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后,全球化方向会改变吗?

文/林发勤

 

  2020年注定是令人难以忘却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内蔓延程度已经超过预期,专家普遍认为,这是自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以来,对全球影响最深远的公共卫生危机。目前确诊人数累计超过200万人,死亡人数累计超过10万人,其中,以美国和意大利的感染人数为甚,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都报告了感染事例。而在这场新冠肺炎疫情全球领导力测试中,中国做出了良好反应,美国却“挂科”了,它反应迟缓、应对失策。
  
  这次疫情给本就低迷的世界经济发展造成了严重的冲击,全球贸易前景笼罩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中。世界贸易组织发布的最新一期年度贸易统计和展望报告预测,受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贸易将缩水13%到32%,2020年全球贸易缩水幅度可能超过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的水平。
  
  疫情特别给全球产业价值链带来深远影响。从中国呼吸机制造因依靠从德国进口关键零部件而生产受阻,到苹果手机因组件的全球供应延迟交付而出货量受影响,全球价值链体系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

 


  
  复杂全球价值链受冲击更为严重
  
  全球价值链的特点是产品与服务多阶段细分、多工序、多国生产、多国销售,由此会形成大量中间品(包括原材料、半成品、零部件、资本品、生产服务化和服务外包等)在全球范围内的多次跨境流动。
  
  进入21世纪以来,中间品贸易占全球贸易的比重平均约为60%,在经济一体化程度最高的欧洲,这一比重甚至高达80%。中国资本品和中间品进口约占进口总额的90%以上,美国资本品和中间品进口约占进口总额的70%以上。
  
  近年来,国际经济学家建构了一套日益完善与成熟的全球价值链核算框架和概念,包括增加值贸易、参与度、位置、生产长度与跨境次数等指标,它们可以被用来估算与分析疫情对全球价值链的影响。根据全球价值链数据来源的计算,短期内电子、汽车制造等复杂全球价值链会受到比简单全球价值链更为严重的冲击,区域价值链的中心国家所受影响会更大,对上游的影响也会更加突出。
  
  疫情对实体经济的冲击最直接,并主要针对生产服务业和复杂制造业,由此还会导致各种新的贸易保护主义。许多国家启动了对医疗、粮食、矿产品、能源等物资的出口管制。因此,这场疫情让那些“反全球化”者,如各国民族主义者、民粹主义者、贸易保护主义者找到了新的口实, 大国对抗、战略脱钩等理念得到强化。甚至有观点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或将创造出一个不再那么开放与自由的世界。
  
  疫情不会从根本上改变全球化方向
  
  疫情之下,各种类型的政府都会采取紧急措施加以管控危机。疫情正在迫使政府、企业和社会加强长期应对经济孤立的能力。有人担心,当前如火如荼的全球化会进一步消退,世界会变得不再像21世纪初那种互利共赢的全球化状态。但我认为,疫情不会从根本上改变全球经济方向,它更可能会加速已经开始的变化。
  
  不可否认,全球化并不完美,但如果把困扰世界的难题都简单归咎于它,这既不符合事实,也无助于问题解决。历史表明,关闭国界和贸易停止无法保护我们。当商品不能跨越边界的时候,士兵可能就跨过了。即使在中世纪,传染病也能迅速蔓延。倘若你把全球联系减少到1348年的英国水平,也不足以阻隔黑死病的扩散和传播。永久关闭大门是不现实的。
  
  解决随全球化出现的问题,出路不在“倒车”,而在“前进”。面对疫情,信任和合作仍是当今世界的主流声音。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已经与世界经济高度融合,中国经济或美国经济面临的挑战,某种程度上就是世界经济面临的挑战,帮助他人就是帮助自己。但由于贸易摩擦等原因,美国对全球化和国际贸易似乎失去了原有的信心,总认为自由贸易协定是不公平的甚至是有害的。相比之下,贸易打造下的中国经济快速复苏并开始探索全球治理,这是过去几十年中国参与全球化的重要结果。中国人经历了文化自信的大爆发,更加相信自己的竞争力。
  
