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横流彰显英雄本色

文/本刊记者  李前  黄帅



  2020年,百年不遇的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使世界经济陷入严重衰退,我国外贸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冲击。面对空前的冲击,在国家各项政策措施发力下,在外贸人不畏艰险、奋勇拼搏的努力下,我国外贸实现了由负转正,中国成为全球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书写了一份令世界瞩目、可以载入史册的辉煌篇章。
  
  展望2021年,在对我国外贸寄予更多期许的同时,外贸人更增添了新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如何继续在外贸的沧海横流中彰显英雄本色?就此,本刊记者对中国对外经济贸易统计学会副会长、贸易数字化专委会主任、环球慧思董事长邵宏华进行了专访。
  
  邵宏华:2020年,在全球疫情背景下,我国生产秩序快速恢复,推动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稳定运转,同时我国积极主动扩大进出口,为世界经济贸易合作注入了活力。2020年11月,我国外贸出口总值达到1.8万亿元,同比增长14.9%,出口保持较快增长为外贸总体提速提供了动力。2020年前11个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达到29.04万亿元,同比增长1.8%。外贸先抑后扬,呈现持续向好、加速增长态势,大幅超出预期。我国外贸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率先实现正增长,成绩来之不易。
  
  这一表现的促因有很多。首先,从内部大环境看:一是我国政府果断决策,精准部署,使得国内疫情得到迅速控制,为国内经济的快速恢复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二是政府及时推出一系列举措,以求更有效、更有力地稳定外资外贸、稳住产业链供应链,为激活和保持整个中国的外贸活力提供了保障。其次,从外部大环境看,除我国外的其他主要经济体疫情反复,经济增长处于停滞甚至下滑状态,激增的消费需求得不到满足,全球产业链被迫进行深度重塑和调整。而我国疫情最早得到控制,经济率先重启和恢复,加之我国拥有全球最完整的产业链和门类最全的工业生产体系,使很多海外订单自然而然地往中国转移,所以我们看到出口数据整体不断向好。最后,我想特别强调的一点就是,我国外贸企业在疫情中化“危”为“机”,积极应变,做了很多走在世界前列的工作,在变局中开创了新局。疫情下广大外贸企业开始有意识、系统地进行数字化转型升级,培养数字化思维、训练数字化人才、运用数字化工具、打造数字化组织,积极推动贸易数字化,大幅降低生产成本和管理成本,大幅提高生产效率和营销效率,使企业效益得到了迅速提升。
  
  我们经常讲现在处于“乌卡时代”,充满了易变性、不确定性、复杂性和模糊性,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数字化反而是未来最确定的趋势,我们就是要用这种自身的确定性来对抗大环境的不确定性。
  
  绝大多数人想不到2020年的大环境变化会这么快,更不会想到会出现历史级别的“V型”反转。在如此魔幻的一年,很多外贸企业抓住机会,坚决进行数字化转型,释放出了巨大的能量,提升了能力,实现了超预期增长。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2020年可称之为外贸企业的数字化元年。
  
  邵宏华:前面我们讲到2020年,贸易之所以能够实现超预期增长,其实数字化起的作用非常大。外贸企业对于贸易数字化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贸易数字化已经逐渐成为企业的一个必选项。
  
  我们所指的贸易数字化就是以贸易为龙头、以产业为基础、以服务为支撑,“贸”“产”“服”协同发展,实现全价值链、全产业链的数字化转型。
  
  2020年,对于传统产业来说,贸易数字化刚刚开始。拿外贸行业举例,以前像利用外贸B2B网站收询盘做展示,或采用外贸管理软件做企业流程管理,抑或使用公开数据查询分析信息,这些都是早就存在的,更多是停留在对某个工作环节或工作领域的改造,都不能称为企业真正意义上的贸易数字化。贸易数字化应该着眼于对整个贸易流程的赋能,实现全价值链、全产业链的转型。
  
  数字化的价值从赋能贸易流程角度讲,就是要对贸易开发、贸易撮合、贸易交付、贸易服务等环节进行改造,以进一步缩短贸易流程、降低贸易成本、增加贸易机会、提高贸易效率。目前跨境电商借助这一理念和模式发展非常迅速,已经成为一个比较成熟的产业,但跨境电商更多的是B2C模式,即面对个人消费者,而针对B2B的国际贸易领域,相对而言数字化的水平还比较低。大多数传统外贸企业还停留在参加广交会、行业展会,或利用阿里巴巴国际站等平台建站营销,或利用谷歌等搜索引擎推广的阶段。做得稍微出色一些的企业开始有意识地利用Facebook、LinkedIn、Twitter、YouTube和Instagram等海外社交媒体平台进行营销。而现在很多上市公司、行业龙头企业其实已经开始利用外贸大数据进行精准营销和触达客户,并且逐渐从单一的营销模式演变为立体化的营销模式。这些先进的企业普遍开始采用一整套的贸易数字化解决方案进行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管理和监控。
  
