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火药桶”正在降火

  巴基斯坦、卢旺达和黎巴嫩有何共同之处?过去1年,这3个国家的地缘政治风险水平均有明显下降,各种投资机会显现。趋势分析(Trendline Analytics)公司创始人伊丽莎白·斯蒂芬斯将对这3个国家的政治风险进行评估。



   
  黎巴嫩:在挑战中赢取进步
  
  事实证明,对一个缺乏有效政府、邻国叙利亚内战肆虐的国家来说,黎巴嫩过去7年的坚韧表现令人震惊。这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
  
  过去1年,随着叙利亚冲突强度减弱以及该国大约100万叙利亚难民返回家园,黎巴嫩地缘政治风险有所下降。在叙利亚和黎巴嫩2017年联合军事行动清除了阿萨尔镇附近长期藏匿的武装分子后,黎巴嫩贝卡谷地的风险已经降低。
  
  得益于与叙利亚边界的距离较远以及沿海城市繁荣,黎巴嫩西部仍然是该国风险最低的地区,但即使在那里,经济停滞压力也日益明显。
  
  黎巴嫩的经济急需改革。世界银行将该国2018年的增长预期减半至1%,预计该国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仍将“不可持续”。
  
  支持叙利亚难民已经造成了该国的经济和社会负担加重,拖累了经济增长。
  
  黎巴嫩享有的经济稳定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它强健的银行业。该国银行业资产占GDP的350%,并获得大量汇款和外国直接投资(分别占GDP的16%和5%)的支持,以用来填补经常帐户赤字。
  
  尽管发生了战争,但黎巴嫩对叙利亚的出口仍在继续,预计在2019年实现增长。
  
  在此背景下,2018年5月举行的9年来首次选举并组建新政府对该国具有非凡意义。
  
  政治角力随着投票而展开。黎巴嫩什叶派政党真主党保留了议会中的12个席位,并与其盟友一起在议会128个席位中获得了超过议会半数席位的“微弱多数”。
  
  尽管逊尼派政党失去了一些席位,但2005年遇刺的黎巴嫩前总理拉菲克·哈里里的儿子萨阿德·哈里里仍担任包括真主党在内的联盟总理,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不变。
  
  然而,真主党的强势表现可能导致黎巴嫩与援助国及邻国的关系进一步复杂。虽然议会多数党地位使真主党重新赢得了执政合法性,但其背后是伊朗的支持和武力。
  
  此种情况促使以色列宣称,与黎巴嫩的下一场不可避免的战争中,它不会再像2006年战争时那样将准军事组织和黎巴嫩政府区分开来。
  
  作为黎巴嫩经济长期有效的担保,沙特阿拉伯已在伊朗“获胜”后撤回了对黎巴嫩政府的支持,而包括美国、英国和法国在内的其他重要援助国的长期立场目前仍不明朗。
  
  冒着进一步加剧地区紧张的风险,黎巴嫩政府于2017年1月建立了油气勘探法律框架。研究估计,黎巴嫩潜在的天然气储量为25万亿立方英尺。这一说法尚未得到钻井证实,还需进一步勘探,以确定这些储量是否具备商业可行性。
  
  2017年12月,黎巴嫩举行了第一轮离岸许可,向法国道达尔(Total)、意大利埃尼(Eni)和挪威诺瓦泰克(Novatek)组成的财团颁发了两张4号和9号区块勘探和生产的独家石油许可证。
  
  此次颁发引起了争议,因为其中一个区块横跨黎巴嫩和以色列争议水域860平方千米的区域:严格来说,黎巴嫩和以色列仍处于战争状态。尽管两国已经单方面划定了各自的专属经济区,但任何一方都不能被视为法律上的最终裁决。
  
  该区块的勘探可能会加剧紧张局势,尤其如果勘探结果表现积极的话。即便是未来10年,油气生产的前景也已被政界人士誉为通往经济繁荣之路的关键。
  
  巴基斯坦:一个充满反差的国家
  
  在巴基斯坦前板球队长伊姆兰·汗2018年8月当选总理之前,他曾作为政治局外人待了25年。他领导的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PTI)获胜,标志着巴基斯坦政治格局的结构性转变。自巴基斯坦独立以来,巴基斯坦人民党(PPP)和巴基斯坦穆联盟谢里夫派(PML-N)两个政党一直主导着该国的政治格局。
  
  伊姆兰·汗获得了这个前景复杂的国家的领导权。该国已经赢得了“新兴市场经济”的地位,并拥有亚洲最快的增长率之一。政治暴力事件正在减少,恐怖袭击的死亡人数也在下降。这些因素均在引导整个国家风险下降。
  
  然而,巴基斯坦国库空虚,国际收支危机迫在眉睫。尽管伊姆兰·汗在竞选时承诺要根除腐败,建立一个“新巴基斯坦”,但实际上他不得不求助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如果获得批准,贷款附带严格的结构改革条件,将阻碍他的民粹主义议程。
  
  鉴于巴基斯坦的战略地位和经济规模,该国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占据重要地位。中国已承诺投资600亿美元实施一项旨在解决能源短缺、建立运输网络以及开发瓜达尔深水港的计划。190亿美元已投资于“中巴经济走廊”(CPEC),该走廊改善了巴基斯坦的电力系统,刺激了服务业和工业部门的增长,为和平与稳定作出了有价值的贡献。
  
  不幸的是,对伊姆兰·汗而言,他在寻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支持时,可能会发现他的国家陷于中国和西方长期酝酿的发展融资争端中心。
  
