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不太平:贸易还是好事吗?

  保险公司安卓(Atradius)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由于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亚太地区45%的出口商预计收入将下降10%~20%。与此同时,美联储的加息预期将导致借贷成本上升。技术投资的压力持续增加,营造了不确定性的普遍氛围。
  
  不过,受商 品价格和消费反弹的鼓舞,全球贸易继续强劲增长。当前,亚洲出口处在一个复杂的时刻,它是贸易和贸易紧张局势的核心。就亚洲出口相关问题,芬巴尔·伯明翰(Finbarr Bermingham)采访了以下4位人士。



   
  何墨池:中欧贸易和投资不平衡对“一带一路”构成风险
  
  GTR:在中国的欧洲出口商,对中美之间及美国与欧盟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有何反应?
  
  何墨池:在如今全球化经济中,对如此广泛的产品征收关税无疑会影响在中国经营的许多企业。我们仍在收集来自成员的反馈,所以还不能确定有多少企业会受到影响,以及影响程度如何。
  
  我们认为,贸易摩擦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最好通过双边对话来解决。如果未能奏效,则可借助世界贸易组织的多边机制来解决。然而,对于在中国经营的欧洲企业来说,担忧司空见惯。重要的是,中国及其国际贸易伙伴仍有时间团结起来打破这一僵局。
  
  GTR:身处中国的欧洲企业对“一带一路”倡议感到兴奋吗?从这个方案中可以得到什么好处?
  
  何墨池:我们相信,“一带一路”倡议的成功将主要取决于开放市场、平衡贸易、透明度及互惠互利。
  
  亚洲和世界其他地区都非常需要健全的基础设施,同时改善连通性能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所以,这样的做法符合“一带一路”所有参与者的利益。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从一个宏伟的愿景走向经过深思熟虑的行动计划,我们期望看到透明的公共采购过程。它将允许欧洲和中国企业,尤其是私营企业,在公平的环境中进行竞争。若不这样做,可能会导致资金浪费和项目失败。
  
  目前,中国和欧洲之间贸易和投资的不平衡也对“一带一路”的可持续性构成了风险。欧洲每天从中国购买10亿欧元的商品,而中国只从欧洲购买一半的商品。2016年,中国在欧洲的投资额比欧洲企业在中国的投资额高4倍。“一带一路”的未来,取决于贸易和投资在两个方向上均等流动,这将要求中国开放其市场。
  
  克里斯多夫:这就是亚洲故事
  
  GTR:托克一直是亚洲债券市场的常客,我们看到,2017年也进行了一些金融产品的创新。亚洲的银行更倾向于探索新的融资工具吗?
  
  克里斯多夫:我们战略的一部分是跨越不同的地域、期限和工具,以多样化我们的资金来源。我们的成功与不断获得的流动性有关,而与普遍的经济周期无关。亚洲的观念很好地理解了贸易,它是该地区许多国家DNA的一部分。
  
  我们相信,亚洲的银行(尤其是新加坡和日本的银行)在提供金融产品方面非常成熟。长期以来,贸易融资一直是一种金融产品,但它们已经在全球资本市场及其他领域开发了专业的金融工具。如果你看我们在2017年11月推出的存货证券化方案,会发现,大多数参与者是亚洲的银行。
  
  这似乎是一件新奇的事情,因为5年前或10年前,它可能被美国和欧洲银行控制。因此,亚洲的银行已经形成了一种心态,即投入时间和精力去寻找复杂问题的答案,以及遵循它们在创新交易中的长期合作伙伴。
  
  GTR:在亚洲,我们看到出现了许多新玩家,它们在贸易和商品市场提供贷款。这是你在亚洲看到的情况吗?
  
