荡的全球局势下,对许多投资者来说,迅速发展的非洲政治格局所引发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是其他地方也会发生的事,甚至非洲比这些地方还要好一些。
  
  “政治风险现在不再仅仅是新兴市场的现象,全球几乎都处在同一水平线上。” 格帕达斯说。
  
  事实上,牛津分析和法律公司Willis Towers Watson最近的一项研究——《领先企业如何管理当今的政治风险?》表明,当谈到政治风险时,正是美国引领着世界。
  
  当南非喜剧演员特雷弗·诺亚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行为比作非洲独裁者时,可能是在开玩笑,但他的观点至少私下得到了几位分析家的分享。其中一条评论是:“你能想象特朗普打电话给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并告诉他自己出格了吗?”
  
  “从非洲的角度来看,人们承认这里有挑战,但也有机遇。世界其他地方,到处都有问题,不再有安全的避风港。”格帕达斯说,“在上涨的浪潮中,所有的船只都被取消了。如果你看一下2017年非洲在欧洲债券中的表现,会发现金融市场几乎摆脱了政治风险。”
  
  不过,格帕达斯警告说,这是在一个非常支持全球经济的背景下进行的。这被他称之为“金发经济(Goldilocks economy)”。“天气不太热,也不太冷,所以它对新兴市场有利。现在,如果潮流转向,那么,那些政治动荡和经济不佳状况并存的国家将非常坚定地走上‘火线’。”
  
  正确的风险
  
  然而,就目前而言,非洲的机会似乎超过了选举和继任带来的不确定性。在一份2018年的市场洞察中,保险公司BPL Global董事总经理阿斯皮纳尔(Aspinall)强调,非洲国家继续代表着该公司最大的地区性风险敞口,目前约占投资组合的18.8%。“这表明,在经济困难并常常伴随政治动荡的市场中,保险公司普遍青睐结构良好的交易。”她说。
  
  随着非洲政治格局继续经历复杂的转变,该地区一些经济体的政治风险评分将得到改善,而另一些会出现恶化。政治变化推动了经济增长和机会的涌现。
  
  “曾经处在慢车道的国家开始提速。另有一些国家,如津巴布韦,已经完全驶离了故障车道。”贝塞林说。
  
  随着世界经济目前以10年来最快的速度增长,非洲继续崛起。而其最大的经济体(尼日利亚、埃及、南非和安哥拉)的政治风险环境也在改善,出口和基础设施项目的前景看起来一片光明。
  
  (译/李前)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