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未来面临的挑战

  外部环境和过去40多年相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总体上看,过去40多年中国经济是在和平协调的环境下发展的。我们不希望外部出现巨大的摩擦,因为成本太大、风险太高。不过,走到今天,我们发现外部环境的确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从资产层面上看,反全球化的浪潮非常严重。过去很长一个时期,全球的主流声音都是全球化。基于产业分工的全球交换,使各方获得了比较利益。全靠自然经济是很难实现财富增长的,分工之后才更有效率,才可以进行交易,财富自然就增长了。这是全球化的基本原则,各国根据各自的自然禀赋及创新能力,在全球产业链中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
  
  当然,随着经济的发展,有些国家的技术水平不断提高,开始从产业链低端向中高端移动。中国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最开始处在全球产业链的低端,通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人们的创造力、智慧得到了极大的释放,开始向产业链上端移动。
  
  从40多年来国际贸易结构和产品结构可以看得很清楚,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出口的产品基本上以原材料为主。再看今天,在中国的贸易结构当中,电子类、科技类的产品所占的比重已经超过一半。在全球产业链结构中,中国是表现最突出的国家之一,不断往产业链中高端移动,另一个表现可圈可点的国家是韩国。
  
  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现在不少国家可能感觉到了这一变化带来的挑战,它们觉得自己的利益受到了某种约束、某种审判,想关起门来反全球化。
  
  的确,中国也是全球化的受益者。2001年12月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之后,中国经济体系全面融入国际体系,中国经济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通过各种数据可以发现,2001年12月是中国对外贸易的一个转折点。
  
  且不说国际贸易突然迅速增长,2001年之前,中国经济的对外依存度是比较低的,大概不超过30%。加入WTO之后的第六年,中国经济的对外依存度达到了66%。也就是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当中有66%来自于国际贸易。2008年出现金融危机之后,我们发现中国这么大的经济体完全依靠外部需求是有巨大风险的。当外部不确定性增大时,中国经济会处在风险之中。



   
  中国是一个大国,不是新加坡也不是韩国,这两个国家可以完全对外依存,但中国不行。中国拥有超过14亿人口的大市场,要想办法让内部需求成为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从2008年开始,中国加大了基础设施投资,让老百姓的收入实现增长,投资和需求成为中国经济的主要推动者。这样一来,经济的“三驾马车”就形成了。
  
  1978年,中国约有10亿人口,城乡居民所有储蓄存款约211亿元人民币,外汇储备约1.4亿美元,这些就是经济发展所拥有的金融资源。靠这么一点金融资源怎么发展中国经济?基于此,我们找到了一条开放的道路,依靠外部资本和外部市场来发展中国经济,这个思路是完全正确的。到今天,中国外汇储备已经超过3.2万亿美元,居民存款在90万亿元人民币以上。
  
  这些都是改革和开放带来的,首先是改革,其次是开放,这两条线相辅相成。开放也是改革,而且是最大的改革。中国在改革开放中获得了好处,很多人没有想到今天的中国会变得如此繁荣、如此强大,短时间内就成了中等收入国家,解决了温饱问题。
  
  现在外部环境发生了变化,新冠肺炎疫情让很多国家想建设完整的工业体系和供应链体系,都怕被别人“卡脖子”。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也让中国深刻地意识到“卡脖子”给我们带来的重大威胁。比如芯片,它是现代信息社会的心脏,如果你卡在了这里,就可能回到落后的社会。因为芯片不仅仅存在于手机里,还涉及我们生活的各个领域。如果汽车没有芯片,就会非常传统落后,无法做到智能化。在高科技领域,中国确实被“卡脖子”了,所以反全球化的趋势是比较严重的。
  
  中国体会到了“卡脖子”,其他一些国家也体会到了,但是它们对“卡脖子”的感知不是有意识的。比如说口罩,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有些国家短期内的确没有生产能力。放在以前,基于全球化,通过国际贸易就可以完成口罩的贸易,这些国家也没有必要去生产口罩,而疫情的种种因素把这一过程打乱了。中国在口罩出口方面并没有要卡谁的脖子,而是尽己所能对外供应。
  
  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盛行已经严重威胁到全球市场。民粹主义不可能让一个国家发达起来,它只会让一个国家仇外,失去合作精神和理性精神,最后走向闭关锁国。不要把民粹主义和民族自信连在一起,这两者有本质的区别。民族自信是相信这个民族有未来、有创造力,同时不否认别人的好,而民粹主义是排他的。
  
  我提倡进行国际化合作。中国之所以能富起来,就是因为走了国际化的道路,融入了国际社会,关起门来是没有今天所取得的成绩的。国际社会给了我们一个标杆和前进的方向,让我们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在国际市场上,绝大多数领域都有标准,那个标准就是前行的方向。关起门来、夜郎自大要不得。
  
  民粹主义带来了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导致中美贸易关系恶化。中美两国谁也不要指望对方衰落,两国繁荣发展、展开合作,可以为世界带来新的发展机遇。中美关系是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对全球整体发展具有指向性。美国要告别特朗普执政时期先贸易摩擦、后科技堵截、再人文交流脱钩的老路,对抗对谁都没有好处。
  
  (本文节选自经济学家吴晓求2021年5月19日在全球新零售峰会上的演讲内容。为了准确达意,对个别口语化文字有所调整,未经专家审核)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