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视人民币升值过快风险

文/乔慧


  2020年,人民币经历了先贬后升的过程,特别是2020年5月以来,人民币步入一个大幅升值通道。2021年1月4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出现猛烈拉升;2021年1月5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为6.476,较前一交易日报价上升648个基点,进入6.4的区间。如果拿2021年1月5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与2020年5月29日年度最高中间价7.131 6相比,人民币兑美元已升值约9.2%。



   
  本轮人民币升值的部分原因
  
  首先是我国抗疫斗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在全球率先基本走出疫情阴霾,经济恢复性增长较快,是2020年全球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经济基本面干净而有活力。同时,我国依然是大量国际资本投资的首选之地。
  
  其次是中美贸易顺差继续存在。据海关总署统计,2020年,我国对美国出口额为3.13万亿元,同比增长8.4%;我国自美国进口额为9 318.7亿元,同比增长10.1%;我国对美国贸易顺差约2.2万亿元。
  
  再次是我国持有大量美国国债。虽然截至2020年10月的25个月里,我国已累计抛售价值约1 74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但至少仍持有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
  
  最后是美国大选造成该国社会撕裂,严重影响其经济复苏,国际投资者对美国出现失望情绪,导致部分避险资金流出。而人民币是当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中币值最为稳定、无风险资产收益率最高的国际流通货币,深受国际投资者追捧,从而其国际流通需求呈现增加之势。
  
  人民币升值利弊互现
  
  一直以来,人们对人民币升值有一种恐慌心理。不可否认,人民币升值可能直接影响对外出口,削减来自国外的直接投资,制约国内旅游业发展,降低产品国际竞争力,同时导致巨额外汇储备缩水。不过,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我们也要看到硬币的另一面,其实人民币升值也有一定的正面效应。我们可以见招拆招,甚至为我所用。
  
  第一,人民币升值可缓和国际社会对我国外汇管理的非议。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为了自身的利益,总是拿人民币汇率说事,动辄将国际问题与人民币汇率挂钩。在许多国际场合,美国呼风唤雨、挑拨离间,指责我国操控人民币汇率,让我国陷于尴尬境地。如今人民币在市场引导下出现一轮升值,一定程度上能“堵”住一些人的妄议之口,有利于减少国际社会对我国外汇管理指手画脚,营造比较和谐安定的国际环境,使我国能聚精会神做自己的事。
  
  第二,人民币升值有助于减少出口依赖。人民币升值一定程度上能减少经济增长对出口市场的过度依赖,转而挖掘国内市场潜力。目前,我国是拥有超14亿人口的全球大市场,消费潜力巨大。国家已经并将继续采取增加农民种粮补贴、提高养老金和低保补助标准、扩大社保覆盖面、推动教育体制改革等一系列措施,进一步增加居民收入,减少消费者的后顾之忧。拓展内需市场,可以弥补人民币升值导致的出口减少损失。
  
  第三,人民币升值可缓解输入型通胀压力。人民币升值后,可以用同样多的货币购买更多的外国商品和服务,特别是可以降低原油、粮食、铜矿、铁矿等大宗商品的进口成本,进而调节国内的通胀压力。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近期的人民币升值并非都是外汇供求关系调整的结果,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投资者短期避险情绪作用使然,也有趁机兴风作浪的游资热钱添油加醋。
  
  资本总是朝着有利可图的市场讪笑。跨境资本大举流入我国市场,一方面说明我国市场已成全球投资旺地,以其韧性、潜力和干净的基本面俘获了资本的芳心;另一方面也显示了海外资本的投机性,其中不乏见利忘义者,搞短促突击战术,想捞一把就走,最后往往留下一地鸡毛。
  
  由于避险资金行色匆匆、来去仓促且规模较大,动辄数百亿美元之巨,凸显“羊群效应”,极易导致人民币汇率大起大落。倘若人民币升值过快,特别是一旦公众对人民币升值产生强烈的预期心理,就可能引发大量投机资本流入我国,增加央行外汇储备和国内货币供应量,从而影响国内通胀水平,破坏物价的稳定性,同时对国内资本市场亦有较大冲击。这明显与我国稳金融、稳外资、稳预期等宏观调控目标相悖。
  
  因此,我国需要高度重视人民币升值过快对货币、股票、债券等金融产品的价格传导,避免产生连锁反应;提前做好金融风险管理对策,避免因失聪、误判、操作失当而蒙受较大的经济损失。
  
  力克人民币升值过快风险
  
  审视2021年全球经济,似有一股悲凉之气袭来。当前,全球经济仍处于低增长、低利率时期,欧盟、美国等主要经济体继续执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试图以高负债挽救经济增长,导致风险不断叠加。
  
  2021年是我国“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也是加速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起步之年,迫切需要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此时,人民币汇率不宜过快升值或大幅波动。
  
  要保持人民率汇率基本稳定,调整贸易结算货币主体极为重要。
  
  当前,不应仅仅关注人民币兑美元的双边汇率变化,而应降低美元的贸易结算权重,转过身来盯住中国外汇交易中心(CFETS)货币篮子汇率的变化。特别要关注中国—东盟经贸合作逆势加快、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完成这两个重大事实,关注东盟已成为我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我国已成为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等重大变化,因势利导,为外汇市场提供准确评估人民币兑外币汇率的基准。
  
  2020年12月31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发布公告称,自2021年1月1日起,调整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篮子货币权重,下调美元货币权重至0.187 9,上调欧元、港元、英镑、澳元等权重。根据贸易情况适当降低美元权重占比可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推进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改革,避免单一币种走势动荡导致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
  
  外贸市场主体应抓住海外资金短期内大量流入的机会,扩大进口,拓展与这些短期资金期限相匹配的贸易融资,避免国内消费拥挤可能酿成的通胀风险。金融机构则应在货币市场做好套期保值,从而对冲风险,进一步夯实实体经济的根基。
  
  我们高兴地看到,2021年1月4日,国家外汇管理局研究部署了2021年外汇管理重点工作,明确提出防范跨境资本异常流动风险,加强外汇形势监测评估,密切关注外部冲击影响,引导金融机构和企业坚持风险中性原则,打击外汇投机行为,加强市场预期管理和宏观审慎管理,避免外汇市场无序波动。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决定将境内企业境外放款的宏观审慎调节系数由0.3上调至0.5。政策调整后,境内企业境外放款的上限相应提高,有利于满足企业的资金需求,也有利于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促进跨境资金双向均衡流动。这向市场发出了明确的政策信号,能更好地引导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预期,避免境外重大投机行为引发市场价格过度波动,旨在全力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我国没有采取零利率甚至负利率策略,也没有随大流实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可以说是少数实施正常货币政策的主要经济体之一。
  
  我们坚信,在国家稳金融政策的驱动下,人民币汇率一定能保持在合理适当的区间内。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