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危机”下的中智贸易前景

文/本刊记者  王素旻

 

 

 

 

   2019年10月30日,智利总统皮涅拉宣布智利放弃主办原定于当年11月和12月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和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5),令世界哗然,也让当月中旬爆发的智利动乱严重性获得全球关注。从目前数据来看,智利经济增长放缓已成事实,贸易是首当其冲的领域。智利贸易机构预计,2.5万家智利企业将受到影响,其中1万家是中小企业,贸易损失将达14亿美元。
  
  跨越太平洋和南北半球,时差12个小时的中国送来了好消息。经过激烈的谈判,智利官方于2019年12月宣布,其柑橘类水果打开了中国市场,未来几个月,橘子、橙子、柠檬、柚子等水果将抵达中国,出现在中国消费者的餐桌上。对于试图恢复贸易正常化的智利而言,这无疑是雪中送炭。
  
  曾为拉丁美洲最闪亮“明星”的智利,2020年会变好吗?智利危机之下,贸易机遇在哪里?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华侨华人研究院副教授、暨南大学拉丁美洲研究中心副主任贺喜接受了本刊记者采访。他力求拨云见日,洞察智利危机的底层逻辑和救赎之路。
  
  进出口经理人:“智利危机”并不是孤立发生的。2019年,从委内瑞拉开始,扩散到洪都拉斯、秘鲁、厄瓜多尔;智利之后,还有玻利维亚、哥伦比亚,拉丁美洲多国“魔幻现实”剧情轮番上阵。仔细分析,这些国家都有哪些自身原因和共性?
  
  贺喜:我认为,内部大环境使部分拉丁美洲国家出现了“向左转”的趋势,右派政府在解决社会公平、正义、保障民生方面表现不佳,间接促进了左派上台。民生问题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整个拉丁美洲地区贫富分化呈逐渐拉大趋势,民众对物价上涨的激烈反应程度远超预期。如智利,就因地铁票价上涨30比索引发了暴乱。新自由主义经济滥觞使得拉丁美洲很多国家该私有化的领域私有化了,不该私有化的领域也私有化了。如智利的水、地铁都是私有化的,让民众产生了一种被剥夺感,使他们对物价的任何风吹草动都极为敏感。
  
  外部因素也产生了重要影响。2019年,从英国到西班牙都爆发了抗议浪潮,对拉丁美洲地区产生了极其糟糕的示范效应。如他们都使用连登软件,采取阅后即焚的方式联络,既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聚集上百万人抗议,也可以很快烟消云散。抗议浪潮愈演愈烈,直接导致智利取消APEC峰会和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一些特定阶层的社会运动也导致抗争愈演愈烈。如2019年12月,在纵贯拉丁美洲大陆的“敲锅运动”中,妇女阶层集中表达了她们对政府的不满和对生活的失望。西方国家“人权观察员”也起到了负面作用。如很多所谓的“人权观察员”现场监督警察执法,导致智利警察只能用木棍去和“武装到牙齿”的暴徒对战。再如,玻利维亚选举结束后,美洲国家组织(OAS)以观察员的身份介入玻利维亚选举,而当玻利维亚前总统莫拉莱斯被迫逃离,连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都无法得到保障时,美洲国家组织却选择了沉默。
  
  进出口经理人:智利一直被认为是“拉丁美洲的样板”,是被寄予厚望的拉丁美洲经济体。然而,它仍然落入了该区域“魔幻”的命运。请问您怎么看待“智利危机”背后释放的多层信号?
  
  贺喜: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简称“拉美经委会”)一直认为智利是拉丁美洲地区的样板国家,甚至有专家学者论证智利是准发达国家。实际上,这种论述有失偏颇。此次危机能从小规模的事件在短时间内上升为大规模的暴乱,并最终使智利政府取消APEC峰会和气候变化大会,正体现了该国的脆弱性。
  
  智利总统和国会缠斗不休、左右两派博弈,很大程度上消耗了政府的执政能力。“智利危机”正是过去30年积累的各种矛盾的总爆发。尽管智利历任政府采取了多项措施弥合社会创伤,但显而易见,伤口仍未愈合,社会撕裂的程度越来越深。
  
  智利现任总统皮涅拉是第二次执政了。第一次执政期间,他成功处理了矿难,为自己增色不少。按理说,成熟的政治家执政时国家不应该出现大动荡。实际上,智利的富人阶层缺乏“共情”能力,他们看不到地铁涨价几十比索背后的政治动态。危机发生后,皮涅拉政府也应对失当,一开始是强硬镇暴,当无法压制时,又开始全面退缩,但为时已晚。
  
  智利政府也无法和年轻人实现有效的沟通。当这群人以连登软件、阅后即焚的方式联络时,既没有明确的诉求,又“来无影去无踪”,让智利政府捉摸不透、无法控制。
  
  进出口经理人:事实上,从宏观经济数据来看,近年智利各方面表现都相对较好,是成功发展的经济体。这种稳定性为中智经贸关系奠定了基础。对中国企业而言,应该如何理性地看待“智利危机”下的贸易机遇?
  
