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汇率修炼之路

  中亚各国汇率的遭遇,是全球很多新兴经济体汇率之路的翻版。在外部市场发生动荡之时,它们的货币脆弱性暴露无遗。原因是不少发展中经济体高度依赖外部市场,同时国内经济根基又不牢固、问题重重,一旦外围市场动荡加剧,它们很快就会跟着遭殃,而国内市场的实力又不足以使其承受或化解外部风险。
  
  自2014年起,受经济制裁、油价大幅波动等因素影响,俄罗斯卢布汇率一度大幅暴跌,直到现在,卢布仍在汇率的烈火中煎熬。长期严重依赖俄罗斯市场的中亚5国,汇率首当其冲经历了剧烈震荡的洗礼。这样的属性,注定了中亚各国市场的高风险性。
  
  痛过知变。同俄罗斯一样,近几年中亚各国重新审视了自己的汇率制度和经济模式,它们不约而同地走上了一条自我修复和改革的救赎之路。



  
  坚戈
  
  哈萨克斯坦货币坚戈,1993年11月开始使用,取代了原来的俄罗斯卢布。
  
  从2014年年底俄罗斯卢布贬值开始,哈萨克斯坦坚戈忠实跟随,一路贬值。2015年8月20日,哈萨克斯坦中央银行启用汇率自由浮动机制,当日坚戈汇率即从188.38坚戈兑1美元贬值至255.26坚戈兑1美元。随后,很快便突破300坚戈兑1美元。2016年1月22日到达383.91坚戈兑1美元的低点。
  
  到2018年,坚戈兑美元汇率仍在剧烈波动。2018年12月31日,坚戈兑美元汇率达到384:1,刷新了2016年1月22日的纪录,达到近两年来的最低点。2018年全年坚戈汇率累计跌幅达15.7%。直到近期,坚戈仍在震荡贬值。
  
  当下,只要国际油价继续波动,主要贸易伙伴货币汇率特别是俄罗斯卢布仍在震荡,坚戈汇率似乎就难以逃脱起伏的命运。好在哈萨克斯坦当机立断,实施了新的汇率政策,并且目前其国内市场逐渐适应了新汇率机制。这对其长期经济和贸易发展都有好处。另外,我国与哈萨克斯坦建立了人民币兑坚戈跨境清算平台,也有助于降低美元等国际货币大幅波动带来的汇率风险。
  
  苏姆
  
  苏姆是乌兹别克斯坦的流通货币。乌兹别克斯坦于1994年7月1日发行了新版货币,新版货币1苏姆相当于1000旧苏姆。
  
  从2013年开始,苏姆汇率一路狂奔直下。根据乌兹别克斯坦中央银行公布的数据,2013年2月5日,乌兹别克斯坦货币苏姆兑美元汇率首次突破2000关口,为2004.36苏姆兑1美元,同比跌幅达10.3%。之后,在国际油价暴跌及俄罗斯卢布贬值带动之下,苏姆兑美元持续贬值。2015年,苏姆兑美元贬值16%。到2016年9月,苏姆兑美元汇率突破3000关口。2016年全年,苏姆兑美元汇率再贬值16%,跌至3231.48苏姆兑1美元。
  
  2017年更是苏姆的大跌年,苏姆贬值幅度一再刷新历史低点纪录。当年12月29日,苏姆兑美元汇率收于8120苏姆兑1美元。这一年,乌兹别克斯坦以刮骨抽筋的惨痛方式实施了外汇政策改革——自当年9月5日起,乌兹别克斯坦全境取消外汇兑换管制政策,可自由兑换外币。
  
  尽管苏姆一夜之间贬值50%,但却换来了市场未来的长期稳定局面。接下来的两年,苏姆汇率未出现太大波动。2019年6月19日,苏姆汇率收于8475苏姆兑1美元。
  
  索姆
  
  吉尔吉斯斯坦法定货币是索姆,自1993年5月10日起通用。
  
  如果说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货币贬值有自身主动的成分,那么,吉尔吉斯斯坦货币索姆贬值,受外围市场动荡的直接冲击或许更大。2014年和2015年,索姆兑美元汇率一路突破50、60和70的关口,尤其是2015年,索姆贬值幅度最大,当年12月31,收于75.87索姆兑1美元。
  
