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脱碳路漫漫

文/JOHN BASQUILL




  当前,中东地区再生能源势头强劲,诸多大型风能及太阳能项目已投入运营或在筹备中。然而,对于严重依赖化石燃料为能源出口收入来源的中东地区国家,新能源的兴起是否会威胁它们的存亡?
  
  中东石油业称霸全球:坐拥全球一半以上已探明石油储量,石油产量约占全球总产量的1/3。其中,沙特阿拉伯原油出口量高居世界首位,日产原油桶数仅次于美国。
  
  根据英国石油公司(BP)2021年公布的一份详细数据分析:伊拉克、伊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以下简称“阿联酋”)以及科威特紧随沙特阿拉伯其后,跻身前十大产油国之列。同时,中东地区也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已探明天然气存储量,其中大部分位于伊朗和卡塔尔,尽管其产量还远远低于美国和俄罗斯。
  
  一些中东国家依赖石油出口作为国家收入的重要来源。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阿曼、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和伊拉克的石油出口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0%以上,而阿联酋、卡塔尔和伊朗约占GDP的15%。
  
  然而,这些化石燃料生产国面临着脱碳的巨大国际压力。
  
  2021年,颇具影响力的国际能源署(IEA)警告:为了实现2050年全球净零碳排放目标,应不再有新的石油、天然气或煤炭开发。银行、保险公司和贸易商正承受来自气候活动家们的强大压力,不得不减少对化石燃料的支持。
  
  这些呼吁在石油生产国的公私企业都得到一定程度的响应。一些中东国家政府已经制定了相应目标,虽然不如国际能源署所描述的目标那么雄心勃勃,但确已出现了基于新能源的各项活动和投资,尤其是风能和太阳能。银行贷款也逐步倾向可持续发展相关设施,包括在贸易和供应链金融领域。
  
  但是,一个依赖化石燃料发电和出口创收的地区,不可能一夜之间轻易转向可再生能源。为了与科学脱碳目标相符,同时又不造成重大经济损失,专家们认为需要走产业多样化发展之路。
  
  中东和北非绿色产业兴起
  
  整个中东地区都在努力制定脱碳时间表。沙特阿拉伯“2030年愿景”包括一项计划:2030年前实现50%的发电量源于可再生能源,到2060年前完全实现净零碳排放。
  
  阿联酋计划至2050年年底将一半的电力转向可再生能源和核能。卡塔尔和科威特则分别承诺至2030年可再生能源在其能源结构中占比15%和20%。
  
  近年来,中东能源结构多样化项目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规模上都大幅增加。
  
  在阿联酋的首都阿布扎比,一座1.2吉瓦的太阳能发电厂已经投入运营,当局在2020年批准在首都以西的阿联达夫拉修建一座更大的发电厂。在邻近的迪拜,另一座太阳能发电厂正在分阶段开发。到2030年,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马克图姆(Mohammad bin Rashid Al Maktoum)太阳能电厂发电量有望达到5吉瓦。
  
  在沙特阿拉伯,国家主权财富基金已投资大型太阳能项目——Sudair光伏发电厂,该项目预计发电量为1.5吉瓦。其他投资者包括石油和天然气巨头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简称“沙特阿美”)和沙特阿拉伯国际电力和水务集团(ACWA)。
  
  ACWA还参与了沙特阿拉伯盖西姆省一座700兆瓦太阳能发电厂的开发,并于2022年3月签署了购电协议。ACWA董事长表示,太阳能是“推动经济、环境和社会发展的关键,无论是用于消费者还是大型项目”。
  
  风力发电场也在投入使用。2021年8月,沙特阿拉伯第一座风力发电场与该国国家电网联网。据报道,这是该地区最大的风力发电场,拥有99台涡轮机,每台发电量都足以供应约7万户家庭。
  
  氢能在中东地区新能源战略中占有突出地位。尽管氢能的可持续性仍存争议,气候活动家们认为其适用范围有限且生产效率极低,但项目已经在进行中。
  
  阿联酋的目标是到2030年占领全球氢燃料市场的25%。阿联酋在迪拜已有一座在建电站,所需电力将由太阳能电池板提供。沙特阿拉伯新建超级城市Neom还将拥有一座绿氢发电站,预计发电量为4兆瓦。
  
  总之,根据中东商业情报网站MEED的洞察,中东地区2021年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已使传统发电站的光环不再。
  
  2017—2020年,中东和北非地区以石油或天然气为燃料的发电站平均合同价值约为每年48亿美元。然而2021上半年,该类合同签售额为零,而可再生能源的合同签署额则达到28亿美元。
  
  碳问题依然存在
  
  尽管可再生能源取得了一定进展,但投资者们并未放弃对中东地区石油和天然气项目的兴趣。
  
  2021年,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以投资者身份加入Sudair光伏发电厂时,其下游产业高管强调,化石燃料“在未来几十年内仍将继续为能源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
  
  牛津经济研究院中东地区的首席经济学家斯科特·利弗莫尔(Scott Livermore)在中东和北非2022年全球技术法规活动上表示,该地区能源结构的多样化“未必预示着碳氢化合物行业的丧钟”。
  