  事实上,中国并没有造成巴基斯坦目前的经济动荡。该国国库亏空的诱因与以往相同:历届文官和军人政府在财政上不负责任。中国提供的贷款有5年的宽限期,巴基斯坦开始偿还贷款前即可受益于基础设施的改善。中国目前占巴基斯坦进口的29%,仅从巴基斯坦进口16.2亿美元商品。
  
  如果不进行改革以提高巴基斯坦的竞争力,该国很可能陷入无法逃脱的债务危机。
  
  考虑到此点,新政府于2018年9月宣布将审查或重新谈判根据“中巴经济走廊”达成的协定。巴基斯坦政府还热衷于重新谈判2006年与中国签署的一项贸易协定。为了稳定汇率,削减经常账户赤字,新政府宣布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其中包括提高奢侈品关税、削减针对高收入者的税收减免等。
  
  巴基斯坦军方渴望与美国修复关系,伊姆兰·汗以反美为竞选纲领的同时,已表示有意与华盛顿发展“互惠关系”。巴基斯坦是美国在阿富汗长达16年战争中的一个关键供应线,也是一个值得怀疑的盟友。巴基斯坦军方仍是该国最强大的机构,名义上支持美国,但出于自身考虑,也培养某些组织。这种行为导致了美国总统特朗普2018年拒绝向巴基斯坦提供8亿美元的安全支持,以惩罚他所认为的巴基斯坦未能追击武装分子造成的失职。伊姆兰·汗的当选为巴美两国关系的重置创造了政治环境。
  
  伊姆兰·汗的上任可视为巴基斯坦挑战腐败、改善治理、改革经济,以及稳定与邻国关系的有利机会。但一切都不易。伊姆兰·汗具有独特的优势,可以利用其国际影响力吸引外国投资者,并与中国、美国等国家领导人建立积极的联系。巴基斯坦具备中美所需要的特质,而伊姆兰·汗也具备利用这一优势为巴基斯坦谋利的能力。此种背景下,尽管存在风险,但“中巴经济走廊”基础设施建设可以促进目标实现。
  
  卢旺达:小国家,大野心
  
  当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就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在2017年大选中赢得98.8%选票胜利一事向他提问时,卡加梅的回答是:“西方式的民主不一定适合非洲。”随后,他对美国政府体系的有效性提出了质疑。“特朗普是你们民主制度的产物……你们告诉我们要效仿的民主制度,你们却在抱怨。”他说。
  
  自臭名昭著的卢旺达事件以后,卡加梅领导卢旺达爱国阵线一直统治着该国,1994年起担任事实上的领导人,2000年担任总统。2015年该国全民公投修改了宪法,赋予了卡加梅在2034年之前留任的权利。现年61岁的卡加梅是非洲较年轻的领导人之一。对于非洲大陆来说,80多岁的国家元首并不陌生,卡加梅继续领导卢旺达30年是完全可以想象的。
  
  这是卡加梅长久以来作为西方宠儿的固有张力:一方面,他因将这个中非国家从一个被残酷种族灭绝记忆所困扰的失败国家转变为一个繁荣的经济体而受到赞扬。在世界银行发布的《2018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中,卢旺达在1年内跃升15位,在190个国家中排名第41位,并被评为过去15年实施最有利于企业改革的国家。但另一方面,人们批评他以牺牲政治竞争为代价来稳定经济和社会。他常常被指责有独裁倾向,并利用一些受西方待见的政策手段打击政治反对派。比如,几名流亡的批评家在神秘的环境中死亡,数十名反对派人士被监禁。
  
  卡加梅在堪萨斯州美国陆军司令部和总参谋学院接受教育,他善于理解西方心理,并设计出创新方式向西方捐助者和投资者宣传卢旺达。这些计划中最引人注目、最具争议的是他于2018年向心爱的阿森纳足球俱乐部赞助了3000万美元。当英国小报抨击这个贫穷国家政府“浪费”开支时,卢旺达的反应是务实的。旅游业是卢旺达最大的外汇收入来源,这项赞助将扮演促进旅游业发展战略的一部分。如果阿森纳在该国举办训练营,他们的支持者可能会跟随,从而带来用于投资开发的宝贵外汇。卢旺达有山地大猩猩、良好的航空交通、令人印象深刻的新会议中心、运作有序的首都,这些都为它成为一个吸引游客和投资者的目的地加分。
  
  基础设施建设是卢旺达政府增长战略的重中之重,亦被认为是该国私营部门蓬勃发展的关键。卢旺达将近1/10的年度预算用于基础设施,比如,为了减轻首都基加利国际机场的压力,资助建设布格塞拉机场;发展两条区域线路,将卢旺达与邻国主要海港蒙巴萨和达累斯萨拉姆连接起来。作为一个内陆国家,卢旺达依赖邻国港口进行贸易,容易受陆路供应链中断的影响。
  
  虽然不稳定性在非洲国界蔓延,但卢旺达军队已经证明了其维持稳定的能力,且该国经常被指控干涉别国事务。由于位于中部,远离不稳定边界且受政府控制严格,首都基加利及其周边地区的地缘政治风险最低。该国西部地区的地缘政治风险也较低——为了防止刚果东部的冲突蔓延到边境地区,卢旺达军队驻扎在那里。一个新的反对派组织卢旺达民主变革运动宣布要强力推翻卡加梅政府,该国南部发生冲突的可能性正在上升。鉴于卡加梅对军队的控制力和对自身职位的自信——他于2018年9月释放了2140名囚犯,其中包括最高反对派人物维托瓦·英加比尔和音乐家齐托·米希戈,后者被指控犯有一系列罪,包括密谋谋杀卡加梅——另一个反对派运动的影响力被认为十分有限。
  
  (译/王素)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