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农业:辽阔的技术前沿

  澳大利亚是一个气候极端的国家。在所有大陆板块中,只有南极洲的降雨量较少。不过,如果你去昆士兰北部凯恩斯市附近的贝伦登克尔,每年平均会经历7950毫米的降雨量——这几乎是英国最潮湿的地区威尔士克利布科奇山脊的两倍。
  
  根据澳大利亚气象局的统计,澳大利亚的气温从中部沙漠地区的40℃高点跨越到东南部较高海拔地区的零度以下。这个国家几乎经历了世界其他地方发现的所有气候条件,并具备自身一些独有的气候特点。
  
  也许,你会认为这是一个很难耕种的地方。然而,牛肉、小麦和棉花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出口商品类别。澳大利亚肉类在亚太地区的餐馆中价格非常可观。澳大利亚农民吃苦耐劳且具备创新精神,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澳大利亚正在成为全球农业技术中心,而到目前为止,农业技术一直由美国主导。
  
  “澳大利亚拥有如此广阔的生长环境,使之成为发展农业解决方案的最佳场所。如果农业技术在这里有用,那么它将适用于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澳大利亚毕马威农业和市场负责人本·范德尔登(Ben van Delden)说。
  
  毕马威估计,到2022年,农业从私营部门获得的全球机会将达到1890亿美元。除此之外,农业将成为澳大利亚“2030年下一个1000亿美元的产业”。
  
  “在过去的3年里,我们看到了小型创业公司的崛起。它们为市场带来了更灵活、更实惠的技术。但这些技术仍然处在边缘。“范德尔登告诉GTR。
  
  迄今为止,澳大利亚的很多创新都是在政府的支持下进行的,主要通过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但是越来越多的创新型公司在私营部门兴起。像SproutX、Cultiv8和Rocketseeder这样的农业技术加速器正在探索农民和生产者提高产量和信用的方法。所有这些都使得供应链源头的那些人更容易获得贷款、保险和其他金融产品。



   
  跳出火坑
  
  一些最有趣的发展来自农场本身。詹姆斯·沃克(James Walker)是昆士兰朗里奇的第五代农民。他经营着自己的卡姆登公园农场,农场面积约2万英亩(约8094万平方米,足够1.5万个足球场),距离布里斯班1117公里。农场的大部分土地用于放牧绵羊和牛,但他还建造了一个太阳能农场和精品生态旅游家园。
  
  沃克多样化的努力为他赢得了荣誉。但事实上他必须这么做,因为自2014年开始,澳大利亚出现了历史上最严重的旱灾。“自从我来这里以来,我们已经不得不四次停工。零生产、零收入,我们必须把所有的库存都扔掉。”他通过卡姆登公园农场的电话告诉GTR(或者他称之为“在火中”)。
  
  不过,也许最耀眼的额外项目是沃克创办的Agrihive公司,该公司随后推出了Farmecco——一种高科技解决方案。Farmecco是一个基于云计算的应用程序,允许农民上传经营信息,并在1个小时内出具详细的财务报告。“作为提高财务素养的一种方式,它把生产指标与财务指标结合起来。” 沃克说。
  
  该解决方案为农民提高他们的业绩、现金流提供了真实的场景,并设置了关键的经营指标。Farmecco操作和输出都很简单,出具的信息结果却非常详细。农民可以把这些报告交给他们的会计师或银行家,作为财务健康的证据。
  
  “这是上市的金融产品。但我们也有一些见解,如果产量提高了,你就有了季节内的杠杆。你可以根据存货价值的提高而引来贷款。你也可以与加工商或最终用户沟通供应量,据此他们就可以给你一个远期价格。这将降低农场的信贷风险,并向农民提供更好的金融产品。”沃克说。
  
  也许最重要的是,它可以帮助农民提高财务灵活性,使他们能够更好地应对干旱期——这在朗格里奇和澳大利亚其他地区是不幸的必然。沃克自己应对旱季的经历与其他人在生意上产生了共鸣。他说:“在一些情况下,科学在农业中的表现是惊人的。”
  
  目前,该公司正在与BDO、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等机构合作,前者正在为全国范围内的农业客户提供解决方案。“它们需要更好的工具来把客户的情况传达给金融家。”沃克说。
  
  世界是你的牡蛎
  
  其他解决方案正在寻找预测恶劣天气的方法,这样的恶劣天气可能会对农民的产量造成不利影响。罗斯·哈维(Ros Harvey)拥有在联合国、世界银行和塔斯马尼亚政府工作的背景。但是过去6年来,她一直关注技术,以及如何利用数据分析和感测技术来改进企业的决策。
  
  2014年,哈维创办了Yield——一家利用物联网(IoT)技术帮助食品生产者增加产量和减少食品价值链风险的农业科技企业。“到2050年,世界需要食物供应量再增长60%。我们希望在不以未来为代价的情况下迎接这一挑战”——这是Yield的使命宣言。
  
  哈维在塔斯马尼亚试验了这项技术,与牡蛎养殖户和地方政府合作,试图减轻太平洋牡蛎死亡综合征(POMS)的影响,这种病毒在2017年消灭了该州70%的牡蛎产量。
  
  该技术使用机器学习和传感器技术向牡蛎种植者提供实时环境数据,以便他们能够基于超本地数据做出更快的决策。它的盐度测量允许种植者识别潜在的污染风险,而水温表允许他们评估POMS的风险。通过预测当地的天气预报,它允许这些种植者保护他们的农作物和设备。
  
