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维尔·德扎尼奇:“无限制的港口”不停歇

 文/本刊记者 李前



  2020年疫情发生以来,有关全球物流货运中断、滞港、涨价等相关典型事件甚嚣尘上,使原本就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国际贸易雪上加霜。尽管铁路运输、空运在疫情中也大有作为,但海运仍是全球货物贸易的主流运输方式和关键环节,海运阻滞无疑会影响大规模的货物进出口,进而打乱国际贸易正常秩序。在一波逆流之中,瑞典最大的港口——哥德堡港(Gothenburg)繁忙而有序,成了欧洲集装箱运输“定海神针”般的存在。
  
  老牌港口逆流而上
  
  哥德堡港位于瑞典西海岸,它不仅是瑞典最大的港口,也是北欧地区最大的港口,其重要地位不言而喻。哥德堡港是瑞典唯一有能力接收世界最大的集装箱船的港口,设有石油、汽车、滚装船、集装箱和乘客码头,航线遍布欧洲、亚洲、非洲和北美洲。
  
  瑞典近30%的对外贸易通过哥德堡港走向全球,约一半的集装箱运输通过哥德堡港往来。出口产品主要包括钢铁、汽车、纸张、纸浆和木材等,进口产品以服装、家具、食品和电子等消费品为主。
  
  瑞典官方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与瑞典及欧洲的其他港口相比,哥德堡港的运量增长幅度更大。
  
  2020年,哥德堡港的集装箱运量增长了0.5%。虽然几乎是微增,但在全球货运市场一度混乱的环境中,这一表现已算难能可贵。这一年,全球许多主要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都出现了大幅下降,其中欧洲15个最大港口的集装箱运量平均下降了2.8%。
  
  不仅如此,哥德堡港继续占据瑞典市场更大的份额。2020年,瑞典共处理了约160万个标准箱,其中超过77万个标准箱(48%)通过哥德堡港运输。哥德堡港在瑞典的市场份额比2019年上升了1个百分点。
  
  “尽管疫情给许多行业带来了不确定性,但哥德堡港依然成功地为客户提供了安全而连续的服务。哥德堡港设法在疫情蔓延期间保持开放,沟通方式也比较稳定。不少航运公司优先考虑在哥德堡港停靠。铁路运营商也做了惊人的工作,我们设法进一步提高了铁路集装箱货物的比例。整个港口已成为‘可靠’的代名词,这让我们感到无比自豪。”哥德堡港务局总裁埃尔维尔·德扎尼奇(Elvir Dzanic)说。
  
  哥德堡港也设法在进出口之间取得平衡,进口集装箱可以很快清空并用于出口。因此,这里并未达到全球范围内的集装箱短缺那种程度。哥德堡港通过加强与港口内陆码头合作和开展更多联合活动,减轻了集装箱短缺对瑞典市场的潜在影响。
  
  早在2020年2月,哥德堡港就已采取措施,在这个前所未有的危机时代保持港口的开放和不受干扰。短期内,哥德堡港的注意力集中在运营方面,确保其在艰难时期保持行业领导地位。在世界许多地区出现集装箱短缺时,哥德堡港却在一定程度上确保了瑞典工业领域能够获得空集装箱。
  
  “我们非常高兴哥德堡港能够为瑞典工业的稳定做出贡献。当这么多公司处于艰难时期时,在哥德堡,我们做了一些正确的事情。”埃尔维尔·德扎尼奇说。
  
  减轻苏伊士运河堵塞影响
  
  2020年3月23日,大型货轮“长赐号”在苏伊士运河搁浅,导致大量货船无法通行,6天之后这一困境才有所缓解。尽管现在苏伊士运河已经重新通航,但此次事件带来的连锁影响并未完全消除。
  
  这种情况意味着位于苏伊士运河和哥德堡之间的欧洲主要港口会出现“番茄酱效应”——许多船只几乎同时停靠鹿特丹港、汉堡港和安特卫普港等港口。
  
  事实上,苏伊士运河堵塞问题出现之前,许多欧洲港口及其堆场就已经装满了货物,疫情是主要致因。有关港口缺乏处理大量停靠船舶和在途货物的堆场管理能力。因此,苏伊士运河事件的影响还将继续。
  
