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美国进出口银行,别无他选吗?

  自2015年起,3年来,美国进出口银行在华盛顿举行的年度会议一直围绕着一个中心议题展开:进出口银行无力支持企业1000万美元以上的贷款。
  
  根据最近的数据,美国进出口银行积压了近420亿美元的贷款申请——电力领域210亿美元,油气领域140亿美元,包括飞机在内的运输领域36亿美元,基础设施项目20亿美元,以及包括卫星在内的技术领域13亿美元。
  
  美国参议院的不作为严重影响了美国进出口银行的批贷能力。美国国会规定,1000万美元以上的贷款需要美国进出口银行5名董事中的3名成员确认。2018年4月底,美国总统特朗普任命曾担任驻亚洲、欧洲、中东和工业竞争力副贸易代表杰弗里·格里什(Jeffrey Gerrish)为进出口银行的代理总裁和董事长。1年前,特朗普已经提名了4位董事,并在当年12月得到了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批准,但仍有待参议院全体委员会最终确认,而目前投票日期迟迟未定。
  
  尽管美国企业继续向政府施压,要求恢复进出口银行的全面放贷权,但大型企业和中型企业不得不寻求其他的融资解决方案——结果喜忧参半。



   
  航空例外
  
  主张关闭美国进出口银行的支持者认为,该银行是“大公司福利输送”工具,并辩称该行的服务应由商业市场提供。尽管在航空金融领域全球信贷机构仍占据绝对主导地位,但美国近期的举措表明,商业操作的空间可能更大。
  
  美国进出口银行部分瘫痪后不久,波音公司联手美国全球保险经纪和风险管理公司马什(Marsh)诞生了飞机金融保险联盟(AFIC),为需要购买飞机的航空公司提供保险解决方案。AFIC于2017年6月正式启动,截至2017年年底,成功完成了对16架波音飞机的融资,为4家不同航空公司和1家租赁公司融资总额达约15亿美元。截至目前,AFIC已被授权进行了17次飞机融资,并正在竞标另外50次融资机会。
  
  AFIC交易和业务开发主管、美国进出口银行资深人士罗伯特·莫林(Robert Morin)向GTR表示:“就市场接受度而言,AFIC发展速度比预想的要快出一两年。”
  
  由于AFIC金融产品的效果良好,其他飞机制造商(包括那些获得出口信贷机构支持的制造商)都与莫林接洽,希望自己的融资渠道多样化。出于对共同创始人的忠诚,目前AFIC只与波音公司的客户合作,但是中期扩大客户的可能性已提上日程。
  
  AFIC的成功部分归功于灵活性:2017年,其签署的16笔交易中,有13笔是美元,3笔是欧元;其中一些是固定利率,另一些是浮动利率。迄今为止,AFIC的任务包括将融资整合到法国和意大利的租赁结构中。
  
  此外,AFIC还提出与日本期权租赁(JOLCO)合作,日本投资者持有飞机12年的期限,此后航空公司有权购买。同时,AFIC与4家保险公司(安联、轴心、松波和菲德里斯)合作,融资方包括约20家商业银行和少数机构投资者。
  
  AFIC成功的另一个因素是2011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对航空业的协议提高了风险敞口费用,从而增加了出口信贷机构为信誉好的航空公司融资的成本。现如今,出口信贷机构未必是最便宜的融资选择。事实上,2017年,AFIC在一项航空交易中与意大利出口信用保险公司(Sace)竞争并获胜——尽管莫林不愿意透露该航空公司的名字。
  
  私有市场融资工具的积极反应,也与航空业异常活跃的环境有很大关系。莫林解释说:“目前,飞机融资正经历一段前所未有的流动性和竞争期。不只玩家数量,还包括产品类型:几乎每个月都会有一个租赁平台诞生。”
  
  近期公告显示,2017年年底中国工商银行租赁有限公司成立,以及欧洲宇航防务集团收购总部位于都柏林的安塞特航空公司(AWAS),使其成为全球十大飞机租赁商。
  
  飞机融资对出口信贷机构的需求,与基础市场的周期性有关。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最严重时,私人玩家对市场融资失去了兴趣,美国进出口银行出手相助,支持了逾1/3的波音飞机交付。
  
  “这种周期性意味着,美国进出口银行和其他航空出口信贷机构总会有需求。在鼎盛时期,全球30%~35%的飞机得到过出口信贷机构的支持;像现在这样流动性充沛时期,出口信贷机构的支持要低得多,只有5%~10%。这是周期性市场的典型动态。”摩根大通出口信贷飞机金融全球主管约翰·米金(John Meakin)表示,“如果当前的商业流动性来源缩减,肯定是需要美国进出口银行的。”
  
  很幸运的是,在美国进出口银行被冻结时,波音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空中客车由于涉嫌一些合规性问题的调查,也无法获得出口信贷机构的支持。过去几年,二者在公平的环境竞争。但如今,空中客车已与欧洲出口信贷机构达成协议,后者将恢复其出口信贷支持,这给波音带来更多压力。
  
  海外出口信贷机构在行动
  
  2017年,土耳其航空公司和汉莎航空公司的合资企业SunExpress获得了首笔由意大利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担保的波音飞机融资,完成了一笔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交易。这笔交易价值高达1亿美元,提供3架新的波音737-800飞机融资。显然这不是意大利出口信贷机构为波音公司的客户提供的最后一笔交易:2017年,两家公司签署了一项协议,意大利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将考虑每年为购买波音飞机的第三方提供与预期金额相符的信用额度。
  
