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对中拉贸易的影响

重点关注需求制约和供给中断两方面

文/张勇

 

  自2020年2月下旬以来,新冠肺炎疫情(以下简称“疫情”)在全球加速蔓延,使得原本脆弱复苏的世界经济“雪上加霜”。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4月14日的最新预测,2020年世界经济将萎缩3%,比1月预测值下调6.3个百分点,是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比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的情况还要糟糕。整体而言,疫情通过压制需求和中断供给两个渠道对世界经济造成了严重冲击,身处全球化时代的拉丁美洲经济难以独善其身。在这种不利的国际经济环境下,中拉贸易必将经受严峻的考验。中国企业需要从短期和长期两个角度提前做好充足的准备。

 


  
  长期增长趋势难掩短期冲击
  
  自21世纪以来,中拉贸易总额整体上实现了跨越式增长,进出口总体维持平衡,贸易结构不断优化。1984—2000年,中拉贸易年均增长率为13.5%;2000—2018年,中拉贸易年均增长率达到19.4%;特别是2000—2011年,中拉贸易年均增长率高达30.8%。尽管遭遇外部冲击和经济周期的波动,但中拉贸易增长的长期趋势并没有改变。例如,始于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只是暂缓增长的步伐(2009年,中拉双边贸易总额为1219亿美元,同比下降15%)。2019年,中拉贸易额在经历2012—2016年的放缓甚至下跌后,再创历史新高,达到3173.7亿美元(见图1)。

 

 


  
  然而,随着2020年第一季度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中拉贸易遭受冲击在所难免。Wind数据显示,2020年1—3月,中拉贸易总额为684.4亿美元,同比下降5.6%,其中,中国对拉丁美洲出口额为295.7亿美元,同比下降8.2%;自拉丁美洲进口额为388.7亿美元,同比下降3.6%。而联合国拉丁美洲经委会4月发布的最新报告预测,2020年全年拉丁美洲地区对中国的出口额下降幅度最大,高达21.7%(见表1)。这尤其会影响到中国价值链中具有前向联系的产品,如铁矿石、铜矿、锌、铝、大豆、大豆油等。受冲击影响最大的拉丁美洲国家是阿根廷、巴西、智利和秘鲁,它们是该地区向中国供应此类产品最多的几个国家。

 


  
  需求侧和供给侧的双重压力
  
  受疫情蔓延影响,中拉贸易也主要受到来自需求制约和供给中断两方面的冲击,主要体现在如下方面。
  
  第一,拉丁美洲经济持续衰退,削弱该地区的进口需求。疫情冲击将通过实体经济、金融市场和大宗商品3个渠道影响2020年拉丁美洲经济。就实体经济而言,随着防疫措施升级,外贸、交通、旅游等行业首当其冲。换言之,服务业主要受到需求冲击,工业生产则同时受到供给和需求两方面的冲击。就金融市场而言,股市、汇市及美国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是主要传导渠道。美股大幅下跌会导致全球资金回流美国,从而增加拉丁美洲国家货币贬值压力。与此同时,主要发达国家重启超常规的量化宽松政策虽然增加了拉丁美洲国家货币政策的操作空间,但是也为新一轮债务增长提供了激励。就大宗商品而言,全球需求萎缩加之石油“价格战”等因素导致初级产品价格下跌,直接削弱能源资源出口依赖型国家的收入。据IMF预测,2020年拉丁美洲经济将萎缩5.2%。倘若成真,2014—2020年这7年将是拉丁美洲地区自1980年以来增长最慢的时期,这将压制该地区的进口需求。
  
  第二,疫情蔓延的时间差导致中拉贸易所受冲击延长。自2020年2月下旬巴西确诊拉丁美洲地区首例新冠肺炎病例以来,疫情在拉丁美洲地区呈现加速蔓延之势。巴西、厄瓜多尔和智利是目前拉丁美洲地区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为防疫情继续蔓延,巴西里约热内卢州把社交隔离措施延长至2020年4月30日,墨西哥卫生部也建议居民自我居家隔离延长1个月至5月30日。这意味着,当中国从疫情遏制阶段进入缓解阶段并逐步复工复产时,海外疫情持续蔓延不仅进一步延长了中国疫情防控期,而且导致中国出口企业面临外需严重萎缩的局面。这种困境可能延续至2020年下半年。
  
  第三,中拉贸易结构存在供应链中断的可能。中拉贸易结构以产业间贸易为主。中国向拉丁美洲的出口集中在工业制品中的“按原料分类的制成品”和“机械及运输设备”,而从拉丁美洲的进口集中在初级产品中的“非食用原料(燃料除外)”和“矿物燃料、润滑油及有关原料”。受疫情影响,以中国出口作为中间品的国家可能遭受产能损失。根据拉丁美洲经委会的预测,墨西哥和智利将是受中国供应下降影响最大的两个国家,因为中国供应占其中间投入品的比重约为7%,其次是哥伦比亚和秘鲁,它们从中国的进口占其中间投入品的比重分别为4.5%和5%。鉴于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居于中心地位,在全球贸易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全球供应链无法正常运转必将对中拉贸易造成严重冲击。
  
  未雨绸缪应对“后疫情时代”
  
  总体而言,拉丁美洲经济最终受影响程度取决于疫情走势、防控措施的强度和效果、供给中断的程度、全球金融市场流动性状况及大宗商品价格等诸多因素。短期内,控制疫情蔓延和实施反周期政策恢复增长“双管齐下”是拉丁美洲国家面临的首要任务。而从长期角度看,疫情带来的深远影响或许将改变消费习惯、冲击全球产业链的分工合作及影响经济一体化方向等。因此,在“后疫情时代”,中国企业要积极应对并未雨绸缪。
  
  首先,加强科技创新能力是企业提高核心竞争力的关键。加工贸易面临需求侧和供给侧的“双向挤压”:一方面出口订单延迟或减少;另一方面,原材料、零部件进口因全球供应链中断而受阻。而象征着附加值更高、更能反映企业自主发展能力的一般贸易明显好于加工贸易。因此,加大技术研发力度、提高创新能力,是中国升级贸易结构的必经之路,这对中拉贸易而言同样适用。
  
  其次,警惕“后疫情时代”全球保护主义的再度加强。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区域与国内价值链的形成与发展可能加速;区域经济一体化格局可能面临调整。对于前者而言,面对全球价值链收缩的可能性,中国企业要提前做出产业调整和布局,要充分利用国内区域产业集群的规模和竞争优势,提升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对于后者而言,要通过“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新平台,积极对接拉丁美洲地区内部区域一体化的新需求。
  
  最后,数字经济新机遇赋予中国和拉丁美洲地区合作新契机。在“后疫情时代”,智能制造、电子商务、医疗保健等新兴产业必将展现出强大的成长潜力。同时,网络购物、在线教育、远程办公等新兴业态也将快速扩张。中国企业要抓住数字经济赋予的新机遇,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并尽早在拉丁美洲地区进行产业布局,从而为双方数字经济合作奠定基础。
  
  (本文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经济室副主任、副研究员,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巴西研究中心秘书长)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