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下拉美地区外资的危与机

文/郭凌威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叠加世纪疫情给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以下简称“拉美地区”)造成了严重影响,除贸易冲击外,还体现在投资骤降上。根据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以下简称“拉美经委会”)的数据,2020年拉美地区是全球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其外资流入的降幅虽与全球降幅平均水平(35%)一致,但却是发展中经济体中降幅最高的区域。这表明自2012年起拉美地区外资已步入下行区间,并且这种颓势已经削弱跨国公司的投资热情。
  
  然而,机遇总是与危机相伴。根据联合国的数据,虽然2021年拉美地区外国直接投资(FDI)增速在全球将居于末位,但仍有部分国家和产业有望突破困境。新一轮投资动能正在酝酿。
  
  疫情冲击下拉美地区外资面临的“危机”
  
  2020年,拉美地区外资流入额下降34.7%,为1 054.8亿美元,同时FDI在该地区国内生产总值(GDP)中的占比也从2019年的3.9%降至2.9%。可见,疫情对拉美地区外资的影响较对GDP的影响更为严重。究其原因,主要有如下方面:其一,全球FDI减少,大宗商品市场低迷;其二,拉美地区疫情尤为严峻,疫情几度暴发导致封锁措施难以解除;其三,为了提高供应链弹性,跨国公司的战略决策出现转向。
  
  在这种情况下,疫情冲击下拉美地区的外资呈现多种不平衡性。
  
  第一,投资分布的差异和投资格局的变动。数据显示,中美洲和南美洲外资降幅高于地区均值。2020年,中美洲外资流入额同比下降89.4%,是拉美地区外资降幅最高的区域,几乎陷入停滞;其次是南美洲,降幅为40.4%,同样高于地区平均水平。前者80%是受到巴拿马外资回撤的影响,大量资本以公司间借贷的形式外流,同比下降140.5%。而在南美洲,外资流入额下降最多的国家是巴西、秘鲁和哥伦比亚,共占南美洲外资下降总量的85%。与此相对,拉美地区仅有5个国家出现外资流入的上升。这5个国家分别是墨西哥,南美洲的厄瓜多尔和巴拉圭,以及加勒比地区的巴哈马和巴巴多斯。
  
  从投资东道国视角看,巴西和墨西哥虽然仍是该地区吸引外资最多的2个国家,但因巴西外资同比下降35.4%,墨西哥同期逆势增长,两国吸引外资额的差距从2019年的397.5亿美元缩小至2020年的133.0亿美元;智利则超过哥伦比亚成为该地区第三大外资流入国,这是自2016年来的首次。从外资流入区域分布来看,2020年,南美洲和墨西哥是拉美地区利用外资最多的两个地方,但比例出现明显变动,分别从2019年的70.1%和18.2%变为2020年的64.1%和29.7%;加勒比地区超过中美洲成为第三大外资流入区域,二者占比分别为5%和1.2%,而2019年二者占比为4.5%和7.2%。从投资来源的视角来看,欧洲长期以来都是拉美地区最主要的投资来源,而2020年由于欧洲对外投资全面收缩,来自美国的投资几乎追平欧洲。2015—2019年,欧洲、美国在拉美地区投资占比分别为51%和27%,2020年该比例变为38%和37%。
  
  第二,投资方式的差异性。疫情导致要素流动受阻,因而相比并购投资,投资回报周期较长、投资风险较大的绿地投资受到更严重的影响。2020年,全球绿地投资额将2019年14%的降幅扩大至33%,达到200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其中对发展中国家的绿地投资额降幅最高,为44%。而拉美地区的这一比例为45%,与该地区金融危机后2009年的增长形成鲜明对比。全球对拉美地区的并购投资额减少21%,尽管降幅低于该地区的绿地投资,但显著高于全球6%的平均水平。不仅如此,全球对印度和中国的并购投资额几乎翻倍,与其他发展中经济体相比,更加突显了此次疫情对拉美地区FDI冲击的严重性。
  