  Livermore表示,尽管在电动汽车等发展的推动下,石油相关产品的需求将会下降,但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预计在未来10年将出现产能过剩,而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等能源公司正想方设法增加石油产量。
  
  “对该地区来说,至关重要的是如何在不断衰退的市场中保证低成本生产。” Livermore说:“我不太担心石油行业的崩溃,反而认为它对未来贡献会比评论家们预测的更大。
  
  Pangea-Risk是一家专注于非洲和中东的政治情报公司,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贝塞林(Robert Besseling)表示,该地区的燃料生产商在短期内甚至可能迎来商机。
  
  北美和欧洲政府正试图减少对从俄罗斯进口石油和天然气的依赖,以期达到对俄罗斯经济制裁目的。
  
  Besseling在中东和北非2022年全球技术法规活动上表示:“海湾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国可能会在短期内从油价上涨和关键市场对天然气需求的增加中获益,不但分享了原本属于俄罗斯的市场份额,还从石油和天然气价格飙升中获利。”
  
  “成为新的能源供应商后,海湾地区各国对美国和欧洲的影响力将增强。这一前景将抑制该地区经济多样化进程,并阻碍该地区执行减少对化石燃料依赖的各项举措。” Besseling说。
  
  关注气候变化的民间组织指出:对石油和天然气持续生产的需求是主要问题之一。
  
  一个聚焦投资者动向的名为“市场力量”(Market Forces)的非政府组织将矛头对准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指责它们一边设定净零碳排放目标,一边为主要污染者提供资金支持。
  
  2022年1月,“市场力量”批评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分别以全球协调人、账簿管理人的身份参与了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100亿美元的循环信用额度。该组织称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为“世界上最大的企业污染源”,并警告称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计划到2030年增加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将产生270亿吨碳排放。据估计,自1965年以来,该公司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全球的4%。
  
  “事实上,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都在为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提供资金,这一事实表明,他们的‘净零碳排放’承诺是多么空洞,”一名英国气候运动支持者说:“如果他们的气候政策连世界上最大的气候污染者都不排斥,如何取得大众信任?”
  
  汇丰银行还因帮助沙特阿拉伯的阿拉伯钻井公司融资而受到批评,其担任牵头协调机构,在当地债务资本市场筹集约15亿美元。
  
  当联系渣打银行时,渣打银行未发表评论。虽然汇丰银行无法就具体交易发表评论,但承诺“将于2030年年底资产负债表上对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投资减少34%”。
  
  银行的角色
  
  中东地区各银行自称会支持化石燃料相关活动,同时也鼓励向可持续性能源转变。
  
  在中东和北非2022年全球技术法规活动上,当巴克莱银行(Barclays)被问及石油和天然气融资战略时,该银行董事兼中东贸易和运营资本主塞琳·艾哈迈德(Sereen Ahmed)说:“我们将继续保持支持态度,但将调整重心。”
  
  Ahmed解释说,该银行已降低了对一些石油和天然气客户的限额,并将目标对准那些“在可持续发展议程上没有任何作为”的客户,但同时也在寻求并愿意激励那些有改革意愿的客户。
  
  Ahmed说:“如果他们提供资质并表明正在采取行动,将获得奖励,并得到我们的持续支持。”
  
  Ahmed补充说,近年来巴克莱银行推出了一系列以可持续发展为核心的产品,包括绿色贸易贷款、绿色进口信用证和与可持续发展相关的融资机制。
  
  投资者似乎支持这些策略。第一阿布扎比银行(FAB)总经理兼贸易产品管理负责人阿尼鲁达·潘塞(Anirudha Panse)表示,“现在各种二级市场资产富余者对与可持续性相关的投资非常感兴趣,并且有与可持续性相关的关键业绩指标”。
  
  这意味着银行“有可能筹集到更便宜的资金,最终受益者肯定是客户”。
  
  在供应链金融方案中,大买家也采取了主动手段。总部位于中东的一位资深银行业人士表示,不断有热衷于寻求可持续供应商的投资者找到他,其中一些“我们从未想过会对可持续发展感兴趣”。
  
  “他们会问:‘可以帮我们找到这样的投资渠道吗?’”这位中东资深银行业人士说:“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然而,如果要遵循国际能源署的建议,就需要更快地下调化石燃料使用率。正如Besseling所指出的:主要能源市场“不可能在一夜之间转向以可再生能源为主”,这意味着需要重大的多样化改革,以保持这些经济体的运转。
  
  一些中东和北非市场已经开始把追求产业多元化提上议程。摩洛哥政府为汽车制造、航空和国防工业,以及医疗项目提供了广泛的支持,采取了税收、教育和培训等方面的激励措施,同时扩大了基础设施建设,以促进高价值行业的发展。
  
  “政治不稳定或根深蒂固的商业模式通常会阻碍石油出口经济体的结构重组。” Besseling说:“摩洛哥的例子很有意思,因为摩洛哥皇家法院推动了促进投资多元化的改革和倡议,绕过了实际的政府或部长会议,这种模式使摩洛哥摆脱了对磷酸盐的依赖,海湾君主国家也可以仔细考虑摩洛哥的这种方式。”
  
  (原标题为Greening the Middle East。译/李灵敏 任锦华)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