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2022年经济形势展望

文/寇春鹤 王常春


  进入2022年,澳大利亚经济复苏步伐明显好于大多数发达经济体。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和富有弹性的产业结构,为其经济复苏提供了基础。2022年1月1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正式生效,标志着中澳经贸关系或将迎来新的转折。
  
  经济复苏指标持续向好
  
  政府支出   根据2021—2022财年澳大利亚联邦财政预算案,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和促进经济恢复,澳大利亚政府支出将保持在较高水平,约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7%,这一占比是自1982—1983财年经济萧条后从未有过的。2021年澳大利亚政府分发的大部分一次性补贴已经结束,继而引入了新的政策,提供额外一年中低收入者税务抵销。与此同时,继续投资6.2亿美元保障澳大利亚家庭免受疫情干扰,包括扩展医疗保险福利计划(MBS)和远程健康服务、家庭药品服务、对偏远土著社区的支持等措施。2022年,澳大利亚政府将拨款13.5亿美元继续用于新冠肺炎疫苗的分发,为联邦和州政府提供疫苗项目的所需资金,支持疫苗的推广、应用、跟踪和报告,以及全国推广活动,预计疫苗推广总投资将达到43亿美元。此外,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还计划增加约126亿美元新拨款,将在5年内用于老年护理领域。预计2021—2022财年澳大利亚现金赤字将达到757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净债务将在2025年6月达到占GDP的40.9%的峰值。
  
  家庭消费  通常,在经济低迷时期,家庭会动用储蓄,但本次经济衰退有所不同,澳大利亚家庭储蓄不降反增。2021年前三季度,澳大利亚家庭储蓄与收入之比从11.8%上升至19.8%,家庭可支配收入总额增长4.6%,为2008年以来最快增速。随着家庭和企业开始动用在疫情期间积累的2 200亿美元储蓄,2022年预计消费将带头行动,支持未来几个月经济的强劲增长。尽管奥密克戎毒株带来经济下行风险,但伴随新冠疫苗的日益普及,人们重拾消费信心,对商品的需求日益增加。现阶段,澳大利亚央行调整了对2022年经济增长预期,预测 2022年经济增长率为5.5%。
  
  劳动力市场  在澳大利亚全国一半的洲处于封锁状态导致大量失业后,就业开始迅速复苏。大量招聘广告和职位空缺数量的增加印证了这一点。越来越多的公司面临招聘难题,尤其是在建筑业、农业和酒店等专业行业领域,招聘广告数量已达到 13 年来最高水平。澳大利亚失业率在2021年12月下降至4.2%,随着经济达到“充分就业”,失业率甚至可能会降至4%以下。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澳大利亚偏远地区新增就业人员远远多于首都地区。例如,仅在2021年12月,北领地就业人员增加了1.3%,超过澳大利亚0.5%的平均水平。出现此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人们在疫情过后对生活地区及生活方式进行了重新评估;另一方面,是因为随着偏远地区的技术进步和基础设施改善,人们降低了在首都地区工作的需求,进一步促进了偏远地区的扩张,创造了更多就业机会。
  
  通货膨胀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2022年1月25日的数据,2021年澳大利亚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为3.5%,6年来第一次超过央行设定的3%通胀预期上限。最主要的推动因素为澳大利亚房地产业的蓬勃发展和汽油价格上涨。尽管如此,澳大利亚总体通货膨胀率远低于北大西洋。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有二,一是因为澳大利亚可再生能源的创纪录产出在2021年第三季度推低了澳大利亚全国的电价;二是澳大利亚的工资增长仍然相对较低,尽管最近总工资水平有所回升,但也只是回到了疫情前的低水平。据澳大利亚央行预测,剔除食品价格波动和能源价格波动后,澳大利亚2023年的核心通货膨胀率将达到至2.5%,处于央行设定的目标范围内,有利于经济平稳运行。
  
  国际贸易  在大宗商品价格暴涨的推动下,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显示,仅2021年6月,澳大利亚的货物贸易出口额达292.6亿美元,进口额达198.5亿美元,贸易顺差扩大至94.1亿美元。从商品出口类型来看,金属矿石贸易增至创纪录的145.2亿美元,约占6月出口总额的近一半,这是金属矿石贸易连续第4个月创纪录,主要推动原因是铁矿石价格上涨。推动金属矿石贸易增长的还有铜矿石,价格上涨 37%,有史以来第一次超过3.5美元/公斤。在全球供应有限的情况下,绿色技术对铜的需求持续增加,推动铜矿石的价格不断上涨。从出口国别来看,中国、日本、韩国、美国是澳大利亚对外贸易的前四大伙伴。中国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在澳大利亚国际贸易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2021年6月,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金属矿石达105.5亿美元,环比增长8%,占澳大利亚对外贸易总额的35%,创下澳大利亚金属矿石出口单月历史新高。
  
  RCEP背景下,中澳经贸关系或将迎来新转机
  
  长期以来,澳大利亚一直是东北亚地区的重要贸易和投资伙伴。自1927年中国与澳大利亚建交以来,双方在贸易投资等经贸领域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尤其是2015年中澳自由贸易协定正式生效后,双边经贸合作的领域和力度不断扩大。近年来,由于复杂多变的全球经济形势和新冠肺炎疫情等不可抗力的影响,中澳经贸关系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据中国海关统计,2020年中澳货物贸易额为1 683.2亿美元,同比下降0.7%。其中,中国对澳大利亚出口额为534.8亿美元,同比增长10.9%;自澳大利亚进口额为1 148.4亿美元,同比下降5.3%。2022年是中澳建交50周年。随着《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于2022年1月1日正式生效,中澳经贸关系或将迎来新的转折。
  
  RCEP是两国间第二个自由贸易协定,双方在自贸协定的基础上深化关税减让安排,力争进一步加深两国在亚太价值链中的紧密联系。从减税时间表看,协定生效当年,我国立即对66%的澳大利亚产品关税降为零,在随后的第11、16和21年,逐步实现我国自澳大利亚进口约90%的税目清零。与之相对应,澳大利亚2022年对我国约75%的税目立即降为零,最终实现对我国产品关税降为零的比例高达98%。从减税内容看,降税产品中大部分将延续中澳自贸协定中的内容,增加了椰子油、部分中密度纤维板、未使用邮票、转印贴花纸等项目。
  
  RCEP的正式生效将便利区域内各国货物、资金及人员跨境移动,并为企业灵活组织供应链提供保障,有利于缓解外部不稳定因素对亚太地区产业链合作的冲击。但基于澳大利亚联邦政府2021年的一系列举措,中澳经贸关系能否在RCEP合作背景下得到有效改善仍然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随着澳大利亚将迎来联邦大选,其国内政治动向也是需要关注的焦点。虽然政策可能有很大的延续性,但反对党可能会改变政策的执行方式和信息传递方式,这可能为中澳经贸关系打开一扇窗户,改善两国关系。但无论如何,RCEP的生效对中澳两国都具有重要意义,为两国贸易投资增长提供关键动力,助力疫后复苏。RCEP也将深刻影响全球贸易格局,为疫情和保护主义背景下受损的全球价值链产业链注入强心剂。
  
  (寇春鹤: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博士生;王常春: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