  贺喜:尽管2019年智利爆发了危机,但是智利经济仍然有一定的增长和起色,未来中智关系依旧值得期待。
  
  智利仍然是拉丁美洲地区比较发达的国家,中智关系有很强的互补性。智利的车厘子、三文鱼、水果、红酒等,早就走进了中国的千家万户。智利的硝石、铜更是中国急需的战略资源。中国向智利出口的产品主要是机电产品、纺织品、钢材和家电等。投资方面,中国主要向智利进行基础设施投资、金融投资、科技投资,双方合作水平较高。
  
  作为南美洲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智利对华友好是主流民意,从民间到官方都看好中智关系。智利希望成为“一带一路”倡议在拉丁美洲的连接点。
  
  在2019年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智利和阿根廷是带头参会的拉丁美洲国家。智利还希望和中国一起建设跨越太平洋的海底电缆项目。该国各个行业都急需中国投资。
  
  进出口经理人:有分析人士认为,智利2019年危机的政治色彩较淡,未来局势有望趋于稳定,您是否看好智利政府的治理能力?请预测一下,除智利之外,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哥伦比亚、秘鲁、智利和厄瓜多尔这些拉丁美洲国家在2020年的营商环境是否会有积极变化。
  
  贺喜:2020年,“智利危机”会逐渐降温,但是,考虑到其国内因素的掣肘,皮涅拉政府能否彻底平息暴乱,仍然需要打个问号。
  
  2020年,秘鲁、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的营商环境相对会好一些。秘鲁一直没有发生大规模骚乱,该国的问题是“府院之争”;哥伦比亚的局势逐渐平稳,该国主要是游击队和委内瑞拉难民问题;厄瓜多尔暂时没有爆发大规模骚乱的兆头。
  
  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仍然处于各派力量的拉锯阶段。委内瑞拉短暂出现了“一个国家、两个总统、两个议会议长”的奇观,马杜罗政府仍然可以有效控制局势。美国人扶持的瓜伊多早已威信扫地,掀不起太大风浪。政府支持的新议长和瓜伊多之间的舆论战仍然会持续很长时间。
  
  玻利维亚的局势比较严峻。自从阿涅斯宣布就任玻利维亚临时总统以来,来自该国东部圣克鲁斯区域的白人群体对印第安原住民展开了疯狂的打击。考虑到前总统莫拉莱斯流亡到阿根廷,并有重返玻利维亚的想法,预计玻利维亚未来还将持续动荡。
  
  进出口经理人:您认为促进中智贸易积极发展的国际和国内推动力有哪些?您对已经进入和想要进入智利市场的中国企业有何建议?
  
  贺喜:中智两国的内在需求是两国经贸长期增长预期的最重要的推动力。国际推动力方面,最重要的是“一带一路”倡议在拉丁美洲地区的迅速开展。迄今为止,已经有20个拉丁美洲国家与中国签署了合作协议或谅解备忘录。中拉关系早已实现了升级换代。中国对拉丁美洲国家出口的产品开始发生变化,以机械、成套设备、金融产品为主;拉丁美洲国家出口的仍然是原材料和能源。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对于拉丁美洲国家维持出口至关重要。
  
  建议企业在拉丁美洲国家经商一定要对当地的情况进行调研,比如政局变动、总统选举、经济走势、地区差异、法律法规、劳工问题、环保问题等;因地制宜,用当地人管理当地人,减少不必要的摩擦;除了经济效益,也要做慈善,尽到社会责任,改善中国企业家的形象,培植对中国企业友好的社会土壤;定期跟踪并研判当地局势,充分利用好当地华人华侨、侨团、侨领的人脉资源;向一些有经验的大学、研究所和智库购买研究报告,助推企业更好地“走出去”;在拉丁美洲地区,中资企业之间也要避免恶性竞争。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