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机:未来中拉产能合作的新突破口?

文/陈岚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在无疫苗和特效药的情况下,呼吸机成为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的关键医疗设备。目前,全球对呼吸机的需求呈指数级增长。在一些呼吸机严重短缺的国家,医生对一些患者的救治十分被动。全球182个国家和地区均在“加班加点”,生产或采购呼吸机。
  
  近日,欧盟、美国等主要疫情国家和地区发布了防疫物资监管的临时或紧急措施,放宽准入要求。英国、美国等国家尝试“跨界”转产呼吸机。美国重启《国防生产法》,强行要求通用和福特这两大美国汽车制造业巨头“跨界”生产呼吸机,德国、俄罗斯等国家下令将呼吸机视为关乎国家利益的产品,禁止出口。以色列则启用导弹工厂生产呼吸机。
  
  而在地球的南半球,拉丁美洲国家的医疗物资供给储备十分不足,它们不得不在国际市场中与发达国家竞争抢购呼吸机,忍受高昂的价格。在疫情结束之后,拉丁美洲各国必定会对关键战略医疗物资的生产和储备出台新的规定,构建独立的产业链,这将为中拉产能合作提供新的突破口。
  
  疫情之下,拉丁美洲出现呼吸机“乱象”
  
  呼吸机依赖进口,“抢不过”欧美
  
  根据国际咨询公司全球健康情报(Global Health Intelligence)发布的数据,2017—2019年,除了巴西,拉丁美洲所有国家的医院呼吸机拥有量增速均呈下降趋势(见图1)。在疫情暴发之前,拉丁美洲国家的呼吸机储备已经明显不足。

 


  
  截至2019年,智利有1737台呼吸机,即每10万居民中有9.2台呼吸机。这一指数在巴西为25.1,在墨西哥为13.4,在阿根廷为12.9。根据从拉丁美洲各国新闻中获取的数据,目前墨西哥共有4291台呼吸机,其中,只有2053台可以用于救治新冠肺炎患者。阿根廷目前共有8500张带呼吸机的病床,但其中80%的病床被其他病的患者占用。
  
  全球呼吸机厂家主要集中在德国、美国和中国。拉丁美洲本土只有5家呼吸机制造商,呼吸机严重依赖进口,供应商有德国的德尔格、美国的美敦力等。随着德国禁止呼吸机出口,美国国内自顾不暇,自2020年4月起,疫情已趋于稳定的中国成为全世界呼吸机生产的寄厚望者。中国呼吸机工厂开足马力,但仍然供不应求。中国某知名呼吸机品牌商称,目前呼吸机订单已经排到了2020年8月以后,当前共有约40个国家和地区的上万订单在排产。由于发达国家的订单量更大,厂家往往优先处理发达国家的订单。通过正常采购途径“抢”不到呼吸机的拉丁美洲各国,只能求助于中国外事部门协助。哥伦比亚卫生部长费尔南多·鲁伊斯(Fernando Ruíz)在2020年3月表示,哥伦比亚希望向中国采购7500台呼吸机,但目前只有1510台的订单得以确定。墨西哥外交部希望从中国采购5000台呼吸机。目前,墨西哥从北京谊安医疗采购了900台,到2020年7月下旬或8月上旬才会到达该国。智利总统皮涅拉不无绝望地表示,全世界正在经历一场“呼吸机之战”。
  
  本地呼吸机厂家加班加点,成为“国家抗疫英雄”
  
  在阿根廷,有两家本地呼吸机厂商——Leistung和Tecme。阿根廷总统将它们称之为阿根廷的“国家英雄”。疫情暴发后,阿根廷卫生部立即购买了这两家公司库存的64台呼吸机,并下达出口禁止令:本土呼吸机一律不得出口,阿根廷政府将收购阿根廷本土生产的所有呼吸机。
  
  相关资料显示,阿根廷的Leistung公司成立于1984年,有70名员工,在巴西和阿根廷各有一家有工厂,每年制造大约400台呼吸机,其中30%用于出口。疫情暴发后,Leistung公司增加了30%的人力,并实行“两班制”,将产量提高近3倍。另一个阿根廷厂商Tecme成立于1966年,总部位于阿根廷科尔多瓦,并在美国的亚特兰大设有工厂。Tecme公司也开足马力,将产量提高至300%。在疫情暴发前,该公司的旗舰产品“Neumovent”品牌出口至全球50多个国家,出口量占其总产量的80%左右。
  
