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农业催生中拉农产品贸易新机遇

文/李春顶  卢爱平  王相哲



  近年来,数字技术推动数字化转型已成为全球农业发展的重要趋势,各国纷纷加快释放数字技术在农业领域的应用。拉丁美洲(以下简称“拉美”)是世界农产品的重要生产基地和出口市场,在全球粮食安全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作为全球农业生产的重要区域,拉美数字农业的发展取得了显著成绩,为中拉农产品贸易迎来新契机。
  
  拉美地区数字农业步入“快车道”
  
  在数字技术深度融入和革新经济形态的背景下,拉美的数字农业逐渐步入发展快车道。
  
  拉美地区在农业生产和全产业链上均积极应用数字技术。国际各大农业数据公司以股权融资、收购、投资等形式逐鹿拉美地区数字农业市场,在农场管理系统、数字农业工具、风险管理工具、决策评估系统等方面为农民提供全方位的数字技术和工具。大型农场主积极应用数字农业技术提高作物产量、质量及种植效率,扩大利润空间。种植者借助数字农业技术了解病虫害及恶劣天气等自然因素影响,以更好地在农业生产过程中做出决策与应对措施,有效评估种植成本和收入。
  
  巴西是拉美地区第一农业大国,也是全球掌握技术和高生产力的农业区。作为开发新技术和热带农业创新的先驱,面对数字农业发展浪潮,巴西加快农业数字化转型,形成了一套成熟完整的科技创新体系。
  
  巴西数字农业发展前景广阔,具有天然的优势和巨大的潜力。巴西政府高度重视和推动数字农业的发展,巴西国民议会、农业部发布诸多法令法规,完善无人机监管、有机农业、数据保护等相关法律体系,为数字农业发展提供制度保障;同时,制定有效公共政策,稳定农产品价格,提供低息贷款,为数字农业发展提供政策支撑。数字农业发展所需的数字技术不断完善,农业科技企业、农业数字公司形成良性竞争,在农场管理、决策评估、数字农机、实时监测等领域全面创新。大型跨国企业通过并购、投资、合作等方式在巴西农业区建设互联网络。大部分巴西农民拥有智能手机,手机管理农业发展趋势明显。与此同时,电子商务、数字交易和线上金融在巴西农业领域的应用程度不断提升。根据麦肯锡2021年发布的研究报告,巴西近半数农业生产者采用线上采购,通过手机应用(App)进行数字交易,线上金融服务逐渐成为受农业种植者青睐的数字农业服务方式。
  
  阿根廷是拉美地区另一个重要的农产品生产大国和出口大国,素有“世界粮仓与肉库”之称,是世界第八大农产品出口国,出口的产品主要有小麦、玉米、高粱、大豆、食用油和牛羊肉等。阿根廷数字农业平台正加速发展,农民数字能力不断提升,多个政府部门正积极推动数字农业的发展。2021年6月,阿根廷联邦公共收入管理局、交通部、农业部等宣布,从该年11月起,所有谷物运输将强制使用数字化运单,以进一步提升粮食运输效率和产品追溯能力。阿根廷罗萨里奥谷物交易所与化肥厂商联合开发了一款App,对化肥生产、分配、运输等环节进行数字化管理。同时,阿根廷政府联合数字平台运营商开办了数字农业培训,帮助农民熟悉数字工具,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和可持续发展。
  
  阿根廷发展数字农业也具有自身优势。阿根廷土地集中,集中经营模式呈指数增长,中大型农场具备规模经济优势,有利于农场数字化管理,土地、作物监控更加便捷。相比自给自足的小农经营,大中型农场容易抵消数字农业固定成本投入,便于数字技术广泛应用。农业生产规模大也更容易获得信贷担保,获取农业信息与数据,促进数字农业发展。
  
  拉美地区数字农业发展面临一定阻力
  
  尽管发展迅速,但受农村地区网络不畅、数据传输障碍等因素制约,当前拉美地区数字农业发展尚处于早期阶段,农业数字化和精准农业占比较低。根据华为的《联网农场—智慧农业市场评估报告》,拉美地区2020年电信运营商潜在的农业市场规模为25亿美元,远落后于其他地区,数字农业市场发展呈现无序状态。
  
