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再陷债务危机,中阿贸易影响几何?

文/陈岚


  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和经济萎缩的影响,2020年5月23日,阿根廷发生第九次主权债务违约。早在1个多月前,阿根廷政府就已宣布,延迟至2021年开始偿还总价约100亿美元、基于阿根廷法律发行的外币债务。随后阿根廷提出一项全面债务重组方案,主要内容包括减免36亿美元债务本金、减免379亿美元债务利息、给予偿还债务3年宽限期等。但是,这份方案被阿根廷债权人委员会拒绝。目前,阿根廷政府与债权人仍处在艰难的债务谈判中。
  
  阿根廷欠债有多少?
  
  根据阿根廷财政部的数据,截至2019年年底,阿根廷债务总额为3230.65亿美元,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9.4%(见图1),其中外币债务占债务总额的77.8%(见图2)。



   
  2019年7月以来,阿根廷本币比索贬值超过40%,主权风险增加约1100个基点,国际储备减少约200亿美元。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将阿根廷债务归类为RD(限制违约),标准普尔将其归类为CCC-(有可能违约),穆迪将其归类为Caa2(劣质债券)。这使得阿根廷在金融市场的融资成本非常高,美元发行债务的利率已经达到35%,因此无法通过“以新债还旧债”的方式偿还债务。
  
  2019年,阿根廷GDP增长率为-2.2%,2018年为-2.5%。2020年,阿根廷经济将继续萎缩。在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2020年阿根廷经济将萎缩5.7%。目前没有迹象表明阿根廷经济能在短期内恢复正常,且疫情过后部分企业将无法重新运转。阿根廷的经济表现无法满足偿还债务的要求,还本付息成为越来越沉重的负担,该国不得不宣布技术性违约。
  
  这是阿根廷历史上第九次出现主权债务违约。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自1950年以来,阿根廷经济衰退的时间占到33%,仅次于刚果民主共和国,居世界第2位。阿根廷从“排名世界前10位”的高收入国家跌入经济危机频发的怪圈,主要有以下四个原因。
  
  一是阿根廷大量社会福利开支导致政府财政赤字,累积大量公共债务,同时国内储蓄严重不足,致使外债大举上扬。
  
  二是阿根廷迟迟无法实现从农业国到工业国的升级,经济结构存在严重的内在缺陷,工业品基本依靠进口。近年来,矿产品、农产品等主要初级产品价格持续走低,贸易比价不断恶化。而作为“双赤字”国家,阿根廷存在较大的外部融资依赖性。
  
  三是阿根廷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攀升,货币大幅贬值,导致外币债务的偿付成本激增,严重损害了实体经济,导致企业及国民丧失信心,从而形成资金进一步外流的恶性循环。
  
  四是恣意妄为的“兀鹫资本”围追堵截,阿根廷成为“被猎杀”的对象。所谓“兀鹫资本”,其基本的操作模式就是低价购入发生危机的主权国债券,拒绝参与债务重组方案,不择手段地全额获取国债本息。
  
  阿根廷如何应对债务危机?
  
  自2018年阿根廷债务风险飙升以来,阿根廷政府积极寻求债务的解决之道。
  
  首先,阿根廷政府积极与债权人协商债务重组方案。2020年4月27日,阿根廷政府在重组方案中要求债权人给予约700亿美元的债务3年宽免期,并减免62%的债务(包含利息和本金)。剩下的债务计划以发行新债券的方式来筹集资金。
  
  其次,为了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救助协议,2018年,时任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宣布阿根廷“进入紧急状态”,采取紧缩政策,通过削减政府开支、减少公共工程预算、提高出口税等措施,加速缩减财政赤字,以达到财政平衡,并说服投资者相信阿根廷可以偿付债务。
  
  最后,2019年12月,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上台之后,致力于控制通货膨胀,并通过刺激国内消费来恢复经济增长。同时,费尔南德斯政府通过提高购车税、支票税等措施增加政府税收收入。此外,费尔南德斯政府还采取外汇管制措施,包括维持每人每月200美元的最高购买外汇限额的规定,并加收30%的手续费。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后,费尔南德斯政府出台了“富人税”,为抗“疫”融资。
  
  债务危机对中阿贸易影响几何?
  
