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下的印度外贸走势

文/刘小雪


  2020年第一季度,印度经常账户出现顺差,这是连续51个季度以来的第一次。第二季度的数据还不完整,预计也将会是顺差。虽然顺差规模不大,第一季度仅为6亿美元,但已在印度媒体间引发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一派认为这是莫迪政府“印度制造”的政策在发挥作用,为此欢欣鼓舞;另一派则认为,这是印度经济进入严重萎缩的征兆,为此焦虑不安。前一派多为政客,而且都是印度总理莫迪的铁杆支持者;后一派则多来自产经领域或学界,被认为更客观。



   
  印度的外贸表现
  
  受经济下滑的拖累,疫情前印度商品贸易已出现萎缩
  
  早在疫情蔓延到印度之前,印度经济就已经历了连续5个季度的下滑。对外贸易也在2019—2020财年出现整体萎缩。这一方面是由于印度国内消费增速下滑,而投资增长近年来一直疲软,拖累了进口需求的增长。考虑到原油进口一般占印度总进口需求的1/3,而2019年12月31日纽约商品交易所轻质原油期货和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主力合约收盘价格比2018年年底分别上涨了34.5%和22.7%,2019年印度全年商品进口总额为4 671.9亿美元,较2018年反而下降了9.12%,可见印度原油进口需求下滑幅度之大。另一方面,受世界经济增长下滑、贸易萎缩的影响,印度2019—2020财年商品出口额为3 143.1美元,也较2018年下降了4.78%。其中,石油制成品出口额下降了7.9%,而非石油制成品出口额下降了1%。
  
  与此同时,印度的服务贸易进出口依旧保持增长势头。印度2019—2020财年服务出口额为2 141.4亿美元,较2018年增长了4.13%,而包括软件产业在内的信息技术带动的服务业(IT-BPM)贡献了印度服务业出口额的40%,这也反映了印度在该领域具有很强的竞争力;服务进口额为1 314.1亿美元,较2018年增长了5.16%;服务贸易顺差为827.2亿美元。
  
  总之,正是在对外贸易整体萎缩的背景下,印度2019—2020财年经常账户赤字才从2018年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1%降至0.9%。这种经常账户收支的改善与印度贸易条件优化无关,与产业的国际竞争力的提高也无关,因而,有理由更令人担忧。
  
  疫情暴发加重经济困难,商品和服务贸易均出现严重萎缩
  
  虽然疫情前各国际组织和评级机构都对印度经济做出了恢复性增长的预测,但疫情暴发导致印度各地采取“封城”政策,对国际经贸往来造成了巨大冲击。2020—2021财年第一季度,印度商品贸易出口额为513.2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了36.71%;进口额为604.4亿美元,更是同比减少了52.43%;贸易逆差为91.2亿美元。受疫情影响,印度的服务贸易多年来也第一次出现严重下滑,其中2020—2021财年第一季度服务出口额为497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减少了10.11%;服务进口额为288.8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19%。
  
  在印度对外贸易商品构成中,黄金、钻石、珠宝类首饰无论在出口还是进口中都占有显著的地位,占2019—2020财年印度出口额和进口额的比重分别达到12%和11%。由于该类商品属于非居民刚性需求,疫情中它们的贸易量降幅最为明显。在疫情蔓延至印度之初的2020年3月,珠宝首饰出口额就较2019年同期下降了53.46%,到“封城”完全结束的6月,其同比降幅依然达到50.06%。另外,国际原油价格在2020年3月经历一波骤降后又有所回升,但截至6月底仍未回到财年之初的水平。对于印度这样一个既依赖原油进口又保持相当规模的石油制成品出口的国家而言,原油价格的下跌一定程度上对其对外贸易有倍减效应。
  
  如果将黄金、珠宝和原油都排除在外,印度2020年—2021财年第一季度的出口额下降了26.9%,进口额下降了42.2%,这也说明疫情对印度商品贸易冲击之大、之明显。
  
  后疫情时期印度外贸的走势
  
  受疫情影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的跌幅将达到4.9%,而联合国贸发组织预测2020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预计将下降40%,世界贸易组织(WTO)也预测2020年全球商品贸易将跌去13%~32%。这期间各相关机构不断调整对印度经济的预测,也都变得越来越悲观。IMF的预测值已从2019年12月的5.8%降到2020年4月的1.9%,并再降至6月的-4.5%。包括穆迪、惠誉等在内的评级机构无不如此。
  
  在此背景下,可以预见,印度的进口需求将因经济收缩而下降,其主要的出口市场都将陷入不同程度的低迷,对外贸易不仅会续延2019年以来的跌势,而且跌幅还将扩大。随着经济逐步解封,未来3个季度印度的贸易数据相比第一季度会有所改善,但不会有根本性的改观。
  
  不过,疫情对于全球供应链的冲击只是暂时的,而“逆全球化”力量在世界范围的扩散对于全球生产和贸易布局的影响要更为长久。印度曾乐观地认为,其有望获得中国被排挤出的国际市场份额。然而,由于“印度制造”一直发展不顺,而越南、菲律宾及非洲国家在制造领域的崛起又对印度构成了新的挑战,印度的期望很可能会落空。不仅如此,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以来奉行的“美国优先”政策及近期出台的越来越严格的签证政策,还会对印度以“在岗服务”为主要人才输出形式的信息技术服务出口造成一定的冲击。实际上,“逆全球化”趋势在印度同样有所走强。莫迪在“印度制造”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印度自立”的口号,强调用本国制造来取代进口。这一政策导向对印度未来贸易格局可能产生更深远的影响。
  
  另外,贸易问题政治化的倾向近期也很突出。受疫情的冲击,世界经济正变得支离破碎,是暂时低谷还是将持续一个相当长的时期,专家学者未有定论。但从近期印美、印中贸易关系的波折来看,贸易政治化是一切问题的症结,疫情不过是借口。贸易政治化带来的最直接的结果就是经济上的“双输”。比如,中国作为世界制造中心,在全球分工链上占据着重要环节,“印度制造”要想绕开中国几乎是不现实的,而且注定代价高昂。
  
  (注:本文数据均来源于印度商业和工业部网站。作者单位: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所)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