  在巴西,Magnamed公司由三代日本移民工程师创立,其呼吸机医疗设备出口至40个国家。疫情暴发后,巴西科蒂亚市副市长“强行”购买了其35台尚未经过测试的呼吸机。
  
  面对呼吸机的短缺问题,巴西率先进行“跨界生产”。2020年4月,梅赛德斯-奔驰与巴西Maua理工学院合作,成为巴西第一家开始生产低成本呼吸机的汽车制造商。巴西Suzano浆纸公司和Klabin 纸业公司、巴西航空工业公司、菲亚特克莱斯勒的巴西工厂也均宣布开始制造呼吸机。
  
  各国发动产学研结合,本地研发生产“低成本”简易呼吸机
  
  疫情将拉丁美洲的各大学、研究机构、企业和政府紧密连接在一起。鉴于目前呼吸机在国际市场的紧缺局面,哥伦比亚发起“#InnspiraMED”倡议,50多个科学技术教育系统和生物制药企业加入该倡议。在该倡议的组织下,多家公司宣布投入90亿比索(约1.8亿美元)用于呼吸机的开发,多个研究机构联合致力于研究低成本的呼吸机。哥伦比亚EIA大学的一台呼吸机原型机已经通过实验室测试,正在等待进行动物测试。虽然其生产的呼吸机不具备ICU呼吸机的所有功能,但可在当地用较易获得的材料和供应品生产,成本为1000美元左右。秘鲁海军与秘鲁应用科学大学(PUCA)的科研人员一起合作,制造出了第一台简易呼吸机原型机,并于2020年3月21日在海军医学中心进行测试。2020年4月2日,该原型机得到了秘鲁药品、器械与药物理事会授予的许可,已经开始投产。此外,秘鲁天主教大学(PUCP)的研究人员也在生产成本为1500美元的呼吸机,目标是在2020年5月1日获得秘鲁政府的质量认证,争取产量达到20台/天。
  
  哥斯达黎加大学(UCR)和哥斯达黎加理工学院(TEC)也在制造呼吸机。哥斯达黎加大学制造了“Respira UCR”呼吸机原型机,成本为80000科朗(约合140美元)。UCR的呼吸机模型虽然不能代替商用呼吸机,但是可以为呼吸困难的患者在到达医院之前提供临时紧急支持。
  
  墨西哥虽然没有呼吸机制造厂家,但其科研机构已经生产出原型机。与此同时,35家企业将联合生产呼吸机零部件,期望形成完整生产链,生产出本土制造的呼吸机。
  
  中国捐赠,雪中送炭
  
  当全球各国为争夺稀缺的医疗设备进行白热化竞争时,中国政府和企业对拉丁美洲国家的捐赠可谓“雪中送炭”。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宣布向24个拉丁美洲国家捐赠200万口罩、40万试剂盒和104台呼吸机。2020年4月17日凌晨,中国捐助智利的500台呼吸机顺利运抵智利。2020年4月22日,京东物流车队为智利运送了1402箱抗疫医疗物资,包括50台呼吸机。智利政府用军用飞机直接从中国带走捐赠物资。哥斯达黎加社会保障基金租用一架私人飞机直接到中国带走了总价值达到83万美元的捐赠物资。2020年3月,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致信国家主席习近平,请求1500台呼吸机的支援。但是2020年4月,中国政府在理性计算生产能力之后,只能捐赠20台。目前,中国是向阿根廷捐赠防疫物资的唯一国家。
  
  2020年4月8日,我国工信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告诫社会各界对中国呼吸机的生产能力要有清醒准确的认识。在保障关键零部件供应的情况下,我国有创呼吸机的周产能约为2200台,不足全球的1/5,完全满足全球疫情防控的需求是不现实的。此外,有创呼吸机是高端医疗装备,设计、生产和临床验证都必须经国内外医用安全和标准严格准入和认证,周期很长。随着疫情蔓延,国内外零部件供应已经受到了一定冲击,短期内不太可能通过扩产、转产实现大规模增产,无法满足全球疫情防控的需求。
  
  西方公司已经行动?墨西哥和中美洲国家 “潜力巨大”
  
  近日,墨西哥边境城市蒂华纳的市长Arturo González表示,疫情暴发之后,蒂华纳市的48家医疗设备制造商的呼吸机配件和零部件需求增长了1000%。尽管墨西哥政府宣布“全国停业”,但是医疗设备生产行业被列入该市政府的“基本活动”清单,工厂继续运营。
  