  “因为牡蛎是滤食动物,所以它们会从土壤中积累污染物。这是一个监管问题:食品安全监管机构利用最近的气象站的降雨作为其代替。那个气象站距离约100公里。我们将实时深度和温度传感器放入牡蛎饮用的这种水中。” 哈维解释说。
  
  现在,Yield与博世(Bosch)、微软(Microsoft)合作的这项技术已经适应了农业。它们的微气候传感系统提供农场层面的实时数据,覆盖3000公顷,并提供14个变量的读数,包括温度、风、湿度和相对湿度等。
  
  “我们降低了成本,比如灌溉、喷洒和施肥。我们进行产量预测:如果你知道自己的作物何时能准备好输出,那么,所有周边物流都会把它纳入调度设备和远期合同。我们防范巨灾风险,比如霜冻或火灾。我们可以处理食品安全、环境基准等合规监控问题。”哈维说。
  
  “很多葡萄酒行业都依赖于合同种植。”毕马威的范德尔登(Van Delden)说:“在澳大利亚,丛林火灾风险比较突出,对葡萄质量产生最大影响的因素之一就是烟雾污染。如果你购买的是合同种植的葡萄,你怎么知道火灾发生3天后,当风向改变、烟雾从大海被吹回葡萄园,它们是否受到影响?而传感器的部署实际上可以给保证产品质量带来更多的信心,并帮助种植者优化供应链规划、赢得更好的定价以及做出原产地承诺。”
  
  区块链技术成功实践
  
  也许,在澳大利亚农业场景中最引人注目的公司是由艾玛·威斯顿(Emma Weston)创立的AgriDigital。该公司是澳大利亚农业技术领域的先驱者之一,它利用区块链技术进行了一系列成功的试点。
  
  该公司的成立意在“改造你买卖和储存粮食的方式”。它已经开始使用区块链技术作为管理整个农产品过程的方式,并且目前正在准备推出一个商业区块链平台,称为Geora。
  
  “我们认为,在商品和供应链金融领域,企业之间存在着明显的鸿沟。企业无法走出概念阶段的证明,进入生产环境。这是一座难以跨越的桥。每个人都相信这项技术,但仍然难以实施。”威斯顿告诉GTR。
  
  Geora将提供一个预先构建的包含“开箱即用的智能合同集(out-of-box)”的链式系统,这个基础结构已经启动并被管理,其治理被设置为供应链之间的商业交互。它将允许生产者、买家、银行、保险公司和整个农产品生态系统使用法定货币或数字资产进行商品贸易和融资。其中一个明显的优点是,这意味着这些公司不必自己研发技术。
  
  该系统的3个用例是:交易和支付安全、网络和市场效率、来源和供应链保证。威斯顿希望2019年将Geora商业化,公司目前正试图提供连接Geora和物质世界的桥接解决方案。



   
  倒在了商业化阶段
  
  这是农业技术的一个领域,一直吸引着澳大利亚的贸易融资银行的极大兴趣。2017年,AgriDigital与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进行了一次成功的实践。它们完成了连锁超市的库存融资交易,从而为农民提供了实时支付服务。这次尝试测试了基于区块链的解决方案是否能够通过自动结算促进商品交易。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是首批实施区块链交易的银行之一,其在2016年与富国银行(Wells Fargo)合作,为从美国出口到中国的棉花提供资金支持。最近,一批杏仁从澳大利亚出口到德国,使用了CBA内部实验室建立的基于区块链的贸易平台。
  
  在这种情况下,交易与贸易并行,贸易金融文件随后被数字化。这表明,银行可能正在超越传统金融业务,利用区块链技术,更深入地与客户进行供应链合作。
  
  这既是进攻,也是防御:银行看到了赚更多钱的机会,但同样担心,如果它们仅是基本的放款人,那么会被“破坏者”剥夺中介角色(即“金融脱媒”)。
  
  “混乱即将到来,这就是银行不得不‘进攻’的原因:支付系统和贷款俱乐部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了。所以,银行建立了真正能与这些后来者竞争的支付系统。为此,它们不得不承担费用上的损失,但通过这种方式获得了更多的市场份额。”美国农业和食品技术在线投资平台AgFunder的创始人迈克尔·迪安(Michael Dean)告诉GTR。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之外,迪安说话带有澳大利亚口音。美国在几年前占据了澳大利亚农业市场70%以上的份额,现在仅仅超过50%。像Produce Pay和Traive Finance这样的公司——分别来自墨西哥和巴西,都在使用先进技术向本国种植者输送资金,这引起了迪安的注意。他也看到了美国国内市场的潜力。
  
  “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已经提出了一些惊人的技术和研究。在从技术研究走向商业化的过程中,澳大利亚倒在了商业化阶段。我们没有早期企业的基础资金水平。有大量资金用于研究阶段和成长阶段,而它们之间的阶段——早期种子阶段,A轮融资资金非常有限。事实上,可以说几乎没有。澳大利亚农业技术难以商业化,不是缺乏创新,而是缺乏资金。” 迪安说。
  
  最终,所有这些人都是在一个仍然被列为世界上数字化水平最落后的领域之一进行创新的:农业。
  
  (本文内容仅代表GTR视角和观点。译/李前)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