  2020年以来,环球慧思的业绩实现了大幅逆势增长,也是受益于数字化新外贸的蓬勃发展。我们不断聚焦外贸企业的这些痛点、堵点和难点,推出一整套贸易数字化解决方案,助力外贸企业进行基于大数据的精准营销和数字化转型。目前,在我们的产品序列中,环球搜是基于对公开数据的使用。还有我们已正式推出的GTIS4.0系统,是基于对海关数据的使用。该系统也是业内首家采用大数据技术构建的外贸终端系统。此外,我们还有商业数据查询的产品即将推向市场。公开数据、海关数据、商业数据“三位一体”,构成了整个外贸大数据体系,让以前用两条腿跑出来的业务升级为用大数据去拓展,去多维度勾画客户画像。主动出击,精准营销,既能够开发客户,又能够维护客户和监测同行,锚定价格,这也是传统贸易营销方式无法实现的。为了保证解决方案的效率和效果,我们在2020年倾力打造了服务于客户的“慧思学院”,以此让客户链接到我们的知识库、思想库、专家库和人才库,帮助企业培养数字化人才,提升其数字化应用技能。
  
  数字化的价值从引领企业全价值链、全产业链转型角度讲,疫情产生的深远影响才刚刚开始,国际市场环境也随之发生深刻变化,原先的贸易手段、方式,甚至整个贸易的逻辑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并且这个趋势是不可逆的。企业必须进行数字化转型,以应对已经和即将发生的变化。
  
  首先,企业要从供应链、研发设计、生产制造、营销品牌、售后服务等方面入手进行全价值链的转型,如果完成了这些转型,就能赢得未来国际贸易竞争的先手,成为新物种,面对新时代。其次,随着企业外部数字化转型的进行,必然会涉及对内的数字化转型,这就需要企业从思维、组织、人才、文化、运营等方面进行深度变革,以客户(员工也应视为内部的客户)为中心,以创造客户价值为导向,建立敏捷型组织,要更加扁平化、去中心化,建立强大的中台系统。前端是具备复合型技能的特种部队,后端是可做到模块化、积木化的支持部队,来给前端的业务人员更多、更快的支持,形成组织的有机联动。通过这样全方位的数字化转型,外贸企业会发现效率更高了,触达的客户更多了,订单也就更多了,能够更迅速地占领市场。这也就是贸易数字化很重要的一个作用——降本增效。
  
  邵宏华:在2020年疫情中,一些外贸企业逆势爆发,比较典型的有口罩、呼吸机、检测试剂、“宅经济”等相关企业和一些数字化转型做得比较好的企业。对这一现象抽丝剥茧后发现,主动营销和精准营销起到了关键作用。疫情蔓延下,医疗用品出口刻不容缓,外贸企业需要在有限的时间内主动挖掘需求、快速找准市场,从而提升营销效率和效果。
  
  显然,主动营销和精准营销的一个关键前提是外贸大数据。通过外贸大数据,外贸企业可以了解产品市场分布和精准定位目标客户,从而有针对性地制定价格和营销策略;还可以分析同行的市场及买家变动情况,为制定差异化的市场竞争策略提供参考。
  
  首先是GTIS4.0系统,这在我们的产品序列中是指海关数据的应用。对外贸企业来说,最有价值的是真实的交易数据。外贸企业在开拓国际市场时,从市场调研、产品预测、客户开发、客户维护到同行监测、价格锚定等都要有数据作为支撑。环球慧思外贸数据终端——GTIS4.0系统,覆盖全球绝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海关进出口数据,并且动态更新。外贸企业可通过该系统的一键搜索、瞬时链接、深度追踪、智能服务和供应链分析等功能,挖掘数据价值和锁定目标,深度分析采购商、供应商、市场信息,了解出口的产品、交易量和客户等信息。
  