  吉尔吉斯国家银行先后十几次对外汇市场进行了干预,终于抵挡住了索姆贬值的颓势。之后几年,索姆兑美元汇率在70附近波动。2019年6月19日,索姆汇率收于69.71索姆兑1美元。
  
  梳理5年来吉尔吉斯斯坦货币索姆震荡之途,国际石油价格暴跌、俄罗斯卢布贬值以及美元走强等外来因素扮演了重要角色。由此带来的侨汇减少、外贸出口缩水等则恶化了索姆的市场环境。该国后期的经济政策调整则为索姆汇率的回升拂去了雾霭。
  
  马纳特
  
  马纳特是土库曼斯坦的流通货币,于1993年10月1日由土库曼斯坦中央银行开始发行,以取代该国当时流通的俄罗斯卢布。
  
  2008年5月1日,土库曼斯坦中央银行发布公告,宣布即日起本币马纳特官方汇率和商业汇率正式并轨,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实行单一汇率。2009年1月1日,土库曼斯坦进行货币改革,币值发生改变,1新马纳特等于5000旧马纳特。
  
  土库曼斯坦货币马纳特在2015年经历了大幅贬值,当年12月31日收于3.4马纳特兑1美元。原因是当年1月1日,土库曼斯坦中央银行突然将本国货币马纳特贬值18.6%,其公布的汇率从2.85马纳特兑1美元贬值至3.5马纳特兑1美元。自2009年货币改革起,马纳特兑美元汇率一直保持在2.85∶1。之后几年,马纳特兑美元汇率一直在3.4∶1附近波动。
  
  可以说,土库曼斯坦官方主动将马纳特贬值,反映了该国承受了来自俄罗斯卢布崩溃式贬值、国际油价暴跌等方面的巨大压力。值得庆幸的是,土库曼斯坦国内经济增长较快,一定程度上缓冲了外部压力。
  
  索莫尼
  
  索莫尼是塔吉克斯坦的流通货币,自2000年10月30日开始发行。
  
  不同于中亚其他国家货币大幅贬值后趋于稳定,从2014年开始,塔吉克斯坦货币索莫尼兑美元汇率一直在贬值:2014年12月31日、2015年12月31日、2016年12月31日、2017年12月31日和2018年12月31日,分别收于5.31索莫尼兑1美元、6.99索莫尼兑1美元、7.88索莫尼兑1美元、8.82索莫尼兑1美元和9.43索莫尼兑1美元。2019年,索莫尼延续贬值态势,6月19日收于9.44索莫尼兑1美元。
  
  实际上,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开始,塔吉克斯坦索莫尼兑美元就一直在贬值。后来俄罗斯卢布贬值更是加速了索莫尼的贬值。这些都显示了该国单一经济模式的脆弱性。俄罗斯经济下滑、外汇来源减少,甚至哈萨克斯坦货币坚戈的波动,都会惊动索莫尼汇率。塔吉克斯坦如今正在推进的经济多元化改革,或在未来给本国货币带来正能量。
  
  放眼全球,一些如中亚一样高度依靠资源贸易,同时又难以突破内部经济困局的国家和地区,它们的汇率命运难以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美元的走向,往往决定了它们的货币贬值与否,进而传导至其国内市场,引发内部经济的混乱。
  
  在惨痛的教训面前,一些国家清醒过来,它们意识到:一个市场能否有效抗压和抗风险,最终取决于内在的经济基础是否扎实,内在的市场机制是否稳健。中亚5国都在以自己的经济改革方式向内寻求动力,这是好的开始。
  
  在“一带一路”铺开之前,我国企业就曾因为中亚各国货币汇率波动风险而受尽磨难。现在,我国与中亚地区的经贸联系更加密切,规避汇率风险更加迫切。
  
  不管是汇率,还是其他经济要素市场,包括中亚在内的发展中市场都不希望看到大起大落,稳定是我们当下共同的追求。
  
  (本文部分数据取自我国驻中亚各国经商参处发布的信息)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