  拉美地区数字农业发展主要面临3个问题。第一,拉美地区热带农业面临区域天气差异大、地区特定虫害差异明显等问题,容易受到自然灾害等因素的影响,增加了发展数字农业的风险与成本。第二,拉美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不足,信息网络在农村地区覆盖率相对较低,数字技术的创新能力有限,在一定程度上桎梏数字农业的发展。第三,农民的受教育程度和水平有限。数据驱动的农业要求农民具有一定的信息能力与通信技能,但大部分农民的学习与适应能力有限,无法将数据转换成农业信息,无法与经验结合使用,数据、信息与经验关联度低,导致大数据无法有效利用,影响数字农业的生产效率。
  
  因数字农业对传统农业形成一定冲击,当前拉美经济结构也会对数字农业发展形成一定阻力。第一,拉美农业发展不平衡,产业化大农场和小农生产并存,数字农业的发展将冲击小农经济。小农经营无法承担数字技术的大额固定成本投入,难以应用数字农业技术,无法享用农业信息与数据。数字农业促进大农场高质量和高效率生产,农产品价格下降,小户经营与大农场间差距不断扩大,将导致小农生存困难,加重地区发展不平衡,拉大贫富差距。第二,数字农业发展或将加重失业风险。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数字技术与农业生产相结合,边缘化的农场工人将被智能化农业设备取代。这些低技能劳动力普遍受教育程度低,难以调整转型。拉美地区农业劳动力占比大,数字农业可能会引发技术性失业,影响社会的稳定并拉大收入差距。
  
  中拉农产品贸易迎来新机遇
  
  由于分布于北半球和南半球,季节颠倒使得中拉农产品贸易具有很强的互补性。拉美国家是我国农产品贸易的重要伙伴,已超过北美和亚洲,成为我国最大的农产品进口来源地,并且是巴西、阿根廷、乌拉圭的第一大农产品出口目的地。来自农业农村部的贸易统计数据显示,我国从巴西进口农产品额占我国农产品进口总额的20%以上,是我国第一大农产品进口来源国。水果贸易是中拉农产品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樱桃、牛油果、蓝莓、柑橘和柠檬是拉美国家对我国出口的主要水果产品。此外,阿根廷76%的肉类出口至我国,智利和厄瓜多尔分别是我国三文鱼和冷冻虾的主要进口来源国,我国也是巴西的牛肉、猪肉和鸡肉的最大买家。
  
  数字农业将为中拉农产品贸易带来更大发展机遇。一是数字农业的发展提高了拉美农业的生产效率和水平,可进一步发挥农业生产资源优势,为我国提供更多高质量农产品,扩大双边农产品贸易。二是中拉数字农产品经贸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果,尤其是农产品跨境电商发展效果显著。自2020年以来,智利、阿根廷等国家的水果出口商协会与我国多个电商平台达成全面战略合作协议,智利驻华大使亲自上线代言智利产品,阿根廷驻上海总领事亲自担当“百亿推荐官”,一系列电商推广活动在中国网民中掀起了一波拉美农产品消费热潮。
  
  中拉农业数字化合作对策
  
  展望未来,我国加快推动形成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将进一步提升国内消费质量,对高质量农产品的需求不断扩大,而拉美农业资源丰富且农产品质量优良,预示着中拉农产品贸易发展潜力巨大、前景广阔。同时,数字农业是发展大势,也是未来实现农业现代化和提升生产效率的主要动力,我国和拉美国家应抓住数字农业发展机遇,进一步加强合作,推动中拉农产品贸易升级。
  
  第一,加强数字农业合作,扩大数字农业市场准入,建立互惠均衡的农产品贸易合作关系。加强双边农产品贸易政策和农业投资政策的沟通和交流,引导企业充分利用中国—智利自由贸易区、中国—秘鲁自由贸易区、中国—哥斯达黎加自由贸易区等便利条件,充分挖掘贸易机会。
  
  第二,积极参与拉美国家的数字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发挥中国知识密集型产业的优势,向拉美国家出口能够应用于数字农业技术的软件和硬件。打造包括农业科技研发中心、农业加工示范园、农业投资开发区等在内的农业产业链投资体系。
  
  第三,探讨建立数字农业产业合作机制,推动深化数字农业对接和融合。鼓励双方企业联合,促进形成更直接的“生产者—消费者”联系。应积极促进我国企业对拉美国家的农业投资,鼓励双方涉农企业联合发展,努力突破发达国家农业跨国公司对拉美国家农业生产和流通的控制,减少农产品贸易的中间环节,降低贸易成本,增强中拉农产品贸易的稳定性和可靠性。
  
  (李春顶为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经济贸易系主任,卢爱平为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硕士生,王相哲为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本科生。)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