  克里斯多夫:我们确实注意到了这一领域,特别是金融平台,它们为市场提供了额外的流动性。作为最大的商品贸易商之一,我们经常接触新玩家,并乐于与它们展开讨论。但我们也需要警惕这些金融新玩家带来的破坏性。我们试着了解这些新公司正在做什么,并通过向它们提供应收账款来测试一些平台。
  
  破坏无处不在——世上没有神牛。这远不是欧盟和美国已经建立的市场,但一旦在那里建立,它将在亚洲发扬光大。这就是亚洲的故事,它一直能够很好地调整在其他地方开发的创新产品。当他们看到某些东西运转良好时,便会很快跟进。一旦开发阶段得到验证,亚洲将大规模地进行扩张并取得成功。
  
  拉斯奎纳:“贸易是好事”共识受到挑战
  
  GTR:印度出口商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什么?
  
  拉斯奎纳:也许最大的挑战是全球心态的改变。从亚当·斯密时代开始,经济学家和不情愿的政客们达成了普遍共识:贸易是好事。自由贸易中会有失败者和赢家,但是失败者的数量和失业的数量远远低于赢家和就业岗位的数量。
  
  多年来,这一直在上演,我们形成了多边贸易体制,以使这一共识生效。过去几年,多边共识放缓了。我们可能已经到达了富裕国家愿意让步的上线,它们想保护自己的生活方式,但这是一种可行的僵局。
  
  美国新总统上任后发生的事情表明,这种共识的基础正在受到挑战。令我惊讶的是,这不仅仅是一个政治挑战——我能理解,政治家们在选举和保持选民的幸福感方面有一定的必要性,但经济共识的墙似乎也出现了一些裂缝。最终的结果是,在过去几年中,人们不必为了“好”来保护贸易,而现在人们似乎不得不为它辩护。
  
  GTR:这是如何渗入印度贸易的?
  
  拉斯奎纳:我敢说,这并没有真正影响到印度出口商。坦白说,我们不是这项活动的直接目标,而更大的是附带损害。
  
  但我们自己也面临着挑战,其中之一就是经济增长放缓。如果你看出口收入弹性,它一直是正和博弈,直到金融危机的出现。在此之前,贸易增速快于GDP的增速,但在金融危机期间,这一趋势发生逆转。过去几年,贸易增速已经有所提高,但并没有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
  
  2017~2018年,印度出口增长近10%。其中一些是物价上涨的影响,但并非全部。这毫无疑问是积极的表现。在不太积极的方面,印度出口优质石油产品,因此油价上涨有助于我们的出口。但由于我们是原油净进口国,这意味着进口同样也会增加。
  
  维杰:有些企业受到严重冲击
  
  GTR:你们在这么多不同的市场采购和出口,遇到主要的挑战是什么?
  
  维杰:交易者坐在第三方国家的舒服日子已经不复存在了。过去,坐在欧洲的交易员是全球贸易的操控大师。而现在,你不能再那样做了,你需要在现场并尽可能多地接触市场。
  
  信息方面,你在一个非常公平的环境中参与竞争。例如,美国的农民现在可以直接向印度的买主出售产品。同样,缅甸的农民也可以直接把产品卖给美国。连通性是如此的强大,你必须增加价值,不能再坐在那里做一个中间人了。
  
  此外,由于进入壁垒低,农民在出售产品时有了更多的选择。我们必须与新的和不太成熟的参与者竞争。
  
  GTR:商品市场受到地缘政治的摆布,高粱和大豆等农作物在贸易冲突中成了目标。这影响你做生意了吗?
  
  维杰:这是我们必须要掌握的趋势。我们没有大量涉及中国和美国业务,但我知道其他企业的中美业务量占比较大,并因此受到了严重冲击。几周前,从美国驶向中国的五六艘大豆船舶不得不掉头回去。我们几乎无能为力去影响政府的决策——这些问题比我们所处的市场要大得多。
  
  也就是说,我们的责任是加强风险管理和搜集市场情报。即使是豆类产业,市场也存在很大的波动风险,因为最大的进口国印度决定缩小进口量。它们通过设置进口壁垒和征收高额进口关税来做到这一点。这会影响货运船只在海面上的航行。
  
  我们曾试图提出一些措施,这些措施不会对发货产生影响,但目前情况并非如此。最重要的是,如果货物已经在航了,就应该免税。对进口壁垒或提高进口关税做出的任何改变,不应影响已经行驶在海上的货物。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