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外贸依存度变化看强化“国内大循环”的意义

文/倪月菊


  2020年以来,“双循环”发展模式成为高热度话题。那么,我国此时提出打造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发展模式的原因和意义何在?以国内循环为主是否意味着我国将进一步降低外贸依存度?国内循环与扩大外贸之间是非此即彼还是相得益彰的关系呢?



   
  “双循环”是基于现实的重大判断和抉择
  
  “双循环”发展模式是我国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背景下做出的重大判断和重要战略选择。
  
  第一,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经济力量的快速崛起,使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力量对比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经济的快速赶超,使长期处于“霸主”地位的美国倍感压力和“威胁”,开始不惜以一切手段打压和遏制中国。贸易保护主义愈演愈烈,以及中美贸易摩擦的长期化趋势,使中国经济增长面临的外部环境越来越严峻。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蔓延本应使国际社会抱团取暖,然而现实情况却是各国采取了以“自我为中心”的防疫举措和经济刺激政策,增加了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断裂的风险。世界经济大萧条及国际市场需求的大幅减少,使我国的外贸进口、出口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特别是外贸出口企业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用国内市场替代国际市场,拯救外贸企业于水火的任务迫在眉睫。
  
  第二,改革开放以来,以国际循环为主的发展模式,使加工贸易一直在我国外贸发展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外贸发展模式不仅恶化了人民的生存环境,而且使我国长期被锁定在价值链的中低端,核心技术始终掌握在发达国家手中,极易在危机时刻被“扼住咽喉”,从而打断中国经济的发展进程。同时,作为“世界工厂”,长期的贸易顺差地位成为诸多贸易摩擦的导火索,使我国经济增长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因素增加,经济增长面临的外部风险也不断加大。此外,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劳动力成本的急速上升,这种以国际循环为主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
  
  事实上,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以来,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国际市场需求疲弱、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我国经济进入增速“换档期”等因素的影响,我国经济发展模式已经开始逐步由国际循环为主向国内国际循环“双着重”方向转换。
  
  从外贸依存度来看,我国进出口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已经由金融危机前的60%以上逐年回落,2019年仅为31.8%,与20世纪末的水平相当。同时,最终消费在我国经济增长中所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占GDP之比逐年上升,2012年后,消费占GDP之比一直在50%以上。从“三驾马车”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度来看,2019年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57.8%,资本形成总额的贡献率为31.2%,货物和服务净出口的贡献率为11%。消费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增长名副其实的“压舱石”。“双循环”模式已经在近年来我国经济的发展中得到较好印证。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模式,是新形势下我国利用好国内国际两个市场、持续推进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我国推动开放型经济向更高层次发展的重大战略部署。
  
  可见,国际国内“双循环”是我国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必然选择,以国内循环为主的判断也是基于外部环境恶化及新冠肺炎疫情“双冲击”做出的重大抉择。
  
  是否要降低外贸依存度?
  
  那么,以国内循环为主是否意味着我国要进一步降低外贸依存度呢?我们知道,外贸依存度是一国的经济依赖于对外贸易的程度,其定量表现为一国进出口贸易总额占GDP之比。一般而言,在开放经济条件下,小国的贸易依存度大于大国,其主要原因是小国本身的资源和市场有限,经济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必须依靠外贸;而大国由于本身资源丰富、国内市场广阔等因素,外贸依存度相对较低。当然,当大国经济处于初级发展阶段,面对外汇和国民储蓄“双缺口”的时候,把国际大循环放在首要位置也势在必行,因此,外贸依存度就会相对较高。外贸依存度不仅显示了一国经济发展对外贸的依赖程度,而且体现了一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及参与国际竞争及合作的能力。
  
  改革开放后,我国的外贸依存度呈现出不断增加的态势,但不同时期外贸依存度的增速有一定差异。20世纪80年代,为了解决“双缺口”问题,在国际市场换回外汇,我国大力推动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在外贸基数很低、增速又快于GDP的情况下,我国外贸依存度增长也较快。20世纪90年代,由于受汇率调整和亚洲金融危机等因素的影响,外贸依存度的上升速度有所下降,2000年接近40%。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随着中国开放步伐的加快,外贸依存度上升速度之快在全球罕见:2003年超过50%,2005年继续突破60%,且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均达到60%以上。
  
  我国外贸依存度高企主要是由于加工贸易在中国外贸中占比过高,而服务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比过低所造成的。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外贸依存度大幅下降,但外贸依然“大而不强”,抗风险能力低。所以,我们无法根据外贸依存度的高低判断一国外贸竞争力的强弱,也无法据此判断一国经济抗风险能力的强弱。经验证明,一国产品想要在国际市场上立于不败之地,必须掌握核心技术,在全球价值链中处于中高端地位,并且大力发展服务业,提升服务贸易的国际竞争力。只有这样,才能从容面对风云变幻的国际市场。
  
  因此,此时强调打造以国内循环为主的“双循环”模式,旨在应对当前外部环境的变化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培育新形势下我国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的新优势,提升我国经济的抗风险能力。当下,强化“国内大循环”的意义更多在于“防风险”和“补短板”,确保在国际环境极端情况之下的国内生产链和供应链稳定运行,这是我国经济稳定发展的基础。同时,着力推动科技创新,切实解决产业链与产业发展的“卡脖子”难题,全面提升“中国制造”的核心竞争力,以利于在更高层次上融入国际循环,形成发展的新优势,进一步增强中国经济的抗风险能力,使我国在未来的国际竞争中处于难以撼动的地位。
  
  (本文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