  其次是环球搜,这在我们的产品序列中是指公开数据的应用。现在公开信息呈现高度的碎片化,利用率低,无法系统地窥见全貌。如何整合出适用于外贸企业的公开信息数据,始终是我们探索的一个方向。环球搜深度融合GTIS4.0系统,通过产品查询全球企业,实现智能匹配,集合更多有效信息资源,拓展更多联系方式,针对企业相关联系人的覆盖度更全面。外贸企业还可通过环球搜的在线查询、客户管理和员工管理等功能,自动抓取客户信息,将海量客户尽收眼底,并且信息每时每刻都在更新。企业查询联系人实现在线化,可精准锁定公司官网、关键人和职务、电话、邮箱、办公室地址等联系方式,以及其他商业公开信息,完成高度整合并链接世界主流社交媒体平台,添加好友直接沟通,对客户精准画像,实现主动营销。
  
  最后是我们即将推出的另一款产品,在我们的产品序列中指向商业数据的应用,对外贸企业识别合作伙伴风险、商业信誉、财务状况、信用等级等具有极大的帮助。
  
  这三者构成了我们外贸大数据的整个闭环,真正为外贸企业提供一站式的贸易数字化解决方案。
  
  我们始终强调数据即服务,而“慧思学院”就是我们给客户开放的一站式服务集成平台。通过“慧思学院”,我们链接员工、客户、合作伙伴,形成一个服务支持系统。比如,通过“慧思直播”和“专家服务”等板块来共享贸易数字化的经验、思路和技巧;通过“研究报告”板块,我们可以给客户提供前沿的研究成果、行业信息等;通过“产品攻略”板块,我们聚焦数据营销工具应用的丰富场景,不断提升其利用先进数字工具的水平;通过“实战百科”板块,我们会提供各类型企业不同阶段、不同市场、不同环节、不同维度的外贸实操案例,形成应用案例库,提升客户的实战水平。此外,我们还有“外贸拓展”板块,集合外贸领域的各类知识,打造知识集合,为客户的知识拓展提供便利。当然,“慧思学院”也会不断迭代,针对客户的关注点推出新板块、提供新服务。用全新的服务理念,让客户赢、让合作伙伴赢、让员工赢、让公司赢。
  
  邵宏华:首先,贸易数字化目前还处于一个刚起步的阶段,外贸企业实施起来可能也会面临很多难点,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在发展中予以逐步解决的,但从上到下都已经确认趋势正在形成。
  
  我们关注到,在《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对外贸易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中,分别提到要“提升贸易数字化水平”和“加快贸易数字化发展”,环球慧思已经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拥抱贸易数字化的大潮。2020年8月29日,在商务部配额许可证事务局的支持和指导下,由环球慧思发起并提出申请,经中国对外经济贸易统计学会讨论通过,中国对外经济贸易统计学会贸易数字化专业委员会在北京成立,成为国内该领域首个搭建的政、产、学、研交流合作平台。2020年9月26日,以“数字驱动贸易,创新引领未来”为主题的“2020年中国贸易数字化创新大会”在上海对外经贸大学隆重开幕。作为首届贸易数字化领域政、产、学、研的一次盛会,来自国内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企业代表、高校师生等300余人参会并见证了“上海对外经贸大学环球慧思贸易数字化研究院”的成立。作为国内首家贸易数字化领域智库,通过整合政、产、学、研的力量,构建起贸易数字化的研究和交流平台,链接、共享更多资源和实践经验,同时在各大权威媒体上做了大量的宣传、推广工作。在宏观层面,加快推动了贸易数字化进程。
  
  在微观层面,我们将会在贸易数字化的人才教育培训上给外贸企业更多的支持。以前的人才培养模式是以专业为主,而现在更需要在专业的基础上培养复合型人才,以适应商业模式的迭代,适应数字化组织的进化。基于此,我们会按照新一代人才的培养路线图,利用自己与合作伙伴的经验和资源,帮助外贸企业培养懂外贸、懂营销、懂管理、懂数据的复合型人才。同时,我们也考虑建设贸易数字化孵化基地,去全面提升中国外贸的贸易数字化水平,通过这些努力让贸易数字化能够真正普惠广大外贸企业,帮助企业顺利实现其全价值链、全产业链的数字化转型。
  
  我们愿意联合所有的合作伙伴及合作客户,打造一套开放式的外贸操作系统,一起构建全新的贸易数字化生态,赋能我国外贸企业在新时代乘风破浪,在沧海横流中彰显英雄本色,助力我国由贸易大国转为贸易强国。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