  第三,产业部门的不平衡。初级部门和制造业受冲击最大,可再生能源领域投资成为亮点。从FDI产业分布来看,拉美地区与全球产业投资的发展趋势总体保持一致。2020年,全球采掘业绿地投资额下降54%,其中采矿和化石类投资总额为20年来最低,仅占绿地投资总额的1.6%;其次是制造业,绿地投资额减少41%,主要受到炼焦和炼油业投资骤减的影响。由此可见,大宗商品市场不景气对FDI形成较大冲击。因而,在拉美地区,2020年初级部门外资流入额同比降幅最高,达到47.9%,哥伦比亚、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等油气生产国的外资也相对受到显著影响;制造业投资额降幅紧随其后,达到37.8%。不过,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是拉美地区的一大亮点。在此次危机中,可再生能源产业投资额尽管下降5.6%,却是2020年新增绿地投资额最多的部门,在拉美地区绿地投资中的占比高达26%。不仅如此,自2010年以来,拉美地区一直是全球可再生能源领域投资的第二大目的区域,占10年来新增项目总数的17%。在部分国家,这一产业的优势更为突显,如在智利2020年新增的绿地投资中,79%为可再生能源项目。这一发展趋势与发达国家发展和投资战略的转变存在直接关系。
  
  后疫情时代拉美地区吸引外资的机遇
  
  联合国预计2021年全球FDI增长10%~15%,仍无法恢复至2019年的水平,并且全球FDI的复苏将不均衡,欧盟、美国等发达国家和地区及亚洲地区会明显高于拉美地区。尽管拉美经委会于2021年8月将对拉美地区的经济增长预期调高至5.9%,但该地区仍难以恢复到2019年的经济增长水平,因而外资的复苏前景并不乐观,预计不会超过5%。
  
  这一方面是因为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结束后,拉美地区长期的结构性问题导致其对外国资本的吸引力逐渐下降。这一趋势已在近几年的外资流入动态中得到体现,而疫情导致趋势的进一步恶化。另一方面,财政空间相对充裕、疫情相对稳定的发达国家和地区相对更具有吸引力,尤其在疫情后的复苏阶段,企业寻求战略资产和调整生产结构(如向健康产业、数字经济调整)的投资动机得到加强,欧洲、北美和一些亚洲国家更能满足这些跨国公司的需求。
  
  不过,由于某些内外部条件的改善,部分国家的外资可能较快恢复。首先,由于大宗商品价格自2021年年初以来不断上涨,石油生产国、金属和矿物出口国的投资有望更快回升,如智利、秘鲁、哥伦比亚等。其次,美国经济的复苏和供应链的回流将加速墨西哥、中美洲和南美洲主要国家投资的增长。再次,部分国家持续优化营商环境,能够提高对外资的吸引力,比如厄瓜多尔2021年重新加入了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ICSID)。最后,部分国家新冠疫苗接种速度较为理想,疫情相对受控。截至2021年9月10日,乌拉圭和智利完全接种率均超过70%。
  
  2021年上半年的数据也确实反映出拉美地区部分国家FDI的积极走势。智利央行数据表明,2021年6月,流入智利的FDI同比增长66%,达到2003年以来的历史最高水平。墨西哥经济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FDI上升的速度达到8年来的峰值,FDI累计达184亿美元。2021年第一季度,秘鲁外国直接投资增加了35亿美元。哥伦比亚最新数据预计2021年其FDI将增长5.1%。厄瓜多尔的FDI延续了2020年的增长态势,2021年第一季度新增3.64亿美元。巴西情况相对复杂,2021年年初外资增势较为强劲,但随着疫情再度暴发,外资连续4个月下降。其中,7月环比有所增长,但同比下降40%。不过报,道称巴西投资者信心近期达到8年来最高水平,FDI有望继续回温。
  
  此外,拉美地区部分产业也展现出吸引外资的潜力,如可再生能源、信息和通信服务、医疗设备等领域。但是,也要警惕在经济复苏乏力、全球市场对大宗商品需求回升的环境下,部分国家的“再初级化”发展动向。短期内,“再初级化”发展或有利于缓解经济复苏的矛盾,但中长期来看显然会恶化结构性问题,难以实现可持续发展。对此,拉美国家需要加强政策对投资的积极引导。
  
  综上所述,虽然2021年拉美地区外资形势相对不乐观,但部分国家和产业存在增长点和突破口。中国在拉美地区投资的影响力和重要性不断提升,2020年,拉美地区并购投资最大的来源地是中国。不断加深的中拉投资合作也将为拉美国家带来新的机遇。
  
  (本文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经济学博士)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