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经济学”实行5年后

文/科法斯集团


  印度即在2019年4月11日和5月19日举行新一届大选,而现任印度总理莫迪也将再次上阵争取连任。在此,科法斯集团回顾“莫迪经济学”(Modinomics)实施5年来的重大举措,并分析印度新政府必须面对的经济困境。
  
  莫迪在2014年竞选印度总理时,承诺将提升印度工业的竞争力,以促进该国经济增长。当时,莫迪接管了一个混乱的经济体。2013年,印度经济增长率跌至5.9%,低于此前9年8.2%的平均水平,而通货膨胀率平均为9.7%,严重拖累了印度家庭消费。彼时即将离任的印度政府处于政策瘫痪的边缘,无法控制腐败,需要进行关键的结构改革。
  
  当前印度的经济状况相比2014年有所改善。2018年,印度经济增长率达到7.3%,通货膨胀率降至4%,符合印度储备银行的长期目标。这使得该国从“脆弱的5个新兴经济体(巴西、土耳其、印度、南非和印度尼西亚)之一”,转向首选的投资目的地。穆迪于2017年11月将该国的主权信用评级提升至Baa2。
  
  尽管这几年印度在经济方面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但莫迪从前任者手中“继承”的许多结构性脆弱环节却仍在困扰这个国家的经济。而近年来印度实施的经济改革成果亦是毁誉参半,这让民众对莫迪的期待有所落空。



   
  经济改革引发短期波折
  
  印度在2016年实施了《破产法》(IBC),以整合所有破产清算及银行资产负债表上不良资产(NPA)处理的相关法律。尽管引入新法案以来,已经有多达1.2万宗诉讼,但由于印度国家公司法法庭(NCLT)的资源限制,案件拖沓严重,裁决破产平均仍需4.3年。而且,对于那些不了解印度市场及其法律体制的外国投资者而言,对该国有关法律程序的熟知和实施仍然相当困难。
  
  2016年,莫迪推出“废钞令”,其意在打击非法洗钱和逃税。这些问题困扰印度经济许久,导致其税基低下,无法支撑该国日益迅猛的人口增长。然而,这场“废钞运动”导致那些依赖现金的行业陷入流动性紧缩,并引发需求衰退,拖累正规经济。与此同时,“废钞令”实施过于突然,令投资者陷入恐慌,引发了资本外逃。
  
  印度在2017年引入了商品服务税(GST),以增加政府收入。然而,与“废钞运动”如出一辙的是,此举对印度国内消费造成了一次负面冲击。而且,尽管这次税收改革可以称得上是里程碑式事件,但却远非完美无缺。GST仍过于复杂,对不同商品品类有不同税率,而许多重要产品,如石油,仍不在其方案涵盖范围内。
  
  这些经济改革的后果是印度GDP增速在2017年跌至6.5%,创下2012年以来新低。如今回头来看,尽管“废钞运动”和GST的引入从中期来说有其理性一面,但其实施无疑过于急促,导致了许多短期的不确定性。印度经济至今仍被市场资金流动性紧张以及贪污问题困扰,对国内外投资者乃至莫迪的政绩都非好事。2018年,印度人民党(BJP)便遭遇挫折,尽管其在印度29个邦中的18个邦仍居主导地位,但在2018年的地方议会选举中,人民党在数个重要邦中皆落败,这对2019年大选而言并非好兆头。
  
  “印度制造”战略:未见实质成果
  
  尽管印度央行在2019年2月和4月意外降息,但政策决策者未能完全转嫁较低的借贷成本,这意味着流动性仍然紧张,进而影响了印度国内经济活动。2018年,印度工业生产年平均增长率为5.1%,高于2017年的3.5%,但仍与印度的潜在增长率相差甚远,与其他地区同行相比,增长率更低。相比之下,中国工业产出同期同比增长6%。
  
  为了寻求额外融资以推动国内工业发展,莫迪政府承诺采取措施促进外国直接投资(FDI)进入印度。这一目标包含在莫迪的“印度制造”战略中,该战略于2014年9月25日启动,旨在鼓励企业在印度制造其产品,并刺激外国直接投资进入印度制造业。
  
  尽管近几个月来外国直接投资流量有所上升,但它们在印度国内生产总值所占的比重仍然很低(1.5%)。此外,大部分外国直接投资流向了服务业。由于技术劳动力丰富,印度在服务业上具有比较优势。相反,制造业在2017?2018财年的外国直接投资总额中所占比例较小。
  
  外国直接投资对于印度完善基础设施也是必要的。印度政府最新的经济调查显示,从现在到2040年,印度基础设施资金缺口达4.5万亿美元。因此,巨大的资金供应瓶颈继续困扰着印度的基础设施部门,如公路、铁路和港口。鉴于私营企业的资产负债表紧张以及财政赤字不断扩大(2018年
  
  为-3.2%),这部分资金无法由印度国内融资获得。基础设施投资可以对中长期的经济活动产生显著的乘数效应,进而促进更多的资金流入制造业。
  
  虽然莫迪在经济改革方面的成绩参差不齐,但他还是设法显著改善了印度的商业环境。印度在世界银行营商便利指数(Ease of Doing Business Index)的排名中已稳步提升,从2015年的第134位上升到了2019年的第77位。
  
  在经济方面的妥协
  
  假设莫迪能够成功确保足够的选票以获得过半数的胜选,但是印度第17届国会的情况仍将四分五裂。莫迪如要达到改革目的,将不得不在经济考量方面做出一定的妥协,一个分裂的国会只会拖慢印度的改革进程。
  
  印度新政府尤其需要聚焦的问题是整顿银行业以及促进就业,用以吸收印度日益增长的劳动力(2018年印度共丧失1100万个工作岗位,其中83%是在农村地区,而莫迪在2014年曾誓言要促进经济和就业的增长)。印度要应对劳动力的增长,其经济增速就不能低于8%。在政治压力渐增的背景下,印度要在提升宏观经济稳定性的同时达到这一目标并不容易。
  
  “2018年,印度工业生产年同比平均增长为5.1%,相比2017年3.5%的低值有所提升,但尚远不及印度的增长潜能,也落后于亚太地区内其他国家,如中国。”科法斯亚太地区经济师卡洛斯·卡萨诺瓦(Carlos Casanova)指出,“印度要建设足够水平的基础设施,外国直接投资必不可少。巨大的供应失衡仍在制约印度的基础设施投资,这会在中长期对印度经济活力带来多重影响。促使更多外资流入到制造业,实为新一届政府的当务之急。”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