  哥德堡港采取了应对措施,目的是既能确保所在区域的货物更快地到达港口,又能缓解欧洲港口的拥堵状况。
  
  不久前,哥德堡港务局和哥德堡港口集装箱码头运营商APM Terminals向全球航运公司推出了新的市场报价。此外,哥德堡港还提供了卸载额外货物的机会。然后,这些货物可以转运到较小的给料船上,以便进一步运输到其他欧洲港口。这样,大型船只可以更快地回到运输循环中。
  
  埃尔维尔·德扎尼奇表示:“我们提供直接到哥德堡港的机会,而不是在几个欧洲港口排队。在这里,航运公司可以卸下货物,并且这些货物能很快到达客户手中。”
  
  除了有机会把船直接送到哥德堡港,船运公司还可以享受额外的打折优惠。
  
  “我们希望尽一切可能为解决苏伊士运河堵塞问题做出贡献。价格始终是一个因素,许多公司最终因这一堵塞事件增加了成本。哥德堡港越早恢复到正常状态,对物流链中的每家公司就越好。”埃尔维尔·德扎尼奇说。
  
  开放短途海运码头
  
  作为欧洲大陆的主要货物转运枢纽,哥德堡港计划开放短途海运码头,专门用于欧洲内部的集装箱运输。该码头由APM Terminals负责运营。
  
  埃尔维尔·德扎尼奇说:“随着疫情的蔓延,货主将其全球生产系统的一部分向欧洲靠拢,新的物流模式也在演变。短途海运是一个不断增长的细分市场,我们很高兴APM Terminals能够及时满足市场需求,同时扩大了港口的整体服务范围。”
  
  由于短途海运的目的地集中在欧洲,因此需要提供靠近码头区的储存和转运设施,以增强灵活性,并进一步鼓励运输者将更多的欧洲内部货运从公路转向更环保的海运。
  
  “作为一家与欧洲有着紧密联系的全球公司,我们已经从之前推出的短途海运解决方案中获得了良好的经验。目前,我们正在努力制定新的解决方案,以满足瑞典市场的需求。”APM Terminals董事总经理丹尼斯·奥列森(Dennis Olesen)说。
  
  新码头还可以处理沿海和内陆航运事宜。驳船和小型船舶的装卸构成了这些运输方式的主要环节。目前,短途海运码头正在调整和完善装卸系统。
  
  埃尔维尔·德扎尼奇表示:“这是一个体现系统思维好处的典型例子,它进一步扩大了我们的服务范围,使我们更有理由称自己为‘无限制的港口’。”
  
  投资还在扩大
  
  哥德堡地区连续20年被瑞典贸易杂志《智能物流》评为“瑞典最佳物流地”,而哥德堡港的全球服务网络及其正在推进的投资计划是获得这一排名的关键因素。尽管如此,该港口仍面临挑战。
  
  作为一个大型港口,哥德堡港过去一年表现良好,尤其是在财务方面,而同期瑞典和国外的其他货运枢纽都受到了更大的冲击。埃尔维尔·德扎尼奇说:“哥德堡港在迎接未来方面处于有利地位,我们将继续扩大投资,进一步提升客户价值和竞争力。”
  
  目前,哥德堡港正处于发展的扩张阶段,需要投资数十亿美元的航道深化项目(Skandia Gateway)已经获得了资金。该项目计划将航道从14.5米加深到17.5米。
  
  这是为哥德堡港的持续增长和发展铺平道路的众多投资项目之一。其他还包括阿伦达尔新码头建设、数字化平台改造及海岸电力和电气化投资等关键项目。
  
  “物流空间至关重要,这自然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接下来值得关注的是面积达50万平方米的物流用地,该地块离港口只有一箭之遥。我们将于2022年在此建设物流设施。”埃尔维尔·德扎尼奇说。
  
  从历史上看,从哥德堡港出发的货船早已行至中国沿海地区。该港口在中国与瑞典双边贸易中占据无可替代的地位。在近些年“一带一路”实践带动下,哥德堡港更是在中国与北欧地区的货物运输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几百年来,这个“无限制的港口”始终面向无边的海洋,静静地看着货物的到来和离去。在新的数字经济时代,期待它接纳数字化海运的巨轮,用数字技术迎击风浪。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