  长期以来,各国资金流、技术流、产品流、产业流、人员流,汇聚成世界经济海洋,也共同形成了全球产业价值链。疫情来袭,是“脱钩”,还是通力合作、共克时艰?全球化促进了商品和资本的流动、科技和文明的进步、各国人民的交往,本就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和科技进步的必然结果。全球产业价值链使环球同此凉热。因此,当前各国需加强政策协调与合作,通过经济刺激方案来实现全球价值链稳定过渡,以克服恐慌预期。
  
  果断的经济救助是防止全球价值链断裂的重要举措,应精准发挥供应链金融工具的作用,尚有财政空间的国家应通过减税、扩大支出与转移支付的方式帮助企业渡过难关,这对参与全球价值链的中小企业尤为重要。要避免针对疫情的过度贸易限制与反应,更要警惕“逆全球化”倾向。通过全球价值链,贸易实现规模化和专业化的收益,使人们能够享受低价、高质和多种类选择的福利。此外,确保作为全球供应链支柱的物流网络顺畅和持续运作也十分重要。在中长期内,各国还要共同努力发挥数字经济在全球经济中的重要作用,并通过国际组织监控与企业自身改革,加强全球价值链的高效和风险管理。
  
  近日, 由于受疫情影响而产生担忧和困扰, 日本和美国几乎同时宣布或建议用重大补贴政策鼓励本国企业撤出中国。日本宣布启动“改革供应链”计划,用2200亿日元(约142亿元人民币)资助日本企业将生产线从中国转回日本;用235亿日元(约15亿元人民币)资助企业从中国转到其他国家。美国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建议,政府支付美国企业从中国撤回美国的全部成本,包括厂房、设备、知识产权、装修等。
  
  然而,资本总是往容易获利的方向流动,外在强制性因素难以撼动资本逻辑。不论是对美国、日本,还是对其他国家来说,中国庞大的市场规模、完善的产业链条,特别是营商环境的持续改善,都使之有着持久的吸引力。外资没有理由撤离,撤离也会深深伤害日本经济、美国经济以及全球经济。所以,综合来看,针对最近疫情导致的所谓“外资撤离中国论”,没有必要恐慌。
  
  信任将加强全球共同应对危机的能力
  
  虽然现代世界的互联互通加大了新冠病毒的传播,但也可能令它最终衰亡。人类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加固病毒和人类之间的边界,现代医学体系、护士、医生和科学家是巡逻并击退病毒的卫士。现在,世界各地的科学家都将注意力集中在病毒基因组和已知产生的27种蛋白质上,试图加深理解并找到阻止其扩散的方法。全球科学家正以前所未见的速度与时间赛跑,紧急研发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
  
  全球的问题始终要靠全球解决。一遇到风浪就退回港湾中,便永远无法到达彼岸。新冠病毒已成为当前全人类的共同敌人,任何一个国家和个体关起门来都绝无独善其身之可能。现在需要团结起来对抗一个不分国界的共同敌人,确保我们拥有必要的资源以终结疫情,把我们最好的科学带到最前沿,为共同的问题寻找共同的答案。这场战“疫”已到了关键时刻,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当前最需要的是各方相互信任、同心协力、同舟共济,最不需要的是过度反应、落井下石,甚至幸灾乐祸。
  
  当今,人类面临的严重危机不只因为冠状病毒本身,还因为人类之间缺乏信任。要战胜流行病,人们需要信任专家,公民需要信任公共当局,国家之间需要互相信任。没有信任和全球团结,我们将无法阻挡新冠肺炎疫情,将来也还可能有更多类似的流行病。如果这场疫情带来的是人类之间更严重的不团结和不信任,那将是病毒的最大胜利。当人类互相指责时,病毒正在翻倍。
  
  我的一位在美国的朋友这几个月感到非常分裂。他说:“希望这次疫情能让大家明白,全球化如此紧密,谁也离不开谁。以后大家一定要回忆起这段特殊的时光,别忘记彼此的底线在哪儿。”在新冠病毒面前,如果大家的目标是为了战胜疫情,那么各国应该加强合作,像顾家辉作曲、黄作词、罗文演唱的那首《狮子山下》歌曲中所写的那样:“抛弃区分求共对,放开彼此心中矛盾,携手踏平崎岖,理想一起去追,无畏更无惧。”
  
  (本文作者系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