  墨西哥的边境城市常以“暴力和不安”的形象出现在媒体中,但不可忽视的是,在过去20年中,多家世界医疗设备的巨头均在墨西哥边境投资建厂,因而墨西哥边境已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医疗设备生产中心之一。根据墨西哥经济部的数据,在2000—2013年期间,墨西哥医疗器械行业的外商直接投资超过19亿美元,主要来自美国、德国和意大利等国家。全球十大医疗器械公司中,有7家在墨西哥边境城市蒂华纳建厂。
  
  比如,美国希尔罗姆公司在蒂华纳的工厂已经开始建造呼吸机。新西兰费雪派克公司、瑞典洁定公司、美国Vyaire Medical公司等均表示,正在增加墨西哥工厂的呼吸机配件及面罩、防护服产量。美国史赛克(Stryker)公司也在蒂华纳设立工厂,正在扩大除颤器、消毒产品的生产。美国碧迪公司在墨西哥的工厂生产数千种产品和零部件,包括导管和静脉输液器,这些导管和输液将出口至美国,用于治疗美国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美国Becton Dickinson(BD)公司在墨西哥已有60多年的历史,共有10家工厂,其中6家位于墨西哥北部边境,在墨西哥生产的产品多用于出口到美国和欧洲。
  
  继墨西哥之后,哥斯达黎加是拉丁美洲的第二大医疗设备出口国,也是拉丁美洲人均医疗技术的第一大出口国。2017年年底,哥斯达黎加共有72家医疗和精密设备公司,为该国提供了超过2万个就业岗位。根据哥斯达黎加贸促会(Procomer)的数据,2017年医疗器械出口额占哥斯达黎加货物出口额的27%,超过农业部门出口(26%),带来28.47亿美元外汇收入,比2016年增加2.78亿美元。哥斯达黎加的医疗设备主要出口市场是美国、比利时和日本。
  
  制药和医疗器械制造业也是多米尼加政府的重点支持部门,也是该国免税的行业之一。根据多米尼加中央银行的数据,2016年,医疗器械免税出口额达到14.967亿美元,比2015年增长9.9%。多米尼加国家竞争力委员会出台了加强人力资本培养、促进生产链发展,加强集群化和一体化的发展战略,提高医疗器械行业竞争力。
  
  疫情中的机会:加强中拉医疗设备产能合作
  
  疫情过后,全球各国将着手构建更独立、更完整和更安全的产业链,国际经贸秩序重塑或将进入关键期。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已明确指出,对进口医疗设备的依赖成为美国的战略弱点。但应该看到,在短期内,各国很难构建独立的产业链和工业体系,尤其是在产业基础薄弱的拉丁美洲国家。拉丁美洲国家如若希望建立完整的产业链,必须依赖外国资金和技术。同时,西方国家在拉丁美洲的投资,已经培养了相当一部分高素质的医疗器械制造业人才,这为中拉产能合作的后发优势奠定了一定基础。
  
  首先,在政府层面,我国应当加强顶层设计。我国应与拉丁美洲各国政府共商消除贸易壁垒,共建基础设施,完善国际供应链治理结构,构建互相依托、和平合作、安全可靠的全球供应链体系。同时,政府、行业组织、市场应协同推进国际产能合作,进行全方位规划和布局,及时向各企业推送商务部、海关、贸促会、外汇等部门的指导政策、形势预判、国际贸易风险提示等信息,增强企业的应对能力,为企业“抱团走出去”提供服务支撑和保障。
  
  其次,在科学研究领域,我国应以呼吸机为契机,深化与拉丁美洲国家在呼吸机研发、3D打印技术、人工智能等领域的知识交流,鼓励中拉制造企业和科研机构进行对接,将中拉科技交流机制化。
  
  最后,对于企业来说,要抓住当前我国疫情得以有效控制的时机,在出口过程中加强与拉丁美洲合作伙伴的交流,熟悉拉丁美洲地区的医疗设备需求供给、法律环境和项目运营经验,加快整合国内外原材料供应、加工装配、中间品生产、物流、研发品牌、投融资、专业服务等上下游资源,剥离或外包非核心业务和运营环节,提升价值链竞争力。预计疫情过后,拉丁美洲国家会出台一波促进战略物资生产的政策和举措,企业可抓住机遇,扩大与拉丁美洲国家在医疗设备和生物制药方面的国际产能合作。
  
  (作者单位:浙江外国语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