  由于阿根廷经济持续低迷且陷入债务危机,叠加疫情因素,中阿经贸关系在一定程度上或受到影响。但是,中国将阿根廷视为中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在“命运共同体”理念下,中国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扩大阿根廷产品的准入,帮助其渡过难关。
  
  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中国向阿根廷出口受到负面影响
  
  目前,中国是阿根廷第二大贸易伙伴。中阿双边贸易额长期保持在160亿美元左右的水平。中国处于顺差地位,阿根廷为逆差方。自2018年阿根廷再次爆发债务危机以来,我们可以明显看到阿根廷自中国进口大幅减少,2019年较2018年减少了23%。而由于中美贸易摩擦,2019年阿根廷向中国出口大豆大幅增长,拉动2019年阿根廷对中国的出口额与2018年相比大幅增加,增幅达到62%(见图3)。



   
  商务部信息显示,200年以来,阿根廷生产发展部先后对中国生产的非自吸式离心电泵、电熨斗、钻头、网球、自行车启动“反倾销”复审调查,对自中国进口的割草机启动“反倾销”调查,是向中国发起“反倾销”调查最多的拉丁美洲国家。此外,阿根廷的外汇管制措施也将抑制阿根廷对进口品的消费。
  
  阿根廷农产品和肉类出口将得到极大的促进
  
  阿根廷有“世界粮仓”的美誉,生产大豆、玉米、小麦等各类谷物和油籽作物。近年来,中国大力进口阿根廷农产品,成为阿根廷第一大农产品进口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给阿根廷的经济发展带来了巨大帮助。中国暂停向澳大利亚采购肉类产品,更是利好阿根廷牛肉出口至中国。
  
  2018年年初,中阿签订了冰鲜带骨及剔骨牛肉、冷冻带骨牛肉的输华卫生议定书,阿根廷28家牛肉出口相关企业获准向中国出口冰鲜带骨及剔骨牛肉。阿根廷成为首个可以向中国出口冰鲜牛肉的南美洲国家。2018年12月初,中阿签署了豆油进口协议,中国承诺在2019年3月阿根廷大豆开始收割后,从阿根廷进口30万~40万吨加工豆油。此外,两国还签订了阿根廷鲜食樱桃输华检疫要求议定书。
  
  然而,应该看到,阿根廷历届政府都采取扩大出口税的方式增加财政收入。费尔南德斯政府再次提高了农业税,将大豆、豆油和豆粕出口预扣税提高到30%,玉米和小麦的预扣税提高到12%,严重打击了阿根廷农业生产者和出口商的积极性和自信心。这使得阿根廷大豆竞争力不及巴西,而牛肉的竞争力也弱于乌拉圭。
  
  阿根廷债务危机可能呈长期化趋势,西方投资者信心下跌,中阿投融资保持稳定
  
  世界经济论坛公布的《2014—2015年度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阿根廷竞争力指数排名靠后,在全球144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在第104位。根据美洲对话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阿根廷对中国的债务为169亿美元。
  
  尽管如此,2009年,阿根廷前总统德基什内尔在任时,中阿仍签署了一份3年期货币互换协议,规模为102亿美元。2014年7月,两国签署了新的货币互换协议,规模为700亿元人民币(约合900亿阿根廷比索),当时相当于110亿美元,协议期限为3年,年息6%~7%。到期后,该协议获得了3年展期。这表明,中国对阿根廷的政治和经济变化颇具耐心。中国对阿根廷的投资虽然已经考虑到短期波动,但是中国更看重双方中长期的战略合作关系。因此,中阿合作不会发生较大变动。
  
  (作者单位:浙江外国语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