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多数州经济开始复苏

文/周密


  澳大利亚与亚洲经济联系紧密,特别在近20年来,其国际贸易与亚洲的整合程度显著增强,经贸活动为双方合作优势的发挥创造了重要条件。
  
  澳大利亚有6个州和2个地区,6个州是1901年1月1日成立澳大利亚联邦之前的6个英国殖民区,而北领地和首都地区则是当时未被殖民区管辖的地方。按照澳大利亚的统计习惯,每个财年为上一年的7月1日到本年的6月30日。
  
  作为四面临海、无陆路与其他地区连接的国家,澳大利亚向来对保护其特殊生物物种免受外来物种入侵执行非常严格的政策,而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迅速采取的边境关闭举措更对其经济社会带来不小影响,拒绝包括国际学生和移民劳务人员的入境对澳大利亚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地区的冲击尤为明显。
  
  受此影响, 2019—2020财年,澳大利亚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出现了同比下降。尽管只下降了约8 000万澳元(约为3.66亿元人民币),但澳大利亚自1990年以来只有1991年和1998年出现过GDP下降,即便2008年金融危机后都未出现过下降。此次冲击对澳大利亚的影响为21世纪以来最大的。
  
  2020—2021财年,澳大利亚的GDP达2.01万亿澳元(约为9.22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该财年,在澳大利亚的8个州和地区中,除北领地和维多利亚州外,其余各州均实现了州生产总值(GSP)的增长。
  
  澳大利亚地方经济的发展特色鲜明,全国大多数人口集中在南部偏东的少数大城市,服务业较为发达,但西澳大利亚州、北领地和昆士兰州则长期以能矿产业为主要经济增长支柱。因此,全球大宗商品市场的波动对澳大利亚能矿驱动的地方经济影响明显。
  
  澳大利亚多数州实现经济增长
  
  新南威尔士州拥有悉尼港,农牧业、机械制造业、纺织业和旅游业都较为发达,人口约占澳大利亚总人口的1/3。2020—2021财年,新南威尔士州的GSP为6 336.4亿澳元(约为2.91万亿元人民币),占澳大利亚GDP的31.5%,同比增长1.4%。在森林大火、严重旱灾和疫情的冲击对上一财年GSP造成-0.6%的负面影响后,新南威尔士的经济出现好转。在澳大利亚国家医疗福利计划的支持下,健康护理和社会支持领域的产值增加了6.5%,谷物在连续3年减产后的增产推动农林渔业大幅增长26.3%,零售业也增加了7.1%。虽然疫情对新南威尔士的游轮等旅游业冲击明显,但其本地的人口和相对完善的产业结构为经济保持活力提供了支持。
  
  昆士兰州是澳大利亚的第二大州,农牧业在经济中占比较高,小麦、高粱、蔗糖、牛肉、水果等产量在澳大利亚名列前茅。但该州的人口数量较少,其GSP在上一财年出现有记录以来第一次下跌后复苏了2%。与澳大利亚其他州相比,昆士兰州受疫情影响小,限制措施相对不多,在其他州严格封锁时吸引并举办了一些大型活动。但是,天然气和煤炭的价格与需求量下降对该州的影响依然不容忽视,该州采矿业的产值下降了6.7%。
  
  西澳大利州是澳大利亚面积最大的州,占该国总面积的1/3,人口不足总人口的10%。作为矿业大州,西澳大利州的经济特色明显,2020—2021财年,该州的GSP同比增长了2.6%,其中矿产品的出口量保持稳定,铁矿石价格猛涨使采矿业产值增长了15.8%。该州的制造业同样表现强劲,矿物和化学产品制造、机械和运输设备制造的增长推动制造业产值增加。
  
  塔斯马尼亚是远离澳大利亚本土的一个岛州,2020—2021财年,该州的GSP增长了3.8%。其中林产品、家禽、奶制品和其他农产品是该州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贡献了GSP的2个百分点。批发和零售的产值分别增长了14.4%和7.8%,摩托车和其他机械设备需求上升是主要的增长动力。
  
  维多利亚州的GSP保持连续10年稳定增长后,在2020—2021财年下降了0.4%。该州产值下降最大的领域分别是管理与支持服务(-9.0%)、运输、邮政和仓储(-8.7%),以及建筑业(-4.6%)。作为澳大利亚面积最小和人口最密集的州,维多利亚州受边境封锁带来的游客下降的影响较大。尽管如此,谷物、水果、坚果、蔬菜和奶制品产量的增加减缓了经济下行的势头。
  
  北领地地广人稀、资源丰富,凭借其重要的地理位置和巨大的合作空间吸引了各方关注。早在2015年,澳大利亚政府以白皮书的方式提出未来20年发展北部的愿景和蓝图,以北领地为主,也涵盖了昆士兰州和西澳大利亚州的北部地区。然而,该计划推行并不顺利,对合作方的猜疑和来自域外其他国家的干预使得经济合作缺乏稳定的环境和相互信任。2020—2021财年,北领地的GSP下降了0.6%。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导致的开采活动减少,导致采矿业的产值下降了12.1%。尽管与其他地方相似,该州的农林产品有较大幅度增长,但受产业结构的影响,北领地的经济总量仍出现下降。
  
  RCEP有望加快澳大利亚各州经济复苏
  
  2022年1月,《区域全面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生效。作为批准方之一,澳大利亚将与其他成员共同建设这一当前全球最大的自贸区。把握RCEP带来的制度性保障,发掘关税下降、服务业市场准入放宽、投资门槛降低以及各类市场监管和标准规范对接所带来的新机会,有望为澳大利亚各州经济的加快复苏带来更强支撑。
  
  2022年,澳大利亚将迎来大选。相对较短的执政周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澳大利亚政策的波动性可能更大,而RCEP所确定的国家间合作机制对经贸合作环境的稳定相应也更为重要。事实上,国家间的经贸合作尽管可能有起有落,但对省州层面的经济合作而言,产业基础和市场需求决定了合作的意愿和能力,经贸合作往往也更为稳定和可靠。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努力强化以发挥自身优势为目标的省州经贸合作,能够减少其他因素的负面影响,为双方企业和消费者创造更多发展利益。
  
  (本文作者系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