  以上例子很好地说明了像波音公司这样的大型制造商,以及通用电气等其他公司,是如何利用它们在全球的供应链,从其他国家获取出口支持的。
  
  “当美国进出口银行不可用时,我们看到了供应链中的其他合作伙伴,我们问这些出口信贷机构:‘你们能不能为了支持本国的零部件供应商,从而对商用飞机提供融资?’他们表示:‘绝对可以。’”迈尔斯教授解释说,波音公司正在与包括意大利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和英国出口融资机构(UKEF)在内的多个出口信贷机构合作,为2018年的进一步交易做准备。
  
  事实上,2018年早些时候,UKEF向挪威航空公司提供了两架787-9飞机的出口贷款,理由是这两架飞机采用了英国制造的罗尔斯·罗伊斯发动机,满足了出口信贷机构 20%的当地比例要求。
  
  意大利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尤其积极利用美国进出口银行被冻结的时机,帮助意大利出口商获得市场份额。除了与波音公司和通用电气公司签署重要协议外,它还计划继续扩大与美国企业的合作。
  
  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意大利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的一名代表告诉GTR:“我们在国际玩家和买家中的影响可能会进一步扩大。我们启动了‘推动战略(Push Strategy)’。通过这一新的商业计划,一些特定的外国买家将获得优惠的信贷额度,用以购买意大利的商品和服务。到2020年,将有45亿欧元被分配给此计划, 这是意大利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为支持高潜力市场和行业中意大利企业的渗透力和竞争力,采取的越来越积极主动的措施之一。”
  
  在美国,各行各业的大型企业都在考虑采用海外出口信贷替代方案。如果需要的话,它们愿意改变供应链。桥梁建筑公司Acrow bridge的首席执行官比尔·基林(Bill Killeen)表示:“出口信贷机构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因此,我们观察加拿大出口发展公司(EDC,加拿大的出口信贷机构)是否能帮助我们。我们也和意大利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在谈判。如果需要以某种方式为这些国家的产品增加价值,我们会这么做。”
  
  虽然外国出口信贷机构提供的支持并不足以取代美国进出口银行,但后者重新开始正常工作后,可能面临更严酷的竞争:当它还在游说政府时,其他外国机构正在创新。此外,考虑到美国政治辩论的激烈程度,那些成功实现了融资多样化的企业可能不愿在未来完全依赖美国进出口银行。
  
  不过,并不是每个企业都能有机会接触外国出口信贷机构。对于美国中型企业来说,替代进出口银行将是一场艰苦的战斗。
  
  没有真正的替代方案
  
  在波音公司业务中,还有一部分业务受美国进出口银行的支持尤其不足。“在商业卫星方面,美国进出口银行一直是主要参与者。现如今,我们所处的位置非常不利。事实上,我们有大约70亿美元的商业卫星交易,客户表示:‘如果没有进出口银行的支持,甚至不被允许投标事务。’因此,进出口银行将继续影响我们,并成为必须解决的长期竞争劣势。”梅尔斯说。
  
  波音卫星公司近日输给了加拿大的一家竞争对手,后者得到加拿大出口发展公司的支持,尽管该公司的生产设施位于加州。梅尔斯回忆道:“我们有机会去竞标那笔交易,但美国进出口银行不支持。”
  
  摩根大通出口融资董事总经理、全球基础设施主管克拉克·斯坦费尔(Clarine Stenfert)表示,虽然飞机和其他制造商已设法利用在其他国家生产获得海外出口信贷机构的支持,但在卫星领域,事情不那么容易。
  
  航空业很幸运,在无法获得美国进出口银行支持时,市场流动性出现周期性增长;而卫星行业不得不应对相互矛盾的情况。美国轨道交通公司ATK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戴维·汤普森(David Thompson)在2018年美国进出口银行大会上表示,美国进出口银行的缺席,加上新型商业卫星需求的周期性下滑,对美国制造商造成了极大的损害。
  
  “过去3年,美国平均每年损失大约4个卫星机会。” 汤普森告诉听众,“每次我们失去一颗卫星,有时还会用火箭将其送入国际竞争对手的太空,意味着损失2亿~2.5亿美元。”
  
  美国的商业银行一直不愿意在没有获得出口信贷机构支持的情况下提供出口融资。煤炭物流公司Xcoal的首席执行官厄尼·思拉舍尔(Ernie Thrasher)也分享了他尝试寻找商业融资的经验。
  
  “大多数美国银行不愿参与巨额贸易融资。而且,由于美国进出口银行是美国贸易融资的唯一机构,如果将它关闭了,意味着美国没有一家银行支持贸易融资了。” 思拉舍尔说。
  
  除了卫星部门,航空业其他任何部门都没有私人保险可供选择。即便有,在银行业看来,也没有什么能替代进出口银行的支助。
  
  “美国进出口银行一直以来都是重要的,如果它开放了,还会继续发挥作用。” 斯坦费尔补充道。
  
  除了进出口银行可以提高美国出口竞争力外,似乎别无他选。即便是那些已经找到解决方案的美国企业,也希望进出口银行合法性的政治僵局很快找到解决办法。
  
  (译/王素)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